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三部门督办江苏靖江“埋毒”案:五千吨疑似危废待处理

澎湃新闻记者 梁月静 实习生 瞿依贤

2015-12-24 1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华顺养殖场 受访者供图
时隔三个月,江苏省靖江市原侯河石油化工厂填埋疑似危险废物案件终于有了处理结果。
12月24日,环保部通报了两起典型环境违法案件的联合挂牌督办情况,其中之一就是靖江市原侯河石油化工厂填埋疑似危险废物案。这也是环保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三部门首次启动联合挂牌督办。
据通报内容,靖江污染场地探明疑似危险废物填埋总量约5000吨,特征污染物为1,4-二氯苯、甲苯、三氯甲烷、四氯化碳、氯苯等,场地已于12月18日前完成清挖工作。经查,疑似危险废物主要来自江苏扬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扬农化工)和江苏长青农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青农化),两家公司及下属企业存在违反“三同时”验收制度和违反危险废物管理制度的问题。
通报还称,在环保部督促下,江苏省环保厅制定了调查处置工作方案,泰州市、靖江市迅速成立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有序开展污染调查、危废鉴定、安全处置、损害评估和生态修复等工作。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这是全国近年来有公开报道的最大规模的危险废物违法填埋案件。
案件举报人周建刚在看到消息后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做的这一切都“值得了”。
养猪场下发现大量“黑色废渣”
华顺养殖场 受访者供图
9月25日,环保部指导刊物《环境保护》登出商人周建刚的实名举报信,信中直指江苏省靖江市华顺生猪养殖场内疑似填埋了上万吨危险废物,对人身伤害极大。
一石激起千层浪。
环保部于9月28日召开专题会并成立调查组,江苏省公安厅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也赴靖江展开调查。
华顺生猪养殖场位处江苏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前身为侯河石油化工厂。早在2000年左右,扬农化工、长青农化两家公司先后与侯河石油化工厂签署协议,处理两家公司的危险废物。
然而转运来的危废并未得到妥善处置,而是被直接填埋进了厂区的地下,覆土层仅30厘米。
2014年,侯河石油化工厂老板唐满华在患鼻癌9年后去世。次年2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长居云南、祖籍靖江的商人周建刚盘下了已经改建好的养殖场。进驻养殖场后,周建刚20多年前得的牛皮癣病复发,诊治的上海医生认为主要诱因是生活环境中存在化工污染源刺激。
回去后,周建刚在对养殖场进行改造的过程中留心到某些地块下散发恶臭的“黑色废渣”。更关键的证据是,原老板唐满华留下的危废接收单据、合同还在养殖场的办公室里。周建刚清理后确定,“黑色废渣”为原侯河石油化工厂接收的化学危险废物,十年间接收的量达到了1.4万吨之多。
意识到情况严重,自7月起他开始向地方各级环保部门举报,虽然相关部门曾派人来查,但周建刚一直没有收到反馈。
环保部12369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7月9日有群众向靖江市环保局反映华顺生猪养殖场的危废污染情况,环保部12369热线受理该案件是在9月22日。
“我担心各种流程走完前,污染还在继续,所以我就等不及了”,周建刚曾对媒体解释为什么要在媒体上公开举报。
估计光土壤修复就要5000万元以上
华顺养殖场原内部构造  受访者供图
实际上,在实名举报信公开2个月左右,周建刚已经收到了环保部的回复。
11月18日,环保部12369环保热线工作人员向周告知了案件的调查进展,根据周建刚向澎湃新闻提供的通话记录,环保部12369工作人员简要介绍了调查组对土壤、水、农作物进行的检测结果。
养殖场北侧紧邻界河,调查组在上游700米和下游900米之内设置了5个水质监测断面,每天采样检测一次,得出的结果是,上游700米和下游900米两个点位没有检出特征污染物,中间临近厂区的三个点位,均有污染物检出。
土壤污染一项,经过初步排查,疑似危险废物填埋区主要在原化工厂厂区之内,及养殖场15.34亩范围内的部分区域,厂区内填埋的疑似危险废物扩散范围,在厂房南侧5米以内,东侧10米以内,西侧20米以内,厂区内危废填埋区域地下水污染深度到7-8米,未填埋区在3-4米,其扩散范围与土壤扩散范围基本一致。
填埋疑似危险废物,平均填埋深度在四米以上,最深达到6米,填埋区四米以上总有机物量数为10万ppm(浓度单位),相当于每公斤含100克污染物,浓度极高。四米以下含量急剧降低。
对周边农作物没有检测出超标的现象,周边农作物生长正常。
另外,养殖场范围已采取了应急防控措施,在靠近厂方的一侧铺设了防渗膜,另外一侧投放吸油毡,设置隔离带,防止污染物的扩散。
12月15日,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蒋建国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要处理这样一个接近足球场大小的污染面积,光是土壤修复估计就要投入5000万元以上。
“地下埋毒”事件频发
此前,江苏省也曾发生过类似的“地下埋毒”事件。2014年初,江苏连云港“后院埋毒”事件引发关注,江苏和利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擅自将危险固废填埋在自家厂房底下,经环保部现场督办挖出固体废物及受污染土壤66.6043吨。
另据中国江苏网8月7日消息,南通市两家公司先后将总计千余吨的危险废物交由不具有处理资质的个人进行简单填埋处理。案发后,仅处理被挖掘的179.23吨危险废物就造成公私财产损失128万元,另外还有被掩埋的854.32吨危险废物无法清理,造成严重环境污染。
两起案件中,和利瑞公司被停产整顿,罚款20万元,包括连云港市环保局环评处副处长在内的多名政府官员被免职或撤职,公司法定代表人、副总经理、等5人被刑事拘留;南通市对涉案两家公司分别处以罚金100万元、150万元,对7名涉案个人分别以污染环境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等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至6年不等。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3吨以上的”即可认定为“严重污染环境”,构成刑事犯罪。这一次靖江“埋毒”的规模显然远远高于之前的案件。
实名举报信发出后的9月28日,长青农化、扬农化工两家公司对此发出公告,均否认养猪场地下剧毒废料与自己的关系,将责任归咎于侯河石油化工厂和政府监管部门,长青股份同时指媒体报道失实。
而据环保部12月24日的通报,扬州市环保部门对案件相关的江苏扬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扬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瑞祥化工有限公司、江苏优士化学有限公司、江苏长青农化股份有限公司存在的违反“三同时”验收和危险废物管理的问题依法进行处罚和处理。相关企业针对发现的问题逐一制定整改方案,并按照整改计划迅速开展整改工作。环保部还要求江苏省环保厅举一反三,从12月5日起在全省开展为期4个月的危险废物专项整治行动。
危废“处置”还是“利用”?
9月28日,长青农化董事会秘书张丽(化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虽然侯河石油化工厂在双方2003年签订协议后才取得正式的危废经营许可证,但当时其临时许可证上依然包含了危废处理这一经营项目。
据“无界新闻”报道,在侯河石油化工厂老板唐满华留下的物流清单中,长青农化外运危废目的是“处置”,侯河化工则是“利用”。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蒋建国介绍,“处置”和“利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是指对无法利用的危废进行最终的处理,如按规范进行安全填埋或焚烧;后者则是对某些还有价值的危废进行再加工,如提取作为原材料。
另外存疑的是处理的价格,双方的《协议书》和财务发票存根证实,侯河石油化工厂每吨危废处理费用仅需200元,“无界新闻”称同期长三角地区每吨危废处置价格没有低于1000元的行情。
蒋建国还介绍,由于苯、氯仿等物质挥发性强,运输途中需做额外防护,属特殊危废,正常来说,价格应该比一般危废更高。
一位苏州籍企业主在接受“无界新闻”采访时称,这么低的价格,除了掩埋,唐满华不可能有其他办法。“这是基本的常识,谁都清楚,难道长青股份不知道?”
但这些疑点都没有让污染停止。
12月16日晚,张丽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公司对该事件没有更新的回应,公司生产经营一切正常。24日,澎湃新闻再次致电张丽,未获回复。
环保部的通报显示,公安部要求江苏省公安部门积极开展案件侦办工作,迅速查明犯罪事实,抓捕涉案人员;主动加强与检察院、法院的沟通协调,在案件定性、证据固定等方面加强案情会商、及时达成共识,确保案件顺利移送起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要求江苏省检察机关从严打击,对符合逮捕、起诉条件的要坚决、及时批捕、起诉,提高办案效率;要严格按照《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办理挂牌督办案件办法》(试行)要求,加强挂牌督办案件的督办和管理。
地方上危废处理能力比较低
根据环保部12月发布的《2015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江苏其实并不是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最多的省份,排在之前的还有山东、湖南两省。
截至 2014 年,全国危险废物经营单位核准利用处置规模已达4304 万吨/年,实际利用量993万吨/年,实际处置量394万吨/年。
但江苏省颁发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是最多的,2014 年,全国各省(区、市)颁发的1921份许可证中,江苏省占319份。
据江苏省2014年环境状况公报,全省持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单位数量达到298家,年处置利用能力达到745.4万吨,共建成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35座,其中焚烧处置设施27座,焚烧处置能力23.1万吨;填埋设施8座,填埋处置能力14.2万吨,基本建成危险废物综合利用、处理处置网络。
根据《“十二五”全国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督查考核工作方案》和《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指标体系》,环保部将持续深入开展危险废物规范化管理督察考核 工作。
“总的趋势是,我们对于危废管理的法规和标准越来越严格,但从地方上来说,有的处理能力还是比较低,达不到危废消纳的要求,还有就是随着处置要求变高,无法利用的危废的处置成本也在升高,这对一些企业来说就是负担,这就要地方加强监管,防范出现类似的违法现象。”蒋建国称。
举报人周建刚坦言:“我也只是个平头老百姓 ,我的想法就是把污染解决了就行了,我面对的是什么我心里还是很清楚,心理压力还是很大,现在终于算是认可了一些事实。”
但他还有一件事放心不下。12月13日,他接到唐满华家人的电话,希望他把买下养殖场的230万的尾款25万付清,“对方看到养殖场里面厂房都被拆掉了,建起了几个‘烟囱’,以为我有国家补偿。”
一直呆在云南的周建刚这才知道,自己的买下的厂房已被拆除,“最基本的要以一个尊重的角度吧,那毕竟是我的产权,最少和我说一声要干什么,但是好像他们都忙着去调查污染了,没谁考虑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危险废物 江苏 地下埋毒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