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冯绍峰如何让唐僧“落地”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实习生 魏梾

2016-01-17 16: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剧照。
2015年年底《万万没想到》上映的时候,冯绍峰转发了陈柏霖出演没正形的唐僧的海报,调侃说,演过《后会无期》的都要出家。事实上,他自己比陈柏霖更早与唐僧这个角色结缘。
年初一要上映的《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大电影中,他收了郭富城、小沈阳、罗仲谦师徒三人,而对他垂涎三尺的白骨精则是在片方曝光卡司初期令人惊呼“万万没想到”的巩俐。
在其他人都被特效化妆和各种动作戏折磨得苦不堪言的时候,冯绍峰成了片子里最轻松的那个人,顶着光头一身轻松,动动嘴皮子也顺带动点儿凡心。
《黄金时代》剧照。
冯绍峰喜欢琢磨角色,曾经为萧军久久不能出戏,把自己逼得沉默寡言的例子许鞍华和汤唯都说了无数次。本以为《三打白骨精》这样的视效商业大片在人物上该是脸谱化的,冯绍峰竟然用严肃又充满滑稽感的“唐僧体”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到根本停不下来,又是“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富有七情六欲的和尚”,又是“初入社会的名校白纸大学生”;关于与孙悟空的关系,也在“缺爱”、“心疼”等词汇的表述下被阐释出了“相爱相杀”的味道。
《狼图腾》剧照。
被巩俐评价为“本人很斯文,很像一个完美的恋人”的冯绍峰,眼前的转型很明显。通过《狼图腾》《后会无期》《黄金时代》三部偏文艺风格的影片,冯绍峰总算从“八阿哥”的既定形象中跳脱出来,向观众证明了自己演戏拿捏的成熟度与银幕形象的可塑性。
过去一年里他拍摄的4部作品将在2016年陆续与观众见面,除了《我最好朋友的婚礼》以外,《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三体》《幻城》都是主打视觉特效的类型,与之前走心的文艺路数相去甚远,也不再需要他为了角色对自己各种“苦苦相逼”。
《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剧照。
大器晚成的他从最初的那个靠在各种电视剧中“跑龙套”打拼的青涩小生,经历了一部偶像剧带来的“爆红”阶段后,蜕变成了粉丝口中风趣幽默的男神“冯叔”。
面对“商业化”的转型,他说这是自己有意地规划,在一段时间内集中拓展自己的戏路和潜质,“一个演员应该有求新求变的心态,不断地改变银幕形象,不断地突破自己,给自己新鲜感的同时,也给观众一点新鲜感。”
【对话】
唐僧和孙悟空是“乖学生”和“古惑仔”
澎湃新闻:《西游记》从不曾缺席影视,不同版本的《西游记》对你个人有怎样的影响?
冯绍峰:小时候家里有一个9英寸的电视机,每年过节的时候就会守着看最早86年版的《西游记》,这是我童年时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已经记不清自己看了多少遍,反正每年寒暑假,只要重播就必须看,《西游记》对我们来说就像现在的“超级英雄片”。
小时候肯定都更喜欢孙悟空吧,本事又大。小时候觉得唐僧像老师,孙悟空更真性情,所以现在我想把唐僧这个角色演得更真性情一点,我不想让唐僧这个角色太脱离现实,不要高高在上的圣僧感觉,我想让他“落地”,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生活中大家都能理解的人。
澎湃新闻:《三打白骨精》那段故事被电影加工得复杂很多,多出了各种情愫,你觉得这种处理怎么样?
冯绍峰:其实每个形象都是加入更现代更人性化的解读。我不瞒你说,每次看到唐僧赶走孙悟空这段戏,我就会哭,因为我不能理解唐僧对孙悟空狠心的原因,就觉得他不可理喻,然后觉得孙悟空真的太可怜了。
但这次我自己饰演唐僧了,我在处理这段戏的时候,我发现其实唐僧视孙悟空为亲人,赶走孙悟空的时候他自己内心是非常痛苦和不舍的。以前都是很单一地表现唐僧因为孙悟空违反了他的戒律而固执地赶走他,而我想表现的这个唐僧,有他的原则和底线,有他的七情六欲,也有纯真和傻的地方,和孙悟空建立师徒关系的过程就是一个“小和尚”成长记。
澎湃新闻:怎么理解这个阶段唐僧和孙悟空的关系?
冯绍峰:这个唐僧他原本是一个扫地的小僧,而不是德高望重的圣僧,他只是单纯地在寺院里面熟读经书,然而他不知道“度化”和“取经”具体是指什么。另外,他有一个非常执着的信念:佛祖既然委以我重任,我就必须要做好这件事。
一开始他遇到孙悟空,一个像是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年的“重刑犯”突然放了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像是我们所熟悉的师徒关系,而像是一个名牌大学的乖学生和一个古惑仔的关系。“古惑仔”孙悟空也瞧不起“大学生”唐僧,一直对唐僧取经这件事抱以怀疑态度,而唐僧对孙悟空的态度却是在变化的,从面对凶神恶煞的孙悟空的害怕,到用紧箍咒制服他之后的迷茫,更多的还有一种心疼。
可能大家都看到了孙悟空非常强悍和霸道的一面,而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爱,孙悟空从石头缝里出生,没有父母。菩提老祖收他当了徒弟,教了他七十二变,但告诉他不能对外承认师徒关系。
我觉得孙悟空是一个很缺爱的人,所以他才会叛逆地去大闹天宫,其实都是在找自己的存在感。最后被佛祖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我是很心疼他的。所以我认为唐僧应该要用他的爱去关心他,度化他。
他们一起经历了“三打白骨精”的种种磨难,唐僧也改变了许多,就像是现代的大学生明白不能用书本知识解决实际问题一样,很多东西的升华不是靠想象的,他不再凭“嘴”去度化孙悟空,而是用行为去教化孙悟空,孙悟空对唐僧也是由一开始的蔑视转变为感恩的态度。
当最后孙悟空跪在唐僧面前叫他一声“师父”而不是“小和尚”时,我感受到了唐僧这个角色承载的人格魅力,也能感受到他们之间师徒感情的升华。
想做导演,拍《后会无期》那样的“文艺商业片”
澎湃新闻:你去年的作品偏文艺,今年的作品,《三打》、《幻城》、《三体》好像都更大片,视效意味比较重,是有意在扩展不同的作品类型吗?
冯绍峰:这么说有点这个意思,但也可能是无意识的巧合。重复在同类型的框架中扮演角色确实会厌倦,我会想要突破自己,寻找一定的新鲜感。
其实所有角色对我来说都一样,对观众来说可能是人物造型上有直观的改变,比如干干净净的形象就有《幻城》的卡索、《三打》的唐僧,粗糙“爷们”的形象就有《黄金时代》的萧军、《后会无期》的马浩汉,这些角色都相差很远,我觉得选角色是给自己新鲜感的同时,也给观众一点新鲜感。
澎湃新闻:给人感觉是现在接拍的角色不如之前的文艺片走心,是之前集中一年走心走得比较憔悴吗?
冯绍峰:其实演员对待戏都是一样的态度,我不会对待商业片就不走心,只不过类型不同,可能需要换一种方式。我们都知道有两种表演体系,斯坦尼斯拉夫的表演体系和布莱希特的表现主义体系。在商业片里面,你的演技表现让位于导演对情节故事的编排。文艺片就会是另外一种状态,甚至把自己催眠到另外一个世界。
比如在《西游记》中,如果用文艺片的方式就会变得很沉闷,观众不会期望只看我的表演状态而没有故事情节的推进。
我觉得不同类型的片子还是要有不同的演法。文艺片会给你更多的空间去表现自己的状态。在追求视觉效果和节奏紧凑的商业电影中,不会给你时间去呈现你内心状态化的东西,可能就是更清楚地交代情节,但是我自己演戏的路子是不会变的。
澎湃新闻:特效配合表演有什么有趣的事和表演心得?
冯绍峰:因为我自己监制《幻城》这部电影,所以我在特效知识方面下了点功夫,做足了功课。原来特效不是完全无实物表演,这样后期处理会没有层次感。
这次特效是外国人做,他们在现场要求非常严格,如果前期准备工作到位,后期处理更容易出效果。比如有了绿布景,他们还会用绿杆子做参考量距离,多一点少一点效果都会不一样。整个过程我都在边看边学,不止是学表演的部分,我觉得我以后当导演也会融入视觉特效。
澎湃新闻:所以你是已经有做导演的打算了?会比较偏向拍什么样的片子?
冯绍峰:对。我想应该是商业类型片,但是一定要有情怀在,就像《后会无期》这样的。
澎湃新闻:出道很多年,现在被形容为“爆红”的阶段过去了,你进入一个比较平稳的阶段了,怎么评价自己现在的状态?
冯绍峰:之前处于一个不太了解自己的阶段,带着一股不服输的精神打拼,只知道自己要去尝试、去体验、去挑战。那个阶段过了之后,就越来越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优点和强项是什么,自己适合去做什么事,比如说演戏的角色,我比较适合内收,而不是外放的角色。
《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电影海报。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冯绍峰,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