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欧洲一路向右,全球政治风向让人看不懂

赵明昊/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2015-12-28 17: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后首次举行的法国地方选举落幕,由于遭到左翼执政党和传统右翼政党的联合夹击,右翼民粹主义(极右翼)政党 “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在第二轮投票中未能如愿获得大区领导权。而在第一轮投票中,主张反移民、反欧洲一体化政策的“国民阵线”在本土12个大区中的6个大区得票均领先其他政党,在不少大区得票率超过40%,特别是吸引了大量年轻选民。法国舆论纷纷用“冲击”、“惊雷”来描述“国民阵线”在此次选举中的崛起。
虽然没有获得大区领导权,但“国民阵线”在第二轮投票中得到全国680多万张选票,得票率约为28.4%,该党的区议员数量增加三倍,创下历史上最好的选举纪录。“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勒庞以不无挑衅地语气表示,投票结果显示目前法国实际上只有两个政治派别,一个支持“国民阵线”,另一个则反对它。言下之意即是,法国选民已经开始将“国民阵线”作为一种政治选择,而不仅仅是一种抗议主流政党的方式。社会党主要领导人之一、现任总理瓦尔斯称,即便“国民阵线”未获得大区领导权,但极右翼势力所代表的危险并没有排除。实际上,玛丽•勒庞已经开始为赢得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开足马力。
右翼民粹主义“做大”
当法国政坛面临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越来越大冲击之时,德国也出现了类似动向。近期民调结果显示,支持反移民、反欧元等政策的“德国选择党”(AfD)支持率已升至近10%,而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由“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组成)支持率则下跌至34%左右,这是2012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德国舆论普遍认为,在难民政策争议持续发酵的背景下,“铁娘子”默克尔正遭遇2005年执政以来的最严重政治危机。
实际上,除了法国的“国民阵线”和“德国选择党”,近年来,英国“独立党”、丹麦“人民党”、芬兰“正统芬兰人党”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纷纷在各国选举中颇有斩获,有的甚至占据本国议会的第二大党交椅。与此同时,欧洲的很多传统大党却在不断遭到削弱。不夸张地讲,欧洲的政治图景正在发生重要变化,右翼民粹主义思潮正在欧洲大陆蔓延,而这一进程或许还将加快。
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通常具有“反精英”、“反主流”姿态以及高度的民族主义和排外倾向,主张建立族群、血统、文化意义上的“同质社会”,它们将矛头指向少数族群、非主流的宗教信徒以及外来移民,把后者视为本国经济社会和政治危机的根源。与此同时,这些政党也普遍具有疑欧倾向,甚至是公开反对欧洲一体化,嫌恶那些支持“更多欧洲”(more Europe)理念的政治精英群体。
欧洲民众的不安全感上升
应当说,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之所以加快崛起,主要是因为欧洲国家普通民众在经济和社会方面的不安全感日益上升。民粹主义政党最核心的策略就是利用甚至是操纵民众的恐惧。而眼下,在欧债危机、难民危机、乌克兰危机等多重危机的冲击之下,弥漫在欧洲社会之中的那种不安全感正在加剧。
经济危机在政治上的恶性后果通常是滞后的,正如1929年的经济大萧条是在5、6年之后才显现出巨大的政治破坏力,包括欧美以邻为壑的政策、德国法西斯政权的登台以及其后惨烈之极的“第二次世界大战”。2008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时至今日,这一危机仍未完全解除,正逐渐在政治层面释放其破坏性。欧债危机导致希腊、西班牙等南欧国家失业率急剧上升,特别是青年失业率普遍超过40%。而在北部欧洲那些相对富裕的国家如德国,民众则普遍抱怨对南欧穷国的“救助”政策,担心本国社会福利和经济竞争力因此受到削弱。2013年年初成立的“德国选择党”即主张以德国而非欧洲的福祉为最高利益,反对默克尔政府在欧债危机问题上“大包大揽”,用德国纳税人的钱为他国的错误政策或是懒惰“埋单”。
面对欧债危机,欧洲的传统大党力图保持理性,希望通过实施预算紧缩政策、推动劳动力市场改革等寻求经济再平衡,维护欧洲经济的整体稳定,尤其是避免承载“欧洲梦”的欧元区走向崩溃。然而,所有这些政策措施都不是短期内可以见效的,倍受经济危机折磨的欧洲普通民众却在不断丧失耐心。2012年以来,欧元区超过一半的民众对欧洲央行没有信心。于是,他们中很多人开始对极右或极左(如希腊“激进左翼联盟”)政党的主张感兴趣,并在选举中惩罚那些传统大党。
对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来说,不断恶化的难民危机是它们争夺选民的有力“弹药”。自叙利亚爆发内战以来,数百万来自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的难民持续涌入欧洲,还有大量从非洲大陆非法偷渡的“经济难民”。
这场1945年以来世界最大规模的移民危机,正极大加剧欧洲民众的不安全感。一是担心政府财政被过多用于解决难民问题,从而挤占自己的养老金等社会经济福利。德国慕尼黑经济研究所预测,今年实际入境德国的难民数量将超过110万,为此德国政府将花费211亿欧元。二是担心难民危机导致欧洲国家长期存在的族群融合挑战进一步加大。法国国内穆斯林人口已占该国总人口的8%左右,法国监狱中的囚犯有70%都是穆斯林,监狱被认为是制造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的“工厂”。三是担心新来的难民会抢走本就数量有限的工作岗位,使欧洲国家的失业问题进一步恶化。
更严重的是,在涌入欧洲的百万难民之中,有大量恐怖主义分子混迹其间。近期巴黎发生的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即与来自叙利亚的难民有关。虽然法国情报和安全机构一直在扩充力量,但远远赶不上恐怖主义嫌疑人员增加的速度,而反恐成本的大幅上升也在加重法国的经济困境。
警惕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在当今时代,“人心不古”,社会政治思潮的变化已经越来越诡谲,越来越难以把握,政治组织和政党的“成色”也越来越突破传统意义上的左右分界线。实际上,欧洲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做大”已持续多年,而传统大党通常认为它们不过是社会极少数不满者的代表、是“反主流”的一小撮人,然而,这种轻视正在让他们付出代价
在整个欧洲,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正在从一些主流政党那里争夺选民,包括奥地利的人民党、西班牙的社会党等。很多传统大党的国内政策出现严重失误,执政表现不佳,它们被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描绘成腐败、无能而又冷漠的“政治精英”。与此同时,为了重新争取选民的支持,一些主流政党不得不吸收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政策主张。比如,英国卡梅伦政府在移民、欧盟政策等方面就受到了“独立党”的明显影响。针对欧洲一体化政策,不仅英国将举行公投,明年丹麦也将就本国是否应在欧盟部分法律中保持例外举行公投。
更严重的是,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来自欧洲多国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成功挑战了传统主流政党,它们开始在布鲁塞尔“登堂入室”,“打着红旗反红旗”,利用欧盟的机制、平台和欧洲议员津贴宣扬其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政策主张,在移民政策等方面影响欧盟的议程设施。而这也有利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在本国国内捞取政治资本,加大争取选民。
值得强调的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不仅是对欧洲一体化进程和“开放社会”等深层价值观的严峻挑战,也具有地缘政治方面的微妙影响。“正统芬兰人党”等很多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都持“亲俄罗斯”的立场,支持取消欧盟对俄制裁。2012年,法国“国民阵线”、奥地利自由党等9个极右翼政党,应日本右翼团体“一水会”的邀请,赴日“商讨合作事宜”并特意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
总之,欧洲政党政治是全球政治思潮的重要风向标,法国“国民阵线”等欧洲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决不是无足轻重的变化。加之近期阿根廷、委内瑞拉等拉美多国右翼势力的“回潮”,这些全球范围内的政治现象似乎在释放一种非常重要的信号,只不过现在我们依然不太能看得清楚。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向右,右翼民粹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