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评“求医女子斥黄牛炒号”:治号贩子不妨让朝阳群众试试

光明网

2016-01-26 15: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近日,一段“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微博刷屏:一女子在医院大厅声嘶力竭地怒斥黄牛将300元的挂号炒到4500元,医院与黄牛里应外合,害得她从外地赶来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
1月26日,涉事的广安门中医院回应称,为不影响正常医疗秩序和其他患者就诊,我院工作人员即为其安排其他专家处就医。该患者就诊后自行离开。经医院初步调查,此次事件无保安参与倒号的行为及证据。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最终结论以警方调查核实为准。
同日,光明网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号贩子难治这种说法,纯属有责公权力的推托之词。不妨将此问题交给类似“朝阳群众”的组织一试。
全文如下:
“还有,我跟你说,这个大北京,如果我回家死半道上了,我告诉你,这个社会就没啥希望了!”这段激愤之语,出自一东北口音的女孩在北京某医院挂号大厅怒斥号贩子的视频。昨天(1月25日)有媒体报道说,近日在网络被刷屏的挂号女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已为北京市卫计委获悉,“北京市卫计委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尚未确定事发哪家医院以及是否发生在北京,他们已经介入”,有消息会向媒体反馈。
有道是“出了山海关,都是赵本山”。东北人的幽默负载在其地方口音上,使东北口音的普通话似乎也带有了些幽默的味道。不过,听了上述视频中那个东北口音的女孩声嘶力竭喊出的东北话,可能不会有人觉得好笑。不仅不好笑,这段视频会让你觉得这个女孩由一己经历所设前提得出的“这个社会就没啥希望了”的断言,其实一点也不言过其实。
在这个2分35秒的视频中,该女孩诉说其排了整夜队,却没挂上号的遭遇。当然,这个女孩所诉的关键,还不是其没有挂上号,而是医院挂号排队的顺序与秩序恰是由号贩子负责安排的。据东北口音的女孩在视频中诉说,当号贩子给医院的保安使了眼色后,保安便放手让号贩子组织排队,于是号贩子理所当然地把自己人都排在前面,且也并没有人在场排队,都是以板凳代替……最终,一张300元人民币的号,被号贩子要价4500元,整整高出原价15倍!
网友评论截图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理应成为首善之区。也许,正是因此,上述视频中,东北口音的女孩手指脚下之地呼喊“这大北京”、“这是首都啊”时,声音随之哽咽……是的,作为首都,北京集中了全国最好的资源,这其中就包括医疗资源。如果说这种集优势资源于一地的格局有其历史成因的话,那么,号贩子的存在则从恶的一面凸显了这种资源格局的不平衡性。
最关键还在于,这种号贩子霸占部分甚至大部分优质医疗资源的现象,竟然成了这种医疗资源布局不平衡的一部分,也在相当程度上润滑了这种不平衡体制的持续运作。紧俏的优质医疗资源,在号贩子的加价之后更显紧俏;于是,号贩子的价格就成了“优质优价”所依据的“市场价”;再于是,优质医疗价格被不断加价,号贩子便不断抬高“市场价”……许多医院对号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难道仅仅是因为根除号贩子的种种难处?
号贩子难治。这种说法,纯属有责公权力的推托之词。如果“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海淀网友”和“丰台劝导队”尚且能够“隔墙”发现不轨行为的话,那么,类似号贩子这种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破坏公共秩序、非法牟利的事情,公权力还有什么理由说发现不了、难以解决?依此而论,号贩子不根除,或曰没有办法根除,皆可推断为相关有责的公权力在此所为只是假模假式做做样子而已。不信?那不妨将此问题交给类似“朝阳群众”的组织一试。
排队在中国历来是一个问题。不要说在获取稀缺性资源时的排队,就是在获取非稀缺性资源时的排队,人们也常常是不分性别地前胸紧贴后背,生怕有人见缝插针。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人获取资源的途径相对增多,发展机会空前增多。但是,物质的相对丰富,供求关系的相对松弛,并没有相应地改善人们在排队时的心理紧张状态。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人们苦机会不公久矣,以致在机会确定到人头时,也要争先恐后一番……这究竟是谁的错?(原文标题为《她凭啥说“这个社会就没啥希望了” 》)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看病女,黄牛,专家号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