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小区拆除群租违建后帮居民重建小别墅,成本由政府承担

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实习生 李玥娴

2016-01-29 19: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东方网 资料图
上海闵行区华美路100弄是一个别墅小区,建成时曾有39栋独栋别墅。可是自2012年起,这里曾经独门独院、精致小巧的别墅房纷纷“变高变胖”,变成了臃肿不堪的“楼房”小区,每层楼都齐整整地新开了十多扇窗户,群租现象在这里滋生并不断蔓延开来,大量外来人口不断涌入,小区环境也变得越来越脏乱。
为杜绝安全隐患、整治环境,闵行区相关部门将违法建筑予以拆除,其中推翻了20户严重“变形”的楼房,并帮助业主重建了崭新的小别墅。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质疑,业主违章搭建群租牟利,属于违法在先,为何政府还要出资对拆除的违法建筑作补偿。2014年上海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违法建筑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强制拆除费用由违法建设当事人承担,并处以1万元至10万元的罚款。
2016年上海“两会”上,上海市住建委城管处回应表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让违法当事人承担拆违成本,从情理上以及执行中来看,都比较困难。目前上海大部分的拆违成本都是由政府承担。
近40户的小区曾住了上千人
2016年1月21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来到华美路100弄别墅小区施工现场,小区门口停有两辆小型吊车,正在对小区的煤气管道修缮施工。进入小区,一天一夜的雨水让路面泥泞不堪,但两旁整齐排列的全新三层小楼却显得格外干净漂亮。记者发现,这样新建的别墅在小区内共有20栋,尚未有业主入住,目前已进入工程收尾阶段。
和这些全新别墅形成鲜明反差的,则是小区内散落在角落的几幢老别墅,它们大多外观陈旧,院内堆放各种杂物,显得十分拥挤,里面居住的都是租户。记者在小区内遇到一名自称是租户的居民,她透露,小区内的新别墅是政府拆违后为业主重新修建的。
上世纪90年代,华美路100弄小区建成,拥有39栋别墅。从2012年,该小区便开始出现违建,有业主以房屋质量问题为由,在未经任何行政许可的情况下,开始翻建出租,其他业主看到了生财之道,纷纷跟风,且越搭越夸张。原本拥有独栋双层别墅的34户居民想方设法地使别墅变高、变胖,改造成五六层的“廉价公寓”用以群租牟利。据统计,截至2014年年底,小区内违建面积超过14200平米,原本只能容纳近40户的小区挤入了上千人,外来人口不断增多,一旦有突发状况,消防车、救护车很难驶入。
租户说,当时违建后的楼与楼之间距离更近,连一辆小轿车都通不过。“里面的布局就跟学生宿舍似的,一层楼约有七八个房间,每间租住给一户人家,租金根据房型大小在500-1000元不等。”
政府出资拆违并帮居民重建房屋
面对如此大体量的违法建筑以及严重的安全隐患,2014年年底,闵行区拆违办开始针对华美路100弄进行综合整治,由区政府专项拨款。至2015年5月,违建拆除工作基本完成,除了拆除14户别墅的违建区域外,还推翻了20户严重“变形”的楼房。之后,由闵行区建管委牵头筹划、华漕镇和新虹街道参与的别墅重建工作也逐步展开。截至2016年1月初,20幢拆毁别墅的重建工作已完成95%。
在重建时,一些小区业主也时常来到施工现场,密切关注重建进展。“一开始说要拆掉我们的房子,(我们)当然不同意。后来他们又说拆除后可以给我们建新房,但是签约以后我这心里还是不放心,看不到重建后的房子始终觉得不踏实。”违建房拆除之后,小区住户陈先生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几乎每个礼拜都会过来看看新房的建设情况,直到新的别墅有了雏形,他悬着的心才落下。
新建别墅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拆违由闵行区政府出资实施,在未受罚款、无需支付拆违成本的情况下,居民最终与政府达成协议,拆除率达到100%。闵行区最严重违建小区被政府成功“啃下硬骨头”。
澎湃新闻记者就此事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他们则有不同的看法。有市民认为,这些别墅的住户都是农民,根深蒂固的想法认为自家房屋所在土地都归自己所有,想搭建多少楼层都可以。“政府拆了他们的房子,并未向他们索要拆除费用,也是人性化的安置方法,合情合理。”
也有市民提出:“为了赚钱,他们违规在先,之后还要政府提供帮助再给他们把房子重建起来。政府这不是用我们纳税人的钱给违法者作补偿吗?”“难道拆违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处罚?不痛不痒?要是以后再搞违建,政府岂不是又要出钱重头再拆一次?”
对于可能存在的违建“回潮”现象,闵行区华漕镇规建办负责人也曾表示,继续加强对业主们的违建宣传和教育。
律师:莫让社会对法律产生不敬畏心理
2015年,上海大力整治违法建筑,其中,闵行区许浦村违法建筑57.7万平方米,浦东新区张江镇的“最牛违建”等均被拆除,取得了整治效果。不过,澎湃新闻记者发现,这些违建的拆除过程中,大多都由政府承担拆除成本。而华美路100弄别墅小区的案例中,政府出资拆违后又帮助违建者重建房屋,则被法律界人士评价为“夸张离奇”。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恒建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潘书鸿表示,2014年上海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违法建筑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强制拆除费用由违法建设当事人承担,并处以1万元至10万元的罚款,同时,对设计、施工单位等其他违法建设当事人也强调了处罚规定。
他说,违法建筑之所以多,且拆起来难,最关键的原因是违法成本低,而政府在纠正违法的工作中却要耗费较大的人力财力。“为求高效,政府承担了花费,却忽视了法律对违法者的处罚。”
潘书鸿进一步表示,如果政府一味地大包大揽和迁就,在很大程度上只会助长、纵容违建的不断滋生和回潮,也会让社会产生对法律的不敬畏心理。
“拆违对当事人冲击很大,以稳定为主”
一位从事十多年城管执法工作的基层城管队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在上海这个房价和房租都比较高的地方,一些业主加盖违建后,增加面积用于出租或自住,如果短期内不拆除,其获得的收益远远大于建设成本;如果将加盖的面积也出售的话,获利甚至可达上百万。但一直以来对于居住区内违法建筑的处罚力度太低,最大的处罚为拆除,政府却因此付出巨大的成本。
“真正到强拆步骤,需要专业的施工队伍人员和相应的机械设备,每平方米的拆违成本可达数百元,目前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由政府承担。”该基层执法队员指出,为求长效监管到位,上海应该根据《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违法建筑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的处罚规定依法执行,对依法拆除的违法建筑一律不予补偿,并由当事人承担拆除费用。如当事人不愿意承担费用,可以由法院采取相关的司法手段进行强制执行。
在2016年上海“两会”上,上海住建委城管处副处长王明强向澎湃新闻表示,根据《行政处罚法》,如果违法当事人不主动履行拆除义务,由政府强制拆除的话,强制执行的费用和成本由违法当事人来承担,当事人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政府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但是,目前上海大部分的拆违成本都是由政府承担。让违法当事人承担拆违成本比较困难,更不要说处罚了。”王明强说,一方面法院执行不到位,遇到阻力,另一方面政府也要考虑社会面上的平衡,要考虑社会的稳定性。“拆违过程对一个人的心里冲击是很大的。政府面对违法当事人,要考虑以稳定为主。房子拆掉了,还要向他要费用,情理上、执行中,都很难做。”
王明强透露,目前,上海松江等个别区县正在试点对违法搭建的当事人进行适当的处罚,尽管效果不错,但仍不具备在全市范围内推广的基础。“我们也在探索今后能否在法律的支撑下,适当地向违法搭建的当时进行惩罚机制。”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群租,违建,华美路100弄

相关推荐

评论(1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