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卧底传销救出父母:洗脑时用手机录音,在厕所传出证据

锁千程/成都商报记者

2016-01-30 08: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片头
在一家网吧内,21岁的刘宁坐在电脑前,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NBA比赛视频,一边和身旁的老爸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会儿,老爸睡着了,刘宁赶紧钻进厕所,拿出手机向二姐夫汇报情况……4天前,怀疑父母及大姐进入传销组织,刘宁从湖南飞抵成都,进入传销组织“卧底”,在父母身边搜集证据,一出惊心动魄的现实版《无间道》上演了。接到刘宁二姐夫的求助后,成都商报记者展开暗访调查,配合刘宁“营救”他的亲人。
第一步:进入“组织” 朋友作幌 相约见面
1月29日,警方采取行动后,小刘劝说父母。
1月26日凌晨,刘宁乘飞机到达成都,随后在火车北站一家小旅馆凑合了一夜。清晨,他早早醒来,与二姐夫的朋友肖先生取得联系,由肖先生开车送他到温江。据刘宁了解,父母及大姐就住在温江相邻的两个小区之中。
“刘宁从湖南过来了,我和他现在刚到温江,叔叔阿姨你们住在几栋几单元啊?”肖先生拨通了老刘的电话,可是老刘却不肯见面,转而通过微信与儿子联系。
“爸,肖哥的儿子满周岁,我到成都喝酒,顺道过来看看你们!”刘宁解释,为了让父母打消对他的防备与疑虑,于是利用二老都认识的肖先生当幌子。聊了几句之后,父亲称在外面,约定下午见面。
第二步:打探虚实 旁敲侧击 父母生疑
下午2时许,一家三口在温江一小区门口重逢。阔别多时的至亲再相聚,少了一分激动,反而多了一丝警惕。
父母住在一电梯公寓的三居室里,除了二老,还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是他们的湖南老乡。大姐并没有住在这里。
“聊天时有点生疏,问事情感觉又故意瞒着我。”刘宁说,在空房间安顿好后,他就和父母拉起了家常,但没有询问二老是否在“搞传销”。
“爸,你在这边做什么工程啊?”在家吃过晚饭,刘宁试探性地发问,老刘没有正面回答。“我知道你不是单纯来喝酒(肖先生儿子的周岁酒),爸爸在这里没有做工程,是做另外的,具体是啥子你花5-7天听听就知道了。”老刘的一席话,令刘宁更坚定了自己最初的判断。
第三步:坐实传销 接受“洗脑” 悄悄录音
1月29日,民警在搜查关系网和传销资料。
27日清晨,妈妈外出买菜,刘宁则跟随父亲及同住的湖南老乡,来到相距不远的另一个小区。
刚到大门,刘宁放缓了脚步,盯着小区名字在心中反复默念,暗暗记下了小区名。走了几步,就到了单元楼,刘宁开始四处张望,似乎是在欣赏小区的绿化。趁父亲及同乡不注意,他赶紧掏出手机记下了“10栋X单元”。
“投资3800元,2-3年后回报360万元!”进入房间后,一名年轻女性与他拉起了家常。10多分钟后,她开始给老刘、刘宁及湖南老乡上课。提到360万的巨额回报之后,该女子特别强调“这是国家解决就业,拉动民间资本”。
1个小时后,下课了,离开时,刘宁又刻意留意了房间的门牌号,并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三人又转战到该小区另一住房,又是1个小时的课程。刘宁是个有心人,掌握到上课内容就是“洗脑”后,他听课时就会把手机扣在桌子上,悄悄录音……刘宁注意到,这种课每1小时一节,每上一节课就换一个地方,他暗自记住了所有上课的地点。
按刘宁的说法,授课的核心内容就两点:一、这个很赚钱;二、国家“支持”。
第四步:传递信息 老爸睡着 厕所传信
“27日全天、28日上午,我搜集到了8个房间信息,见了7个参与传销的人,录音6段!”刘宁说,掌握的信息,他都会想办法尽快传给身在湖南的二姐夫,“发了之后我会立即删除,避免被其他人看见!”
但信息传送出去却不容易,除了睡觉,父亲几乎全天候跟着刘宁,他没有机会将信息发出去。27日晚上,饭后刘宁提出到街上走一走,老刘执意要陪同。“我本来是想出去给二姐夫打电话,汇报一下了解到的情况!”计划被打乱,刘宁走进了一家网吧,打开电脑看NBA比赛视频。老刘搬了一根板凳坐他旁边,两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一会儿功夫,老刘睡着了。刘宁赶紧起身钻进厕所,用微信和二姐夫联系,将一些关键证据传递出去,之后删除。
第五步:寻求帮助 求助商报 警方行动
1月29日,民警带走涉嫌传销人员。

随后,刘宁的二姐夫在湖南向成都商报求助,希望成都商报能帮助刘宁“营救”出亲人。28日下午,刘宁向成都商报记者提供了他搜集的证据,并详细讲述了他的“卧底”经历。随后,成都商报记者将调查了解到的相关情况汇总后,向温江警方进行了反映。
经警方部署,29日清晨7时30分,将对可能涉及传销的窝点进行定点清除。
第六步:等待行动 父母再疑 巧妙化解
“警官,我想问问温江大学城附近有什么玩的?”做完笔录,临走前,刘宁向民警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原来,一下午时间,父母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他回去上课,他借口去大学城玩儿了。
“我去大学城那边吃了些小吃!”回家时,父母多少有些起疑,还好刘宁早有准备。恰好,这一天是刘宁妈妈的生日,他还特意买回去了一盒巧克力,妈妈很是喜欢。父母的疑虑,也很快打消。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夜。躺在床上,刘宁怎么也睡不着。他有些担心,大姐还不知身在何处。“我给大姐打过电话,她说在外面耍,晚几天才见我!”刘宁相信,大姐应该也在传销组织中,他想带着爸妈和大姐一起回家过春节。
想起这些,刘宁心中有些紧张又有点激动,到了凌晨四五点才眯了一小会儿。很快,闹钟就响了,他开始通过微信与民警进行沟通。
“已经在小区,我们等下敲门你再开。”“别敲,发信息(我就来开门)。”…… 29日清晨7时30分许,温江公安分局经侦大队联合柳城派出所,出动警力20余人,对前期摸排掌握的传销窝点开展了统一行动。
直到警察到来,刘宁的父母才意识到,原来“卧底”正是自己的儿子。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自始至终,父母没有与刘宁说一句话。
民警称,依据刘宁提供的线索,以及此次清查行动掌握的情况,警方将对尚存的传销组织展开进一步的调查。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在此次行动中,温江警方现场挡获涉及传销人员10余人。经询问,被挡人员均系被他人以“搞资本运作”名义蒙骗而来,经核实违法行为较轻。经过公安民警耐心细致的讲解、说服教育,上述人均能够认识到参与传销组织的危害性,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处理,公安机关将把这10余人全部遣返回原籍。
片尾 说服
在柳城派出所里,老刘坚决否认自己参与传销。“警官,能不能让我和我妈妈聊一聊?我觉得我可以先劝劝她!”刘宁希望用亲情打破僵持的局面。
坐下来之后,刘宁掏出手机,向妈妈娓娓道来。“给你们发的那本白皮书,根本不是官方的!”刘宁用网上搜索到的信息,驳斥了之前老师们授课时提到的“白皮书”的权威性。
其次,刘宁又从税率上进行了阐述。“让你们缴税,上税的比例是有相关规定的,这里的缴税比例根本和国家的规定不一样!”又是一番专业的分析之后,见妈妈的态度有些动摇,刘宁立即开打“亲情牌”。
“你们想挣钱无非也是给我们(子女),我们不要你们的钱,而且现在我们都不支持你们这样做。把亲朋好友劝起来,今后别人怎么看我们?”刘宁对妈妈的劝说,算是初战告捷。
经过5个小时的反复劝说,下午1时许,老刘也终于承认,以他、妻子、女儿的名义,已投入20余万元。同时,他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机关联系大女儿。
对白 “不是出卖他们, 是为了他们好”
成都商报:担心自己暴露,有安全问题吗?
刘宁:他们是我最亲的家人,不管怎样,我都要救他们,但担心肯定是有的。
成都商报:想过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吗?
刘宁:被他们控制。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湖南老乡,我也不确定他是传销组织里的什么人,所以做什么事情时我都还是很小心。
成都商报:警方清查行动时,为何不愿面对妈妈的目光?
刘宁:感觉还是有点出卖家人的感觉吧。但我觉得我不是出卖他们,是为了他们好。他们肯定知道是我报的警,但没有责怪我。
成都商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刘宁:找到姐姐之后,我们一家人回老家过年。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

相关推荐

评论(1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