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严禁燃令经受“迎财神”考验,外环线内实现基本无燃放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2016-02-12 12: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果说除夕是期末大考,那么初五凌晨则是高考。”上海浦东洋泾派出所所长朱海霞表示。
在迎财神的风俗下,《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要面临更严峻的考验。初五凌晨1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上海市公安局了解到,初四至初五凌晨,上海外环内实现基本无燃放。
澎湃新闻从浦东、杨浦、嘉定、虹口相关派出所了解到,相比除夕,民众在初五“迎财神”燃放烟花爆竹的热情更高涨,燃放烟花爆竹的数量也更多。为此,上海公安机关制订了更高的勤务等级,初四至初五期间,原定外环线以内一级加强勤务等级重点时段由2月11日16时至12日早7时延长至12日中午12时,原定外环线以外区域一级勤务等级重点时段由2月11日16时至12日早7时延长至12日中午12时。
虹口棚户区:社区民警年初四收到烟花爆竹
2016年2月11日,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民警与平安志愿者一同在辖区内巡逻。
初五零点刚过,虹口区张桥居委辖区一棚户区一片静谧。这块棚户区内路径复杂,道路狭窄,仅容3人并排通过,加上照明设备不足,整个棚户区显得十分昏暗。每到晚上,王贵富都要拿着手电巡查。王贵富是张桥和泾东居委的社区民警,他表示,往年此刻,燃放爆竹的碎屑已经像红地毯一样铺满街面。
据王贵富介绍,他的责任片区棚户简屋多,禁放烟花爆竹管理难度较大。“这里经济条件较差,改善生活的愿望很强烈,特别喜欢通过放烟花来寄托这种愿望。”通过志愿者、居委会、社区民警一遍又一遍的走访劝导,从居民到小商贩,不少人上交了烟花爆竹,这个棚户区今年格外安静。
2月11日19时,王贵富照例在辖区巡守,在沙虹路351号,一位居民喊住了王贵富,他手上提着一袋烟花爆竹。该居民表示,这是去年儿子结婚时剩下的烟花,特地留到迎财神,现在民警和志愿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根本无法燃放,索性上交。王贵富表示,对于上交烟花爆竹的居民和商贩,他总是带着感谢的心态,“在劝导和普法的过程中,诚恳是最重要的,如果得不到民众的配合和理解,不是僵掉了吗?”
据虹口区嘉兴派出所所长田飞介绍,在全所的社区民警中,王贵富收缴到的烟花爆竹达到11万多响,全所第一。
杨浦大学路:“一铺一人”严密管控
2016年2月11日,晚23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民警与平安志愿者一同在街面巡逻。
“对大学路来说,今晨‘迎财神’ 才是一场真正的考验!”2月11日18时,华灯初上,杨浦公安分局五角场派出所执法办案队警长仇彦健带队再次进行“扫街”检查。
五角场大学路是杨浦近年来兴起的一条集餐饮、休闲、居住于一体的商业街,因其“文艺范”受到不少年轻人追捧,生意火爆。在总长不过两公里的道路两侧,云集了16家餐饮饭店和60余家零售商铺。五角场派出所副所长林军介绍,往年大学路是燃放大户,商户对“迎财神”观念非常重,基本整条街“红毯满地”,没有不放的商户。松饼屋老板孙先生介绍,“今年连买烟花的店都关门了,我也不放了,早点回家休息。”据其介绍,往年他总要买近千元的烟花爆竹赶在初五零点燃放。
除夕夜平稳度过,但仇彦健和警组同事们不敢懈怠。根据往年的经验,大年初四晚上才是大学路燃放烟花爆竹的“高峰”时段。为了防止偷偷燃放,巩固除夕夜禁放工作成果,初一至今仇彦健与同事坚持每天对大学路进行“扫街”。
据杨浦公安消防支队防火处李祥麟介绍,从春节期间火情来看,禁放效果相当明显。接警量大概下降了百分之七八十左右,基本上以虚警为主,出水的情况只有一起居民火灾,是因为电器老化。由烟花引起的接警量为零。
浦东居民小区:法国女士担任志愿者
2016年2月11日,上海浦东,来自法国的平安志愿者柯哈丽正在与社区民警交流。这是柯哈丽在中国度过的第10个春节,与往年不同的是,她今年多了一个新身份—平安志愿者。
作为浦东“门面”的小陆家嘴和八佰伴商圈,辖区内重点楼宇单位、观光景点和餐饮商铺林立,春节更是一番“闹猛”景象。为实现辖区内烟花爆竹“零燃放”的目标,年前,陆家嘴治安派出所牵头走访辖区76栋楼宇内物业和企业代表、78家相关餐饮商铺,入户入单位开展禁燃烟花爆竹相关宣传,组织消防课程培训,发放禁燃《告知书》和《承诺书》。
陆家嘴治安派出所所长张冀飞表示,派出所年前就着手排摸,对辖区内承接婚庆喜宴业务和初五迎财神等有燃放烟花爆竹习惯的单位专门组织了座谈。“开始有一家饭店因要承办婚宴,对禁燃条例心存侥幸,觉得罚款就能对付过去。”了解到这个情况,副所长朱骏玮“三顾茅庐”,告知店方可能会受到行政处理,终于让该店经理意识到禁燃工作的重要性和严肃性,主动购买电子鞭炮。
紧邻陆家嘴的梅园新村派出所辖区内拥有多个高档社区,60%以上为外籍人员。社区民警郑红梅负责的汤臣一品及仁恒滨江园均属于高档社区,小区内有较多外籍人员、华侨及港澳台人员。往年,这里燃放烟花爆竹的习惯非常普遍。“都是大烟花,一放就是好几十万响。”仁恒滨江园居民区党支部书记唐佳介绍。
郑红梅发现,这些人员在以往春节期间也有燃放烟花爆竹的习惯,郑红梅编写了英文版的“禁燃禁放”宣传告示张贴在小区内各出口处,并在小区出入口处的LED显示屏上滚动播放,还在“洋太太”等业主微信群内、朋友圈内广泛转发。“专门有涉外社工负责通过新媒体宣传。”郑红梅说。
来自法国的柯哈丽是仁恒滨江园第五届居委会的“洋委员”。已经在上海工作了12年的柯哈莉一直从事志愿者工作,今年首次参与烟花爆竹管控志愿者工作。“我主要负责和外国人解释新规,宣传禁燃。”柯哈丽说,洋居民都很支持并理解新规,没有遇到什么阻力。“尽管没有爆竹声声,但阖家聚会的气氛依然很温馨。”
2016年2月11日,上海浦东,洋泾派出所民警张文德正在接受记者采访。
对于洋泾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张文德来说,今年春节有些不同,这是他退休前最后一个值勤的春节,本可以选择休息,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可他却说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年初四晚上,老张早早来到了自己的小区,拎起手持灭火器和手电筒,带领居委干部、平安志愿者和居民一起,深入小区的各个角落开始检查。老张说:“虽然我即将退休,但这次的烟花爆竹管控工作关系到小区的平安,我一定要坚守岗位到最后一刻。”
嘉定外环内区域:首次出动无人机巡查
“2月11日(初四),17时15分,在丰庄北路480弄23号收缴鞭炮2000响,高升8支。”这是嘉定真新派出所社区民警焦燕的工作日志。
从小年夜到年初五,焦燕一天也没有休息,自年初一到年初三,工作日志只有四个字“社区巡控”。
真新地区位于外环线以内,澎湃新闻从上海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了解到,临近外环的地区,不少居民不清楚自己是否在外环线内,抱着侥幸的心理燃放烟花爆竹,实际上更难以管控,基层民警的备勤力度不逊于中心城区。
春节前,焦燕在所辖的丰一、祁连社区做了大量宣传工作,通过发动志愿者将告知承诺书发到每家每户,沿街商铺除了日常检查外,每一名店主都签了责任书。焦燕说,通过一条列管控“组合拳”,老百姓都知道这里禁燃禁放烟花爆竹。
年初四晚,焦燕带领社区平安志愿者巡逻到凌晨一点,回到所里必须让自己尽快入眠以养足精神,因为年初五早上七点,她还要接同事的班,这也是基层民警春节工作的一个缩影。
焦燕对年初六充满期待,这是春节里她唯一的休息日。夜深人未眠,在岗在职,付出总有回报,她说:“安静的夜空,是对她和同事的工作最大的褒奖。”
除了路面巡查,嘉定还首次出动了空中无人机,在22楼楼顶起飞20米后悬停空中拍摄,同时与街面视频巡逻和小区内部实兵巡逻叠加,实时记录下真新辖区内的空中画面,不间断地传送到烟花爆竹管控工作临时指挥部,实现了无盲区的全方位监控。因为受制于风力、电力,航拍器只能飞20分钟左右,如果风力不大,今年还要继续探索在不同天气条件下飞行。
责任编辑:苏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烟花爆竹 春节无燃放

相关推荐

评论(49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