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重点智库论坛|浦东如何做到高水平制度型开放

澎湃新闻记者 田春玲

2021-08-30 11: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27日,首届上海重点智库论坛在上海白玉兰广场举行。来自上海的智库专家、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等党政部门、企业界人士就“浦东高水平制度开发与高质量发展”问题,从世界经济、国际法律、全球治理等不同视角展开深入研讨。8月27日,首届上海重点智库论坛在上海白玉兰广场举行。 查建国 摄

8月27日,首届上海重点智库论坛在上海白玉兰广场举行。 查建国 摄

上海重点智库论坛聚焦中央和上海市重大决策需求,发挥上海新型智库的整体优势,组织专家围绕事关国家大局和上海发展的重大战略议题开展智库研讨,积极建言献策。
上海市宣传部副部长徐炯在致辞中对近些年上海的智库建设给予充分肯定。他表示:去年5月首批上海市重点智库设立以来,全市智库建设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目前全市已初步形成以国家高端智库为引领,市级重点智库为支撑,其他智库为补充,布局合理,分工明确的新型智库体系。
徐炯指出,上海市重点智库论坛要坚持精益求精、宁缺毋滥,不盲目追求数量和规模,不搞“大水漫灌”式的“贴牌合作”,每一场论坛、每一次研讨都要办成精品和标杆,会前有选题谋划、会上有思想碰撞、会后有成果推出,使参加者引以为豪、听闻者充满向往,真正形成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的智库品牌。
论坛由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彭希哲教授主持,复旦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陈志敏出席会议并致辞。 
金融如何更高水平开放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就“金融高水平开放”问题发表主旨演讲。 
孙立坚:今天脱实向虚的资产泡沫的问题,是金融的本质没有很好地重视带来的。金融的本质实际上是两点。第一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不是输送资源是资源配置,而且是跨期资源配置。另外,金融非常需要一个良好的风险分担机制,这才能够形成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社会激励,才能使这个社会收入分配驱于公平,才能确保金融能够持续地在实体经济的发展赛道上承担它应有的作用。
金融高水平发展机制,关键是要金融发挥出价格发现、流动性保障、风险分担、信息披露、公司治理、价值创造等六大功能。
如何在今天高水平的开放当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而不是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上海市政府要继续发挥“放、管、服”的特长,今天金融科技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可以降低监管的成本,但是光有监管科技并不能够承担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体制所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上海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一定要强化“三化”,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如果“三化”目标做不到,我们的“放、管、服”就不能起到很好的“3+6”的效果。
今天中国能不能把需求端的机会抓住,关键是金融供给侧改革,中国的比较优势不是欧美的财富金融,也不是德日系的关系性金融,我们更多的是如何让金融嫁接在中国的制造链上,继续发挥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功能,以此来带动资管中心的业务场景,带动今天内外循环的市场活力。中国有非常强大的二元市场,我们既有长尾效应的线上市场,又有今天沿海城市先发展起来的高端消费群体的市场,上海一定要把全国三四十年积累起来的高储蓄,汇聚在上海金融中心的平台,做好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不是简单地用金融开放寻找商机。如果我们没有做好供给侧改革,我们高水平的开放就可能重复日本当年的场景,也可能重蹈东亚危机的覆辙。 
浦东引领区投资“四件宝”:利润高,成本低,机会多,管得少
上海法学会国际法研究会会长龚柏华教授就“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发表主旨演讲。   
龚柏华:浦东“十四五”规划提出要“构建高水平国际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制度体系”,强调了制度体系改革和建设的重要性。回顾改革历程,我们有些制度设计初衷也许是好的,是做篱笆墙挡住野狗野猫混进来,但随着投资环境建设推进,这个制度篱笆很可能成为妨碍市场主体公平进入的“断头路",成了制度壁垒。从这个意义上说,浦东引领区制度型开放就是要修剪制度篱笆,放入更多自由飞翔的市场主体,昆鹏和小鸟,成为跨国公司及中小微企业投资创业的乐土。
为什么要强调浦东制度型开放?因为制度型开放是基于法律和规则的开放,它通过一致性、预见性和稳定性这“三性”营造更高水准的营商环境。
浦东要作为引领区就要主动对标国际高标准,寻找改革的外在推力。这种国际高标是动态的,并需要经过接地气对接消化成为可参照的最佳实践。目前主要是有重点地对标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规则高标准、开放高水平。如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新规、劳工和环境可持续发展要求,政府监管高效透明、反腐败合规经营。浦东引领就是要先人一步,如WTO正在谈《投资便利化协定》,浦东就可先试其中“高难度动作”。
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在自贸试验区和新片区中,主要还是通过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即负面清单来实现的。浦东可继续发挥引领先试功能,将负面清单所蕴含的制度型开放理念,从目前的“非禁即入”升级为“非禁即可”,从制度层面上解决“准入不准营”壁垒问题。
浦东首推的负面清单,带来了制度型革新理念,即将绝大部分外资准入从审批制改为备案制,从而释放制度改革带来的投资自由和便利化红利。浦东通过制度型开放已获得了众多深化改革的灵感和经验,如告知承诺书,一业一证。负面清单完善下一步不能只强调“减负”,更重要的是“增亮”,即可预见的透明。中欧投资协定中涉及到的透明度制度设计值得浦东在引领中借鉴。
浦东引领区的投资吸引力在哪?或许可用通俗的“四件宝”来表述:利润高、成本低、机会多、管得少。    
浦东在数字贸易方面如何作为
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国际贸易室主任沈玉良教授就“数字贸易规则”问题发表主旨演讲。    
沈玉良:原来浦东新区的国际贸易中心是以外资总部为主。在“数字促进贸易”的第三代贸易来临之际,新的增长点是什么,新的引擎是什么。我认为两点最重要,一个是继续吸引各类总部企业,特别是外资、中资数据制造和服务大企业,重点发展内嵌数字参数的新一代数字产品,例如3D打印等,以头部企业为主形成数字贸易生态圈,浦东新区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应该在新一代贸易发展中起到领头羊作用。第二,浦东要培育本土的头部数字制造和服务企业,要通过优化浦东新区的营商环境来形成新一代企业成长的良好环境,要有孵化平台。
提出三点政策建议:
第一个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提出建设国际数据港的要求,要率先自主开放部分电信增值服务,一是扩大互联网数字中心业务,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业务处理以及信息服务业等外资股权比例。对与数据进出境相关的业务,应该在《网络安全法》和《数据安全法》条件下,以数据安全和风险控制作为业务开放前提。二是试点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进一步扩大服务贸易在跨境交付领域的开放。    
第二个要深化改革,一是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充分利用数字技术实现政府间协同监管,提高治理能力。二是与浦东数字经济建设相关服务业务中试点数字服务提供商和数字服务提供者的资质认可试点,特别是在专业服务等细分领域资质认可制度改革。三是要改革现在的监管制度和运行体系,形成与数字经济相适应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    
第三个加快推进浦东新区的城市数字化和产业数字化推进步伐,不断优化数字营商环境。    
浦东如何做好前瞻性税则设计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教授就“跨国税收协调”发表主旨演讲。    
章玉贵:短期内,我认为低税对中国的影响不是特别大,但是低税有一个蝴蝶效应,今年1-6月份我们目前吸收外资还可以,但是这里面外资的风向标是根据税基来的。我们怎么办?一个就是我们应该保持敏锐的风险直觉,要提升对税则的理解,关键是怎么样适配型修订。
浦东要做前瞻性的税则设计和支持引领区建设,一个是区域立法,制度确定最低税和税收征收方式,对从事离岸业务的企业和所得税给予一定期限内减免或者低税率优惠,对境外机构基于离岸人民币资产的投资收益在一定时间内减免,它的资本性质税收,还有公司型创业投资企业的所得税试点政策性减免,这里面有的已经在做了。还有继北京之后,上海的S基金交易平台也在做了,目的就是有利于吸引境外产业和经营资本参与建设,有利于创投市场的发展,有利于科创板引入离岸人民币的交易,以及人才跨境流动的营商环境,催生类似当年“华尔街+硅谷”的化学反应。 
浦东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内如何引领
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院教授沈国兵就“浦东打造知识产权保护新高地,发挥好引领区的作用”问题发表主旨演讲。
沈国兵:浦东在知识产权保护这块新高地怎么引领?
第一,知识产权法院于2014年12月28日就在浦东成立了,未来要考虑如何完善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的数据库和专家团队。另外,浦东现在已有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版权服务中心、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国际运营(上海)试点运作平台,这对上海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机遇,怎么样应用好知识产权保护交易,企业怎样就知识产权被侵权索赔,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如何评估,这些都是浦东打造知识产权保护新高地需要进一步培育和建设提升的。
第二,通过提升知识产权保护、推进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根本上需要企业进行大力创新来推动,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企业创新的成果。保护企业创新动力主要讲有两点:一个是纳税,按照世界银行发布的《营商环境报告》,我们现在企业的纳税跟国际上相比还是比较高的。可通过浦东试点,重点降低企业总税收和缴费率,改善报税后流程管理等来降低企业成本。另一个就是交易上的一些瓶颈,包括获得信贷、跨境贸易等问题上的瓶颈,按照世行标准我们在这些指标上分数比较低,上海需要在这方面继续努力。
如何保护知识产权?首先需要专业化的队伍,包括国际知识产权规则、无形资产评估、法律和税收等各方面专业人才,我们讲浦东陆家嘴金融区要搞35万金融从业人员,因此,未来的专业化团队建设和发展上应该没有问题。还有,就是专业化的企业知识产权数据库怎么样方便查询?这个企业有没有跟我的企业同类的涉嫌侵权?中国的企业知识产权数据库和无形资产评估数据库怎么建设以及如何检索?外资企业和研究者到中国来投资,如何评估其相关的无形资产价值?这就需要充分发挥好浦东新区引领知识产权保护新高地的作用。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浦东引领区建立一个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评估数据库,由专业化的知识产权国际法规专家、专业化的知识产权无形资产评估师和税务师、专业化律师事务所,以及十几万专业硕士毕业生加盟进来,国内外企业一涉及知识产权涉案向法院起诉,就想到来浦东进行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价值的受损评估,并首选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打官司。同时,浦东陆家嘴金融区积极做好知识产权服务的后续金融服务工作。
据此,以打造知识产权保护新高地、提升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为契机,充分发挥好浦东引领区的作用,推动浦东开发开放再出发,进而推动上海高质量发展,充分发挥好长三角一体化的龙头引领作用。
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殷德生、上海国际贸易学会会长黄建忠、复旦大学数字经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许多奇、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陆家嘴管理局副局长梁庆、上海市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院长徐建等专家学者参与了上述话题的讨论。    
本次论坛由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主办,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承办,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上海市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复旦大学—金光集团思想库协办。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沈关哲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重点智库论坛,浦东,高水平制度型开放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