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教母”龙丹妮归来,“这次只干一件事:制造偶像”

澎湃新闻记者 戴一苇

2016-01-17 19: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澎湃新闻在燃烧吧少年录制现场采访2013年快乐男声季军白举纲(00:46)
2015年12月,北京1919剧场,舞台上一群十几岁的男孩正在排练。
台下,出现了一个身穿蓝色大衣的熟悉的身影——舒淇。她正在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指导着男孩们走位的表情和动作,似乎还是不太满意。这时她叫了一声“小白”,站在她身边的一个机车夹克少年一个箭步冲上台去,给其他男孩示范走位,跑上跑下地忙碌着。彩排一直持续到深夜。
这不是在拍戏,舒淇的身份也不是演员,而是一档偶像男团选拔真人秀节目《燃烧吧少年》的选手教练:她要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亲自指导十几个男孩进行声乐、舞蹈、形体、体能等高强度的专业训练,从而组成一个可以出道的偶像团体。站在她身边的少年是歌手白举纲,在节目中担任舒淇的助理。
2013年,当时还是大一学生的白举纲参加了湖南卫视选秀节目《快乐男声》并获得了季军,由此签约天娱传媒,成为一名正式艺人。
今年,他作为师兄,助阵天娱传媒新打造的选秀节目。
白举纲参加的那届《快乐男声》收官后,湖南卫视两年未办选秀,自2004年开始负责超女快男全程运营的天娱传媒也因此暂时中止了选秀节目业务。
直到2015年年末,天娱宣布推出选拔偶像团体的青少年才艺养成真人秀《燃烧吧少年》,并且出人意料选择了湖南卫视的竞争对手——浙江卫视合作。《燃烧吧少年》似乎在向外界传递一种信号,这个以选秀起家的公司,沉寂两年之后,将再次祭出选秀旗帜。
不仅如此,在2016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2005超级女声前三名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共同宣布2016超级女声正式启动。这也昭示着2016年很有可能成为选秀的回潮之年。
在《燃烧吧少年》节目彩排现场,澎湃新闻见到了天娱传媒总裁龙丹妮,作为成功打造过超女快男、加油好男儿等国内顶尖选秀节目的资深制作人,龙丹妮早已被业界冠以“选秀教母”的称号,此番她作为《燃烧吧少年》评委亲自上阵,全程参与。
《燃烧吧少年》彩排现场舒淇、白举纲在指导参赛选手
“选秀从未中断过”
“《燃烧吧少年》看似是一档有选秀特质的综艺节目,但其实我们更多的是在研究后选秀工业化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去面对、合作与精耕这个市场。”龙丹妮说。
2004年第一届超级女声开始,选秀节目大举进军中国荧屏,成为经久不衰的电视娱乐形态和文化现象。
天娱传媒也在这一年成立,与湖南卫视展开紧密合作,通过电视选秀的方式为中国娱乐圈挖掘输送了一大批青少年偶像,周笔畅、张靓颖、张杰这些目前国内乐坛的中坚力量无一不是出自于湖南卫视选秀的舞台。十多年过去,天娱传媒已从一家节目制作公司,发展成为涵盖唱片发行、娱乐活动策划、各类演出策划、艺人经纪等多产业链的娱乐公司。
然而近几年,选秀节目日渐式微,2005年《超级女声》的收视率高达11.65%,到了2013年的《快乐男声》的平均收视仅仅只有1.07%,竞技游戏类明星真人秀成为抢夺观众眼球的热点,各大卫视蜂拥而上。仅存的选秀节目也已经失去制造素人偶像的耐心,去年《中国好声音》全程宣传的重点都落在评委周杰伦身上,选手所获得的关注与产生的影响力微乎其微。资深电视人林在川称:“支撑选秀节目的草根选手越来越少,而选出的艺人又很难消化养活,形成了恶性循环。”
对于一直致力于制造青少年偶像的天娱来说,选秀是其必备的一个工具或者说渠道。“
无论是在电视台做还是互联网,选秀是天娱一定会坚持去做的事情。”龙丹妮告诉澎湃新闻,“可能市场上,选秀红的时候大家蜂拥而上地去投选秀,全明星综艺红了就去投综艺,对于一向追逐红利的资本市场来说这并没有错。但是对于天娱来说,选秀的高潮我们经历过,那么低潮我们也得忍受,因为我们相信还会有高潮,而且我们相信经过高低潮之后我们再去做,我们就会站在一个市场的高点。”
“很多人都说选秀已经没落了,但是我觉得选秀从来没断过,它只是以不同的生态在生长着,普通人渴望成为一个明星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变过。其实我们只是需要去建立一个完善的生态链,让我们制造的明星生命力更加长久。”龙丹妮说。
普通人通过一档两三个月的节目变身明星,身份上的改变往往会带来很多不适,龙丹妮认为:“像超女快男这类针对普通人的选秀,一个普通人通过几个月迅速走红,可能之前没有经过最基本的培训和打造,导致艺能素质较弱,后端发展乏力。当然,这其中也有公司的原因,所以我们从燃少这个节目开始,先对选手进行了几个月的培训,未来我们也可能做一些经过几年培训再出道的艺人,这些模式都是值得我们去探索的。”
在彩排间隙白举纲告诉澎湃新闻,如果不是两年前在期末声乐考试的现场被导演组选中,参加快男比赛,现在的他应该还是一个即将毕业的普通大学生。但是,现在这个才刚满22岁的大男孩,已经发行了一张原创专辑,开过个人演唱会,还参演了大热电影《老炮儿》。
“在看少年们比赛的时候,反而比自己当初参加比赛时的感受更加强烈。虽然作为选秀过来人,但是更多是在心态方面给他们一些建议。”他十分坦诚地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当初其实并未做好进入娱乐圈的准备,也完全没有经过任何艺人培训就出道了,所以也迷茫了很长一段时间,一切都要凭借自身心态调整去适应。”
“中国的偶像产业还是一张白纸”
“2005年超女爆红的时候,我们的团队对偶像市场的认知还是懵懂的,直到2015年,经过整整十年之后,我们现在更加明确我们只干一件事,就是制造偶像。”龙丹妮表示。
移动互联网使得现在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所有的信息变得更加碎片化,青少年的口味千变万化,很难再有耐心去静下心来了解一个人,这也是目前娱乐产业推新人成本越来越高的原因之一。
“偶像在十年前是可以让我们致敬的名字,但是在今天,偶像这个词变得更加普遍,网红也可以变成偶像。偶像本身作为文化的一个符号它已经变质了,这个变质没有利弊之分,只是说这个符号,随着时代的进程它在改变偶像本身的一个定义。”龙丹妮称。
天娱过去是一个纯经纪公司,从超女时代开始,围绕粉丝经济,围绕艺人去接影视剧,做演出。最近三年,天娱对产品的定位有了新的改变,从产品本质来说,偶像工业与其他工业并无不同,都是制造一个产品然后去消费。公司对偶像的认知有了新的变化,偶像不仅仅局限为一个人,偶像包括他和他背后的团队制造出来的内容产品,可以是一首歌或者是一个作品、一部电影,将偶像延伸为一种外化概念,最后,将它变成一种偶像精神。
在龙丹妮看来,现在的中国偶像产业就是一张白纸,虽然每年都有各种偶像层出不穷,但是其实并没有形成一个体系,也没有哪家公司从一而终地来做“制造偶像”这个事情。
龙丹妮称:“从目前来看,天娱反而是一直在做这个事情的公司,我们在这个经济大环境下做了十年,我们相信偶像工业这个事情,如果再给我们五年到十年,我们可能帮助它形成一个更加专业的体系。”
龙丹妮对澎湃新闻表示:“我们现在来看韩国的造星工业,像SM这类娱乐公司已经不能简单的称为韩国一流地造星工厂,而是世界级的,韩国在偶像文化上的输入已经远远超过日本。很多欧美的音乐人都知道韩国的团队,像Super Junior、EXO等。在未来中国也是可以做到这个程度的,但是我认为这是急不来的事情,毕竟SM在娱乐产业上的发展已经超过了20年。对于天娱来说,可能还要花五到十年的时间,去建构自己可独立制造氧气的一个生态体系,毕竟别人再怎么好那也是别人。”
“现在中国偶像产业面临着很大的机遇,经济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这使得我们有了和世界一流公司合作的可能。像这次《燃烧吧少年》和SM的合作,其中50%的音乐和50%的舞蹈制作都是来自SM公司,剩下是自己的团队,这是我们和国外娱乐公司最深入的一次合作。对于SM来说,中国一定是他们最重要的市场。”龙丹妮说。
龙丹妮
“倒贴钱也要做唱片”
在过去十二年,天娱这个名字是跟湖南卫视紧密捆绑在一起的。近两年随着产品的多元化,天娱也开始和央视、浙江卫视等其它电视平台进行合作。“湖南卫视当然是天生的诞生偶像的土壤,但也不是所有的产品都与湖南卫视的气质相符合,我们也在考量天娱在别的平台上多元化的可能性,在不同平台上可以产生不同类别、不同气质的偶像。”龙丹妮表示。
提到此次为了《燃烧吧少年》从幕后走到台前,龙丹妮笑着表示:“其实我是被逼无奈,我们之前内部讨论了很多次,也想过要找很多人来做评委,但是大家觉得,在这个观点很多的时代,我应该代表天娱站出来,告诉大家我们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通过选秀选拔出来的艺人,要制造偶像产品,无外乎唱片演出、综艺节目、影视剧等一些模式,然而唱片业近年举步维艰,很多娱乐公司都已经放弃了出实体唱片的计划,大量资本流向影视综艺产业,但是天娱却从来没有放弃音乐部门。虽然多年来一直被人诟病,认为其发行的音乐只是娱乐大众的流行歌曲,但是龙丹妮始终坚信音乐市场是有需求的,人类历史几千年从来不会断掉对音乐最根本的需求,只是在中国因为盗版的问题,它没有得到它该有的市场价值。
龙丹妮透露,国家版权局前几个月颁布了正版音乐的文件,从2015年11月音乐网站开始撤掉所有盗版音乐的文件,2016年将迎来一个正版音乐收费的时代,会给音乐产业带来几百个亿,甚至上千亿的市场空间,这无疑也为音乐选秀的回潮带来新的契机。
“天娱是大陆唱片发行最多的公司,我可以很明确说天娱的唱片是完全不赚钱的,但是我们现在宁愿倒贴钱去发唱片,也不能不做了。因为这个事情如果你一旦断了,那你们的团队也就散了,你之后再想做这个事情就很难了,所以我们应该保存一个动力,它低潮的时候你就得养着它,它好的时候你才能获取它市场该有的一个价值。”龙丹妮表示。
“对于天娱来说,一直把自己所面对的人群定位在12岁到35岁之间。粉丝文化已经越来越被大众所认同,现在无论你做什么,你都可能会有粉丝。我们需要对这个社会敏感,对这个社会的少年们敏感,去了解我们所不知道的包罗万象的青年文化,从而制造出他们需要的青少年偶像。”龙丹妮说。
十二年来,无数热爱音乐的青少年试图通过这个选秀舞台进入娱乐行业,他们最初的梦想或许就只是想要发行一张属于自己的唱片。从这个角度而言,这些年,天娱的坚持,既是在制造偶像,也是在制造梦想实现的路径。
据介绍,2016年超级女声宣布重启之后,五天报名人数突破万人,选秀帝国天娱的下一个十年开始了。
责任编辑:赵刘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娱,选秀,澎湃,龙丹妮,白举纲,澎湃新闻,澎湃新闻网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