眼光|你曾走进枪林弹雨,但最后你会回到故乡

路番 整理

2015-12-23 09: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有能力拍摄任何世界上最残酷的事物”,尽管这样说着,Raymond Depardon的镜头里始终充满尊重和怜悯。他的Facebook个人简介上写着:“一个充满怀疑的摄影师,任何事物都无法抚慰他。”2012年,Raymond Depardon和妻子一起完成了一部关于他自己拍摄法国的纪录片。画面上,一个垂垂老矣的身影扛着大画幅相机和手提箱穿过他熟悉的街道,在阴天里架好机器,调试完拿起快门线,深呼吸,翘着小指优雅地摁下去。
2012年戛纳电影节上,Raymond Depardon和妻子。
1942年7月6日生于法国索恩河畔自由城,罗讷省的一个市镇。Raymond Depardon的摄影靠自学,12岁开始在自家农场拍照,1958年搬去巴黎之前,他给一位摄影师同时也是眼镜制造商当学徒。确定不会继承农场后,父亲给了他一台6X6的二手相机,他在巴黎翻黄页找到摄影师Louis Foucherand的住址并成为其助手。
60年代加入Dalmas图片社正式开始摄影生涯,从拍本国明星和奥运会开始,渐渐转向海外,他去到阿尔及利亚、越南、比亚法拉和乍得这些冲突频发的地区。1966年,Raymond Depardon和朋友合伙创建了摄影社Gamma Agency。1973年,他和摄影师David Burnett、Chas Geresten合作的画册“Chili”获得罗伯特卡帕金奖。1975-1977年他在乍得的报道获得了1977年的普利策奖,次年加入马格南。90年代他回到农场拍摄了乡村风光彩照,1996年出版了在非洲拍摄的黑白公路日志。
Chad
对于他来说,摄影是可以停止时间的存在,“年轻摄影师必须去拍摄,需要一个开始,旅行是一个方法,当然没必要像我一样跑进沙漠里,也可以在熟悉的街道上拍照,这两者都有拍摄难度。但一开始没必要太有野心,也许只是一个简单的动机即可。我是这么做的,每天去拍摄,烂熟于心的街景也可以,就当是作为清点每天和死亡对抗的时间。”
Chile.Asentamiento Arnoldo Rios Province of Cantin, between Temuco and Puerto Saaverdra. 1971
Near to Saavedra, Moncul, Asentamiento
Parral, Chili, 1971
CHILE. 1971. Cautín Province. Children playing in the Asentamiento Arnoldo Rios
他经常关注其他摄影师的作品,包括已故的那些。30年代的时候,几乎所有艺术家都去了墨西哥,那里政权更迭迅速,艺术家出了不少好作品,于是他问自己:“现在的‘墨西哥’在哪里?我该去哪里?”他宁愿在一个地方呆上一周,也好过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转悠。拍摄时,黑白和彩色胶卷他都会带着。Raymond Depardon认为摄影的确是一种语言:“不仅仅是好照片会说话,所有的照片,都是一种语言。”
1969年,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短纪录片(关于布拉格之春运动中把自己点燃的Jan Pallach)。“1974, une partie de campagne”是Valérie Giscard d'Estaing竞选法国总统,邀请他纪录拍摄整个过程,但这部纪录片直到2002年才得以放映。“我一边用摄影机和五分钟片长的胶片捕捉平凡或奇特的时刻,一边用相机定格模糊的时刻,一去不复返的瞬间。”他的纪录片大致和他的摄影经历相对应,电影更像是对照片的一种呼应。
由于他的画册实在是太多,在此重点欣赏一下他近两三年新出(再版)的摄影集。
摄影集“Mediterranée”:
EGYPT. Alexandria. 1984. Hotel Cecil
FRANCE. Marseille. 1998. La vieille charité cultural center
ITALY. Sicily. Taormina. 1981
ITALY. Rimini. 1988
ITALY. Venice. Film Festival. A group of young ragazzi watch a Japanese star pose on the terrace of the Hotel Excelsior. September 1982
摄影集“Un moment si doux”的封面是他1959年在巴黎用禄来拍摄的自己:
FRANCE. Paris. Ile Saint-Louis. 1959. Self portrait with Rolleiflex
LEBANON. Beirut. 1978
CHILE. Puerto Eden. 2007(左)
CHILE. South Santiago. Che Guevara base camp. 1971(右)

SCOTLAND. Glasgow. 1980
FRANCE. Nice. 2012
VIETNAM. Van-Tao. 1972
1978年,意大利颁布的精神卫生法取消了国内所有的精神病院。以下是1977-1981年间,Raymond Depardon在意大利精神病院里拍摄的照片,收录在摄影集“Manicomio”中。
ITALY. Campania region. Naples. Psychiatric hospital. 1979
ITALY. Campania. Naples. Bianchi hospital. Psychiatric hospital. 1979
ITALY. Frioul. Trieste. Psychiatric hospital. 1979
ITALY. Frioul. Trieste. Psychiatric hospital. 1979
ITALY. Tuscany region. Arezzo. Psychiatric hospital. 1979
摄影集“Adieu Saigon”,集合了曾在越南街头拍摄的照片,这其中极少军队的照片,大多描绘的是战时人们的生活,彼时那个地方还叫“西贡”。
摄影集“Berlin”是Raymond Depardon拍摄的1961-2013年间的柏林。在这里他见证了柏林墙的筑起和倒塌,肯尼迪、伊丽莎白女王等名人的造访、Tunix大会等等,记录了这个现代城市里的裂隙、折衷、自我实现和迷人之处。
Raymond Depardon拍过委瑞内拉内战的枪林弹雨、布拉格之春后被苏共占领的街头、法国佣兵在比亚法拉的生活与实际战争惨况,也遭受过秘密警察逮捕甚至被驱逐出境。他的足迹遍及非洲查德、法国坎城,也曾访问了中非帝国国王博卡萨,为法国总统François Hollande拍摄肖像,穿越过非洲等地的难民营,意大利精神病院……
晚年回到故乡,一个人扛着大画幅相机和一个手提箱,在法国的乡间小镇、大街小巷里拍摄当地人的生活。就此有了“La France”系列。
这里必须提一下,在游览法国之前,他还回从小长大的农场拍了一组照片并出书。封面那张脸是年轻时的Raymond Depardon,他感激在农场成长的那16年。
曾在非洲沙漠拍摄的经历给了他很大勇气,他在那儿的法语区呆了很久,当地人给予了他巨大热情,并提醒他:“请别离开,请回来,请别抛弃我们。”“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在坚持拍照和拍电影。”那儿的光线很强,不太适合拍彩色照片,除了某些特定时刻。之后他回到法国,站在完全不同的光线条件里拍摄,2004-2010年间他开着他的厢式货车到处拍照。
2012年他的妻子Claudine Nougaret和他发行了一部关于Raymond Depardon自己的纪录片,关于他拍摄法国海边小镇Pas-de-Calais,获得第38届凯撒奖(2013年)最佳纪录片提名。
他的平实削弱了作为摄影师的锐度和耀眼,但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在某次采访中他还表达了对法国新浪潮的不满,大意是说同时期甚至更早的时候,一些美国摄影师拍了很多美国风光的照片,关于生活,关于乡村,非常棒,但是反观法国,“我们有新浪潮运动,倒是都没怎么拍乡村生活啊。”
责任编辑:潘璐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摄影师,纪实,非洲,越南,意大利,美国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