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将领土扩张至太平洋沿岸

[美]詹姆斯·布拉德利

2016-01-27 10: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图谋控制太平洋沿岸
1844年,詹姆斯·波尔克当选美国总统。这时期,美国还只是一个小国家,差不多美国所有各州都是在密西西比河以东地区。在当时,美国已经购买路易斯安那,但是该地区依然处于无组织状态中。英国宣称对西北的俄勒冈地区拥有主权,而墨西哥一度拥有得克萨斯、新墨西哥、科罗拉多、犹他、内华达和加利福尼亚。
波尔克在他的就职典礼结束时,告诉海军部长乔治·班克罗夫特(George Bancroft)自己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要得到加利福尼亚。美国海军曾于19世纪40年代初对太平洋海岸地区进行调查,该调查指出:即使不是最好的,旧金山也是“世界上最好的港口之一”。弗吉尼亚大学教授诺曼·格雷布纳(Norman Graebner)在《太平洋帝国》(Empire on the Pacific)一书中写道:
正是美国与远东之间的贸易使得美国更加关注旧金山港口。美国希望在太平洋地区实现其商贸繁荣的伟业,然而旧金山港口却不被看好。从地理位置上看,旧金山港口与亚洲隔海相望,这就使得旧金山港口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而旧金山港口内在的优势将会进一步加强它的地位。港口地区盛行西风,这就使得它成为印度、中国、菲律宾、墨西哥以及中美洲和南美洲的太平洋港口的重要交通枢纽。
就俄勒冈领土自身而言,它拥有世界上顶级的港口,比如西雅图港和波特兰港。实际上,一个美国白人曾经宣称:“如果一个国家拥有俄勒冈,那么它不仅会控制太平洋的海上运输、商贸以及夏威夷群岛,甚至还包括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贸易活动。”马里兰州议员威廉·费尔·吉尔斯(William Fell Giles)说美国雅利安人的意图是:“我们必须跨越重洋……直接奔向太平洋……能阻挡我们的只有汹涌的浪潮……这是白人的使命,也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使命。”
很快,波尔克就和英国、墨西哥在外交方面开始了争夺。虽然英国放弃了俄勒冈,但是墨西哥人却牢牢地占据着临近太平洋的重要地区。
美国领土扩张图
入侵墨西哥
墨西哥当时拥有七百万人口,它于1821年脱离西班牙赢得独立,并且仿照美国制定了自己的宪法。国际公认的墨西哥和美国之间的边界是得克萨斯州南部的纽埃西斯河。波尔克总统却认为两国之间的边界应该是格兰德河以南241公里。他命令扎卡里·泰勒(Zachary Taylor)将军进入两河之间的墨西哥领土所在地。墨西哥历史学家将美军的军事行动称为“美国入侵”,而美国历史学家则称之为“美墨战争”。
泰勒入侵墨西哥非常残暴,他大肆屠杀墨西哥当地的平民,强奸妇女。(《纽约先驱报》这样报道遭受美军士兵强奸的墨西哥妇女:“就像萨宾少女们一样,这些妇女很快就会爱上强奸她们的人。”)波尔克率命令七千名士兵发起侵略战争。他认为战争几天之后即可结束,这是一个严重的判断错误,战争持续了三年,涉及十万多名美国士兵,美国士兵伤亡人数多达一万三千多名,墨西哥死亡民众更是不计其数。尤里西斯·格兰特(Ulysses S. Grant)曾经在墨西哥服过兵役,他在回忆录中写道:这场战争“是由强国发起的侵略弱国的最不公正的战争之一”。
最终,美国大获全胜,它原本打算宣称对整个墨西哥拥有主权。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美国吸收太多的非雅利安人。南卡罗来纳州的参议员约翰·卡尔霍恩(John Calhoun)曾经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的美利坚合众国会吸收除了白种人以外的种族,……我们的政府是白种人的政府。”密歇根州的参议员刘易斯·卡斯(Lewis Cass)也曾说过:“我们既不想让墨西哥人成为我们的公民,更不想让他们成为臣服者,我们所想得到的只是这块领土。”
屠杀印第安人,占领西部
1872年,艺术家约翰·盖斯特(John Gast)画了一张油画,该画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委婉表现出美国雅利安人向西迁移场景的画作。盖斯特为其油画命名为《美国的进步》(American Progress),这幅画成为美国19世纪下半叶最畅销的画作。
《美国的进步》——约翰·盖斯特,1872。文明追寻着太阳,跨越北美大陆,随着黑暗和野蛮渐行渐远,文明给这块大地带来井然有序和繁荣富强。这是19世纪描绘美国西部扩张最受欢迎的一幅画,该画的创作正值美国历史上最长一次冲突的顶点,即印第安人战争期间。但是,该画并没有描绘成千上万的美国士兵对这块非白人的土地实行种族清洗。(美国国会图书馆)
在盖斯特绘制的《美国的进步》中,画着一位衣袂飘飘的美丽的金发女郎,皮肤白皙,体态丰盈,她慢慢地向西部飘动。她的额头闪烁着“帝国之星”,右手则拿着文明之书——“教科书”,她的左手垂着一根电线。在金发女郎的下方,美国文明逐渐发展:农民在田间耕作,拓荒者坐着马车和牛车,矿工们一镐一铲地开辟前进的道路,驿马快信和三条横贯大陆的铁路一路向西。而在太平洋和前进的美国文明之间却矗立着野蛮——一头咆哮的黑熊、狂乱的野马、上身裸露的印第安妇女,印第安战士一手高举斧头,另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弓。美国人西进途中,动物和印第安人纷纷逃离。画中并未描绘暴力场面,没有成堆的印第安人的尸体,也没有大量被屠杀的野牛群。画中有位身穿鹿皮装的边境开发者,手中握着一支步枪。不过,整幅画都看不到美国军队。
1890年拍摄于南达科他州伤膝河附近的照片可以清楚地说明美国是如何占领西部地区的。美国雅利安人得意洋洋地站在一个死人坑前,他们正把冰冷的印第安人尸体扔进坑里。伤膝河的这场“战斗”(白人胜利者们这么说)或者“大屠杀”(失败的印第安人这么认为)是四分之一世纪以来美洲白人对印第安人残忍的大屠杀的最后一幕。这场屠杀也是美国历史上历时最长的战争。
“伤膝河埋葬的死者,1890年。”西方国家如何打赢了这场战争?白人战胜者们将其称为“战斗”,而战败的印第安人却把此役视为“大屠杀”。(美国国会图书馆)
这是一场全面战争,下面就是美国在印第安战争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军事命令:“沿着安蒂洛普山的方向向南出发,再从那里向沃希托河前进,这里是敌方所认为的过冬的场所;摧毁他们的村庄和小马,杀死或绞死所有战士,再把所有的妇女和儿童带回国内。”
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将军曾在1866年到1884年间指挥美国对印第安人的战争,他命令军队:“在军事行动中,不可以停下来辨别男女性别,也不可以停下来区分年龄大小。”士兵们真的没有停下来,经过几十年的战争,死亡的印第安人包括成千上万的母亲、孩子和老人,有些人仅仅因为美国士兵的游戏而惨遭杀害。
西奥多·罗斯福,后来还有一位美国公务专员,都在伤膝河大屠杀三年后访问过南达科他州。他曾写道:美国政府用“最大的公平和正义”来对待印第安人。
(本文摘自[美]詹姆斯·布拉德利:《1905帝国巡游:美国塑造亚太格局的伏笔》,刘建波译,北京后浪出版公司,2016年2月版。澎湃新闻经授权刊发,标题及小标题为编者所拟。)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波尔克,俄勒冈,密西西比河,美墨战争,雅利安人,印第安人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