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内普卷福凯凯王,这些低音炮为啥让人觉得性感?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戴桃疆

2016-01-19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人人都爱模仿斯内普。(01:03)
我们敬爱的“斯内普教授”艾伦·里克曼永远离开了我们,但音容宛在,尤其是他那极具辨识度的声音,毁掉《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其中四部的英国导演大卫·叶茨这样评价艾伦·里克曼:
“艾伦对于台词的拿捏实在太妙了,为人物提供了无与伦比的个人色彩。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他这样的演员,能把台词念得如此缓慢,但他能让听者牢牢跟随他的每一个词、每一处停顿,甚至他的每一次呼吸。因为你会迫切地想要知道,哪个词会从他嘴里蹦出来。”
艾伦·里克曼
虽然叶茨导演这种措辞让人一时分不清到底是高级黑还是真心称赞,但这段话至少点明了里克曼读台词的几个特点:声线低沉、语速缓慢、呼吸缓慢而深沉。这些都是让声音听上去更加性感的要素。
艾伦·里克曼的声音在剧院里并没有优势,剧院空间广阔,需要洪钟大吕式的声音。艾伦·里克曼上世纪九十年代接受采访回忆自己学生时代,讲到自己在皇家戏剧艺术学院时的生活时他这样说:“在剧院里,我的声音低柔,听起来很费事,有时候又很难听清,这是一种功能缺陷。”
《哈利·波特》中艾伦·里克曼扮演的斯内普教授。
艾伦·里克曼少年时代有功能性发音障碍,下颚肌肉太紧,发音时下巴无法移动到合适的位置,他曾试图通过练习克服这种障碍,但没有彻底根除。“一个老师说,我的声音就像来自排水管道末端。”
即便被老师做了这样的类比,艾伦·里克曼的声音最终还是红了。除了里克曼的银幕形象对观众在好感度上的影响,另外一个方面要归功于人类演化过程中对低音的偏好。
美国科学杂志《演化与人类行为》研究表明,低沉的嗓音暗示着男性体形较大、体重较重,这两项在拼体力证实力的人类社会初期意味着良好的基因。人类演化过程中,好基因模型与体形增幅成正比可以起到吸引异性并起到提高竞争力的作用。
从这个层面上看,男性的低音炮其实是低音porn,一种对女性赤裸裸的勾引。
除了在吸引异性方面具有演化上的先天优势,低沉的嗓音也能增强男性的可信赖感。
《演化与人类行为》杂志刊载的另一份研究调查了美国792位男性首席执行官,发现其中声音低沉的人掌管的公司规模更大,薪酬也更高,同时也更受董事会信任,任期也更长。
在一个暗藏着“霸道总裁爱上我”这种期待的社会里,观众对于自带低音炮属性的男演员更有好感可以说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擅长模仿艾伦·里克曼的英国男星本尼迪克特·康博巴奇也有一副深沉的嗓音。如果说艾伦·里克曼的嗓音因先天功能不全的“祸”所得的福,那么康博巴奇的低音则更倾向于后天的成果——或者说“祸害”。
众所周知,本尼迪克特·康博巴奇是一个老烟枪,烟嗓也会让嗓音听上去更加低沉。
一个人音调的高低主要取决于声带的长短,男性声带长度达到2.5厘米时就会形成低音,男性在变声期时声音会变得低沉,原因就在于声带的生长。在激素的作用下,作为第二性征的喉结会长起来,给位于喉结正后方的声带提供生长空间(因为声带的正后方是颈椎,纤维组织当然挤不过骨头)。
声带的结构注定了它是发声器官中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部分,这种性质注定了影响声带的因素很多,比如吸烟。烟中的自由基、杂环胺、甲醛和酒精中乙醇脱氧后转化成的乙醛,都可以帮助出现具有吸引力的声音——按音质、音高和共振阻隔中最能够暗示体型魁梧的一种。烟嗓的好处在于声音变低后,原有音质不变,坏处嘛当然是“吸烟有害健康”。
最近某杀毒软件品牌进军手机业务并为代言人王凯的手投下巨额保险,相比脆弱的手部,凯凯王的低音或许更加值得高额保险。
王凯在《他来了请闭眼》中唱歌。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艾伦·里克曼

继续阅读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