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所医院药剂科长10年受贿159次累计200万元

检察日报

2016-01-14 0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检察日报1月14日消息,科长权力不大,但只有小学文化的四川省巴中市中心医院药剂科原科长潘裕辉却创新“战法”,在10年任职期间,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累计收受14家医药企业销售员贿赂159次,合计200余万元。
2015年11月19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法院依法公开审理潘裕辉涉嫌受贿罪一案。检察机关的公诉标志着其蚁贪之路的最终幻灭。巴州区法院将择期对潘裕辉涉嫌受贿罪一案进行宣判。
上任:成为药商围猎对象
1955年4月,潘裕辉出生在四川省巴中县。1978年,只有小学文化的潘裕辉进入巴中县汽车修理厂工作。在工作中,他踏实肯干,勤奋上进,逐渐显露出管理才能。
1982年,潘裕辉调入巴中市中心医院制剂室工作。在这个岗位上,他一干就是30多年。30年来,潘裕辉几乎在药剂科所有的工作岗位上都呆过,熟悉科室的所有业务和流程,业务能力和管理能力也在工作中得到提升,逐渐从一名普通科员干到药剂科副科长、科长的岗位。在工作期间,潘裕辉加强对药学知识的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从普通工作人员成为一名执业药师。
通过努力,潘裕辉的能力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多次被表彰为“先进个人”“优秀工作者”等。
殊不知,命运的轮盘在潘裕辉步上中层岗位的那一刹那发生了扭转,将他引往一条贪腐的不归路。
2004年,从潘裕辉当上药剂科副科长主持工作的那刻起,他瞬间就成为了众多药商主攻方向、围猎对象。
为了能搭上潘裕辉这根线,让他给自己供药大开方便之门,为自己提供药事委员会的“独家内幕”,为自己新药通过审批牵线搭桥,药品供应商们可谓挖空了心思。他们广撒关系网,摸清了潘裕辉的作息规律、兴趣爱好、手机号码、家庭住址等基本信息。他们多次制造“偶遇”机会,在潘裕辉面前混脸熟。从相互寒暄到相谈甚欢,他们在与潘裕辉越来越熟识后便纷纷请吃饭、喊喝茶,并隔三差五到他办公室“汇报工作”、到他家里共话家常。而潘裕辉也自然而然地将他们纳入自己的朋友圈。
2013年3月,巴中市某药业公司业务销售员华均(化名)为了打开巴中市中心医院的销售市场,通过熟人牵线邀请潘裕辉在某餐馆吃饭。饭后,邀请潘裕辉到附近的足浴店洗脚。他将潘裕辉安排在一个单独的房间,趁房间内无其他人在,便将事先准备好的装有1万元现金的牛皮纸信封交给了潘裕辉,说:“潘科长,在药品销售上还请您多多关照,这是一点心意。”
潘裕辉收下信封后表示会尽力关照华均。2013年4月,在潘裕辉的帮助下,华均公司开始向巴中市中心医院销售药品。到目前为止,其公司给巴中市中心医院配送的药品销售额达60多万元。
据检察机关指控,潘裕辉在接受药企的宴请、喝茶中收受贿赂达48次,累计金额达38.6万元。
恭维:让他心理失衡
“潘哥”“潘叔”“潘科长”……在医药企业的不绝恭维中,在推杯换盏的吃喝宴请中,潘裕辉的心理天平逐渐倾斜,开始注重物质和金钱。
2005年1月底,四川南充某药业集团有限公司销售员李明(化名)电话联系潘裕辉,邀其见面。两人见面相互寒暄了一阵后,李明将装有5000元现金的信封交到了潘裕辉手上,说:“潘科长,感谢你的关照,快过年了,给你拜个早年。”潘裕辉在推辞一番后收下了信封。在潘裕辉的关照下,李明在巴中市中心医院的药品销量逐年递增,并陆续上了几个新药品种。李明的销售提成达到100多万元。李明也先后31次累计送给潘裕辉现金45.8万元。
初尝甜头的潘裕辉在之后的岁月中频频伸手,大搞钱权交易,餐厅、饭店、住所、办公室等场所全是受贿场地,端午、中秋、元旦、春节等节假日全是受贿时点,生日、装修、乔迁、嫁女、车祸住院、妻子手术等大小事情全是收礼由头,每次药事委员会召开前几天更是受贿集中爆发期。1次、2次、3次、4次……收礼的次数越来越多,2000、5000、10000、20000、100000……受贿的金额越来越大。
2012年12月,刚装修新家的潘裕辉邀请四川某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良(化名)到家中做客。王良一次性送给其现金6万元,说:“感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支持,这是我给你们家买家具的钱。”潘裕辉假意推辞了几下便收下了钱,并表示“你以后的事情我晓得怎么做”。在潘裕辉的帮助下,王良公司在巴中市中心医院销售的醒脑静注射液和苦碟子注射液得以继续销售,在中心医院的药品销售额也从原来的几十万元上升到一千多万元。王良先后17次送给潘裕辉现金24万元。
2008年6月起,借用多家医药公司名义从事药品销售工作的江苏省泰州市人张春(化名),假借庆贺端午的名义向潘裕辉送了3000元现金,请他在销售药品的事情上帮帮忙。
2013年8月,为了增加输液的销量,张春在潘裕辉家中一次性送给潘裕辉现金3万元。在潘裕辉的关照下,巴中市中心医院的大输液从以前几家药商提供变成了张春“独家供货”。几年间,张春前后27次送给潘裕辉现金21.08万元。
“潘裕辉是巴中市中心医院药剂科科长,掌管着及时上报药品计划和增加品种规格、增加新药品种及用量、及时将发票送计财科做账等等权力,我送给他钱,主要是感谢他以前对我业务上的一些关照,同时也希望他以后继续关照我,以便增加药品销量,让我获得更大利益。”张春在侦查机关接受调查时说,“潘裕辉对我关照很大,给他送钱后,我在巴中市中心医院的药品销量不断增加,新品种和新规格也增加了很多。同时,他也将发票及时交给了财务科做账,我也及时拿到了货款。”
2013年春节前,从事药品销售工作的张平和(化名),为了推销新药品种,便在潘裕辉家中一次性送给他现金10万元。看见放在沙发上一扎一扎的钱,潘裕辉说了句“哟,这么多”,便收下了。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欲念就会倾泻而出,难以合上。检察机关指控,2004年至2014年,在潘裕辉任药剂科副科长(主持工作)、科长的十年期间,仅在生日时就收受贿赂24次,累计金额达17.2万元,在春节、中秋、端午等节假日更是收受贿赂108次,累计金额达131.5万元。
案发:一条线索牵出
2014年12月,巴中市纪委监察局在调查市中心医院原院长张映军违法违纪问题时,发现了潘裕辉涉嫌受贿线索,随后将线索移交巴中市检察院。2014年12月29日,巴中市检察院将线索交由巴中市巴州区检察院办理。2014年12月30日,巴州区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潘裕辉进行立案侦查。
检察干警认真研究案情、及时制定方案,统一安排部署,在不足4个月的时间内迅速侦结该案。
“我们抽派审讯、临场应变、业务素质等能力较强的干警组成办案组,认真研究案情、制定审讯方案,并要求所有干警必须严守办案纪律,必须规范司法行为,必须人性化、公开化、透明化执法。”承办该案的检察官说,“在审讯前我们就系统学习了药事委员会相关规定和药品采购的相关程序,掌握了药品、医疗设备市场销售运行的规律以及医院人事人际关系网络等情况,使审讯人员做到心中有数,临场不乱。”
办案组迅速制定了“内审外调相结合”的侦查方案,成立内审组、外围取证组、查账组、综合组4个小组,在办案组统一领导下小组之间相互配合、协作。外围取证组克服重重困难,远赴广州、北京、成都、南充等地开展外围取证活动,获取了大量的言证、书证。查账组从医院、药企的账务中对相关数据、往来账务予以核实。综合组则根据所获取的证据分析案情,提出下一步的审讯、取证建议,使内审组及时调整审讯方案。在内外有序的配合下,办案组及时固定了相关证据,提高了整体案件的质量。
“本案所涉及的污点证人较多,办案组成员将发现的线索牢记于心,及时转交相关部门核实是否涉嫌行贿犯罪。”该案办案组组长巴州区检察院检察长文利军说,“在对证人巴中市某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良取证时,我院发现该公司已涉嫌单位行贿犯罪。在核实、固定相关证据后,我们随即对该公司进行立案侦查,并追究直接责任人王良的刑事责任。同时在审讯王良时,又发现其与通江县某医院还存在大量的药品销售业务,审讯人员晓以利害,多次宣讲法律政策,使王良供述了多次给通江县某医院原院长杨某行贿20余万元的事实。”
江苏人张春是一位长期盘踞在药品销售市场典型的“医药窜窜”,他所涉金额巨大,时间跨度长。在多次通知张春未果时,办案人员远赴成都、北京等地寻找予以取证。此时的张春犹如惊弓之鸟,到处躲藏,办案人员多次与其错过。在大量的证据事实下,巴州区检察院果断以涉嫌行贿犯罪对张春立案,最终张春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给潘裕辉多次行贿的犯罪事实。
目前,巴中市某药业有限公司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单位行贿罪提起公诉,张春涉嫌行贿罪一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梦醒:三种心理是内因
2015年10月,巴州区检察院依法对潘裕辉涉嫌受贿罪一案提起公诉。2015年11月19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潘裕辉涉嫌受贿罪一案。
站在被告人席上的潘裕辉明显苍老了许多,昔日风光不再,满脸疲态,他在法庭上悔恨万千,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说:“我知道,李明、王良、张春他们十几个人给我送钱主要是看中我是巴中市中心医院药剂科科长及手中的权力。我可以为他们多销售药品,即给他们编制药品采购计划和提供药品配送信息,使他们及时配送药品,避免大量药品积压,减少他们资金压力。我还可以帮助他们通过新药审批,增加新药品种,及时将药品采购单传递给财务科,保证他们及时收到销售款,保证他们的资金流转和利润的增加。”
“我收受这些钱,是受贿犯罪行为,对不起组织和家人,我悔过认罪。走到今天这一步,非常后悔。”
当谈及自己为什么走上犯罪道路,他说:“我存在贪婪心理,对金钱和物质的欲望越来越大。我存在侥幸心理,认为收钱的事其他人不可能知道,加上我确实帮他们带来了好处,他们也不可能告发我。我还存在麻痹心理,随着收钱的次数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我内心也变麻木了,将逢年过节他们的问候、表示当成了理所当然。”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说:“潘裕辉属于标准的‘蚁贪’。他们职务不高,可权力不小,他们贪得不多,可胃口不小,像蚂蚁搬家一样贪之不懈,日积月累,受贿金额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最终导致‘蚁穴’坍塌,将他们自己吞噬。”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受贿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