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电缆商会被指越权“搞不公正监督”,遭多家企业联名抵制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实习生 张星辰

2016-01-01 18: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内电线电缆行业的一场内部“互掐”正在激烈地进行中。
近日,全国26家电缆企业和浙江、安徽等地的8家地方电缆行业协会,联名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要求抵制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违法开展”的所谓“价格监察提示”活动。
《联合声明》
《声明》认为,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下简称江苏电缆商会)的理事长单位、国内电缆行业的龙头老大——远东电缆有限公司(下简称远东电缆),假借“商会”和中立第三方的名义,打着“行业自律”和“行业自净”的幌子,向一些客户及社会发布所谓“监察提示函”,目的却是打击市场上的同行和竞争对手。
此外,全国性电缆行业协会——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也带头发声,向国家相关部委和江苏多个部门发出“沟通函”,要求有关政府部门认真听取广大企业的集体呼吁,立即制止“江苏电缆商会”与“中缆在线”网站的“相关违法行为”。
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也带头发声,向国家和江苏多个部门发出“沟通函”。
对此,江苏电缆商会名誉会长、远东电缆的董事长蒋锡培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上述指责无中生有,远东电缆因此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远东电缆将起诉发出“沟通函”的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并追究联名企业的连带责任。
“祸”起《监察提示函》
澎湃新闻记者获悉,这份在行业内引起巨大震动的“声明”,其全名为《关于抵制“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北京佰策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违法开展所谓“价格监察提示”活动的联合声明》。
联署这份“抵制”活动的是“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26家电缆企业(其中不少还是上市公司)和8家地方电缆行业协会也联合签署。
26家电缆企业和8家地方电缆行业协会在《联合声明》上的盖章和签名。
那么,为何这么多电缆企业、电缆协会联合起来“抵制”江苏电缆商会的活动呢?要知道,其中有不少企业还是江苏电缆商会自家会员。
这不得不从江苏电缆商会发起的“价格监察提示函”活动说起。这也是电线电缆行业内部“互掐”、分裂为两大集团的主要原因。
据了解,从2013年9月开始,由远东电缆担任理事长单位的江苏电缆商会,开始推动《监察提示函》的发布工作。
所谓《监察提示函》是指,由江苏电缆商会出面,以商会的名义委托第三方机构北京佰策邦公司,向某项招标单位的业主单位、物价部门、质监部门发出“提示函”,告知他们某某项目(工程)的电缆招标价格过低(过高),偏离了正常的价格,警惕中标方会出现偷工减料等行为。
同时,《监察提示函》还会发布在佰策邦公司的“中缆在线”网站上。
比如,2015年10月,江苏电缆企业宝胜集团预中标某项目后,“中缆在线”向国家电网公司发布了一份《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电缆采购价格评析与预警提示》,并在“中缆在线”网站上刊登。
《提示》中写到,“经我们调查与分析,中标人投标报价2312.766511万元,明显低于行业市场平均成本价。中标人2015年半年度报告中,电力电缆毛利率明显高于本次中标标段标包毛利。”
同时,提示中还提到,该上市公司因为电线电缆产品质量问题已经连续三年5次被国家电网公司通报处罚,并提醒国网江苏电力公司给予核实。
江苏电缆商会称,他们之所以发布诸如此类的“提示函”,意在改变行业内存在的以次充好、弄虚作假等生产销售不合格产品的质量违法行为,改变低价恶性竞争、围标串标、哄抬价格等现象,是“加强行业自律和诚信体系建设”、“提升电线电缆产品质量”、“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的重大举措。
据江苏电缆商会官网显示的数据,2015年以来,该商会已经向有关招标方发出《投标报价分析建议书》582份,向投标方发《提示函》140份,向用户、投标方和政府监督部门发《监察提示函》147份,涉及标段188个。
《监察提示函》合法性之争
不过,《监察提示函》并没有得到所有电缆企业的支持。
比如上文提到的宝胜集团。该公司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监察提示函》虽然没有影响该企业最终的中标,但给企业的投标过程也增加了很多困难。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电线电缆行业总产值目前已经超过1万亿,位居世界第一。据统计,目前我国电线电缆行业内的大小企业达9800 家之多,但生产集中度低。
远东集团董事局主席蒋锡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国内电缆行业产能过剩60%,像远东这样的业内领先企业,其市场份额也不到2%。
由于产能过剩,电线电缆行业引起的恶性竞争已是业内共识。
蒋锡培认为,一些企业为了取得订单,往往在价格上也会恶性竞争。部分企业采取低价竞争中标后,为了降低成本,采用质次价低的原材料,生产劣质电缆。这也是《监察提示函》的工作重点之一。
不过,针对提示函是为了纠正“恶意低价竞标”的说法,另一家电缆行业的人士称,每家企业的规模和实际情况都不一样,不能通过某一个标准来判定某价格是否涉嫌低价竞标。
多家企业在签署《联合声明》中也指出,不同的电缆企业具有不同的工艺技术水平,影响着产品销售定价。
同时,根据《价格法》规定,企业在成本总体平衡的情况下有权定价投标,定价高低不受他人制约。
反对的声音还认为,根据《价格法》,只有政府相关及授权部门可以制定指导价或定价,同时履行开展价格、成本调查等程序;而江苏电缆商会未经授权,借“中缆在线”自行开展市场价格监测并发出《监察提示函》,是“违法行为”,“不具有公信力”。
曾在远东控股集团担任过监事局主席、目前任江苏电缆商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的黄解平对澎湃新闻说,发布《监察提示函》是商会经过一定形式和流程通过的规定,明确了对企业不管大小坚持一视同仁的原则。
黄解平称,江苏电缆商会的“初衷、方向是正确的”,发布《监察提示函》也有相应的法律依据。
他说,《监察提示函》可能给某些企业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但其对维护市场公平秩序、提高行业产品质量的正面作用是巨大的。
远东电缆为何一直“不中枪”?
在黄解平看来,商会出面发《监察提示函》,是一种行业内的“自净”行为。
不过,在一些电缆企业看来,这其实是远东电缆借助于“江苏电缆商会”这个平台打击竞争对手的一种手段。
他们举出的一个例证是:江苏电缆商会推行上述“价格预警”、“监察提示”等行为以来,从没有针对该商会的理事长单位——远东电缆发布过任何预警,“中缆在线”也没有曝光过远东电缆。
不仅如此,有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江苏电缆商会2015年向“中缆在线”支付了数百万的费用,这其中大多数都是远东电缆垫付的。
因此他们怀疑,江苏电缆商会和第三方机构“中缆在线”被远东“操纵”,成为远东打压同行业竞争对手的“武器”。
江苏电缆商会和“中缆在线”关于监察提示函的委托书。
在江苏电缆商会和佰策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中缆在线)签订的委托书上,澎湃新闻记者看到,按照约定,江苏电缆商会每年需向“中缆在线”支付十万元的基础咨询服务费,同时,每调查分析一个标段,支付一万元服务费。
对于委托费,黄解平对澎湃新闻表示,由于会费不够,很多会员单位又没有出来分摊,“所以远东的确垫付了不少,而他们作为理事长单位分摊一些也是应该的”。
黄解平称,远东电缆“总体比较自律,虽然也有低价投标的情况,但最终并没有中标”。同时,中缆在线并不是主动监测,而是需要对相关企业提出投诉才会进行跟踪。为了保证公平性,“需要在唱标24小时之内提供开标现场的照片、录音等证据,证据不足也不会继续跟踪”。
蒋锡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远东确实垫付了一百多万委托费,这是因为有些企业会费没有交,“会费不够用了”。
那么,为什么从来没有针对远东电缆的《监察提示函》?蒋锡培澎湃新闻称,因为在提示期间,远东没有低价中标的情形。
“不是说远东有违规情况故意不说,而是根本没有这样的情况。”蒋锡培说,不止远东,“很多企业也从来没有被发布过《监察提示函》”。
对于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以及26家电缆企业、8家行业协会联合签署的《联合声明》,并指责远东电缆“盗用江苏电缆商会名义强行推行”、“借行业自律之名,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击同行”的行为,远东电缆蒋锡培说,这属于“诬告、诽谤、诋毁”。
此外,远东电缆还认为,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线电缆分会在中国电线电缆网等行业平台上发布相关文章,此后不少网络媒体纷纷转载,导致远东声誉严重受损、股价下跌等,因此要求该分会赔偿相应损失。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线电缆,电缆企业,行业协会,江苏省光电线缆商会,价格监察,争议

相关推荐

评论(12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