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故事|再见王石,再见王石时代

迟宇宙

2015-12-29 16: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石 视觉中国 资料
每次写起王石,我都会想起2007年5月,在深圳万科第五园的那场聚会。那是中国工商界“大佬”们的一场“夜宴”。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正经事,也闲话过家常,柳传志还问过王中军:“你们那个圈子真那么乱吗?”他还告诉那些工商界的后辈,他也是个“一般人”,在家里也看烂电视剧。李东生给他们讲起TCL收购汤姆逊的事,从谈判到完成整个收购,一共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他当时并没预想到,汤姆逊的这个大包袱,要苦苦负累他至少三年时间。
然后他们开始饮宴,在王石为第五园置办的一套安徽民居中。那是他安排人手,从安徽一砖一瓦一木拆卸过来,依照数字,重新组装复原的民居,精致、优雅、质朴,就像他对万科的期待。
他们的饮宴,有时候会使我想起王羲之他们在永和九年的那场聚会,“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然而他们终究是商人,无限的情怀背后,终究是一个商业世界的导引。商业自有其责任,正是米尔顿·弗里德曼《商业的社会责任》一文的结论:“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它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这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的、且自由的竞争。”
那时候的王石意气风发,尽管在柳传志面前,他极度克制,努力谦逊,但他的神情气质、举手投足,都掩饰不了那种指点江山、睥睨天下的野心。郁亮坐在他跟前,听他说着“我跟郁亮说”、“我告诉郁亮”,就像是一个被宠溺的幼弟。王石对他寄予厚望,却又放心不下。
仅仅过了8年,一切都烟消云散了。这8年里,万科从一家不到1000亿元销售额的公司,变成了一家销售额近3000亿元的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住宅开发商。王石早已登过了山,下过了海。他还离了婚,做了红烧肉,娶了田朴珺。他依旧是那个工商界的“教父”,但也成为娱乐新闻的主角和电影海报的代言者。
我的朋友魏寒枫在一篇文章中评论说:“王石还缺乏终极远见的一点在于,早早就定下万科不会再有故事的趋势判断,半退休翻山越岭,直到读书谈恋爱研究植物去了。这同时意味他认为中国也没故事。可他没想到,十年间中国变化这么大。”
所以当“门口的野蛮人”宝能系疯狂入侵的时候,王石他们以傲慢和偏见迎敌。他在万科的北京会议中心说,他曾在冯仑的办公室里与宝能的姚老板谈过一次。
“说起来也很简单,宝能系增持到10%的时候,我见过姚老板一次,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四个小时,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两层意思:一是给对方充分的尊重;第二,我以前没有见过他,也想领教一下新大股东的风采。他还是挺健谈,有点收不住嘴。主要谈了他的发家史,也谈了对王石的一分欣赏。言外之意是,我成了大股东之后,你王石还是旗手,还是这面旗帜,要维护的。”
王石说,他不欢迎“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他不希望自己成为“姚老板”的打工仔。“不欢迎的理由很简单:你的信用不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万科最值钱的是什么?就是万科品牌的信用。”
这是王石的真实态度。他的确不欢迎宝能系。他也不希望自己一手设计的“管理层控制公司”的稳定结构被打破。万科的股权结构本质上缘自王石的“深谋远虑”。他有“更大的野心”,而股权结构分散,又加上大股东的支持,以及中小投资者的跟从,他领导的职业经理人团队就可以实际控制万科。这样的股权设计案例在中国上市公司中非常罕见,属于以小筹码撬动大资产的范例。
“君万之争”后,万科安稳地走了二十年。王石开始以为万科是一个类似于金观涛、刘青峰书中的“超稳定系统”;他以为姚老板会知难而退;他以为华润会果断出手……他什么都没干。姚老板疯狂增持万科,成为了万科第一大股东,而华润承诺的“百亿增持”,却只动用了1.6亿元资金。
与王石的英俊刚毅比起来,姚老板长得有点儿丑。他出身草根,据说卖菜起家,被王石认为“信用不够”。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姚老板代表了一个新的时代,金融资本的时代,而王石却只代表那个产业资本的时代,一个正在慢慢模糊、消失的路标。
“宝能系”的干将前海人寿成立于2012年。2012年,保险市场改革的深化,是前海人寿的立春。它受益于更加开放的保险业政策,又被鼓励进入资本市场,因此迅速开始规模扩张,三年时间总资产规模保费就达到348亿元,虽然只是12万亿中的九牛一毛,却占据了深圳市寿险业的半壁江山。
当前海人寿的资产规模疾速膨胀时,其闲置的资金必须寻找出路。在中国投资市场上,最具投资价值和变现能力的,既不是不动产,也不是艺术品,而是股票。
万科这样的蓝筹公司,毫无疑问是稳定的收益来源,除非出现大规模赔付或退保,否则稳定而较高的收益,足以支付对冲险资的使用成本;优质的蓝筹股,其市值通常较大,交投活跃,算是流动性较强、变现能力较好的投资品。一旦出现资金短缺,适度减持可以用以应对风险。
有专家评论说:“险资作为资本市场最主要的机构投资者之一,乃市场基石。不管投资者作何感想、是否承认,中国资本市场的险资时代已经开始了。姚王的万科之争,不过是个过激的开幕罢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不是保险资金多么野蛮,而是万科实在太好。从这点上来看,看上万科的险资,要比看上“梅雁吉祥”的险资靠谱儿,它至少看重的是一家公司的“内在美”,也希望能在稳定的增长中获得好的收益。这对于保户来说,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它也至少希望获得长期的投资收益,而不是短线博一把就跑——超过30%的筹码,要想博个短线,快进快出,万科得多少个跌停啊?
对于“万科事件”,我一直的观点都是:万科是家好公司,质地如此优良的公司在A股市场并不多见,前海人寿不来敲门,也会有后海人寿充当这个野蛮人。既然险资时代已经到来,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大家坐下来谈谈,多想想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多想想公司的未来。两败俱伤,还会误伤中小投资者,也会使万科陷入万劫不复,相信这既不是王石想看到的,也不符合险资的利益。
都是些人精儿,这道理“大佬们”都懂。所以,“万科事件”的本质不过是利益的媾和而已,哪有那么多道德啊,情怀啊的。“情怀渐觉成衰晚,鸾镜朱颜惊暗换。”早晚的事。
然而无论如何,王石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尽管结束得有点儿令人哀伤。这样的事迟早会发生,只是因为王石的“江湖地位”,而更具悲剧色彩,所谓“美人迟暮、英雄末路”而已。
一个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保险资金进入产业,已成浩浩荡荡之势,这种潮流,谁也阻挡不了。我们不必期待结局,结局早已注定。它残酷,也不美好,但无法改变。
“王石这次的表现令我很失望。”我对深圳一家地产公司的高管说。
“王石的确令人失望,”他说,“你如果见到姚老板,你也会很失望。”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石,姚振华,万科

继续阅读

评论(1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