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精到底是什么精?

戴桃疆

2016-02-12 1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三打白骨精》中反派角色巩俐成功喧宾夺主,把白骨精的故事成功演绎成国产安吉丽娜·朱莉与理查兹·塞隆合体,整体气场非常强大。
作为烂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闹天宫》的续集,《三打白骨精》十分努力地避免了狗尾续貂,看过上一部的观众一定还记得郭富城是反派牛魔王,这一步摇身一变成了主角孙悟空,七十二变也是多端。
《三打白骨精》中反派角色巩俐成功喧宾夺主,把白骨精的故事成功演绎成国产安吉丽娜·朱莉与理查兹·塞隆合体,整体气场非常强大,叫人替导演担忧后面更加厉害的妖精要选择谁来演,毕竟原著中白骨精的战斗力非常之弱,没背景、没靠山、没兵器,本体唯一出场的机会就是死去的那一刻,白骨上刻着四个字“白骨夫人”,都被打死了才交代出死者是谁,非常凄凉。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是《西游记》中最著名的故事之一,它出现在颐和园长廊彩绘上、在戏剧舞台上长盛不衰,一次又一次地被不同版本的西行取经故事演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六小龄童版的《西游记》中,白骨精是一个纯粹的邪恶化身,贡献了《西游记》中为数不多的恐怖镜头,随着年代的不同,编剧们不断试图发掘这个妖精身上的故事,在这个妖精身上附会了许多的故事,这位本体只有白骨的夫人在吃唐僧肉这个作恶动机之外有了更多女性化的思维,白骨精之所以成为白骨精大抵可以归为恋爱不顺、看破红尘。
坏得越来越复杂的白骨精反而不如坏得单纯精彩。“三打白骨精”的故事之所以能够在某个特殊历史时期为政治要人用以借喻,在于恶的一方十分善变、而善的一方正义软弱且盲目。早在《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出现以前,古人就对善恶双方的特点有所了解。
南朝刘义庆集门客所撰的《幽明录》中曾记载过一则孝子与成精的狸猫的故事,与三打白骨精如出一辙。
晋海西公司马奕在位时,有位孝子的母亲去世了,因为贫穷,孝子没有财力安葬母亲,只能把母亲的灵柩移到深山里,搭起一间草屋日夜为母亲守灵。
有一天天色将晚时,有一个妇人抱着孩子来投宿,到了深夜,孝子还是没有同意,妇人硬是不肯走,抱着孩子睡在火边。孝子发现妇孺竟然是一只狸猫抱着一只乌鸦,孝子于是杀掉了狸猫和乌鸦,抛尸草屋后面的坑中。第二天,有一位男子来打探自己妻儿的下落,说妻儿昨夜在这里借宿如今身在何处。孝子回答说:“即有一狸,已打杀之。”男子不服,指责孝子“君枉杀吾妇,何得言狸?狸今何在?”孝子与男子一同到坑旁视察,发现坑中躺着一个妇人,男子于是绑了孝子去见官,要求官府对孝子处以极刑。孝子辩解称:“此实妖魅,但出猎犬,则可知魅。”于是官府放出猎犬,男子畏惧,现出原形,乃是一只老狸猫。官府射杀老狸猫,发现坑里的妇人尸体也化作了狸猫。
白骨精自然比成了精的狸猫要厉害许多,但故事的基本模式是相似的。动物成精化成人形,被人识破打死之后又化作人形,弄得真假难分,多亏孝子机智,否则恐怕要在尸首这般铁证面前被枉杀。孙悟空一定没有读过孝子的故事,说不定向二郎神借来啸天犬一用就能化解师徒关系的危机呢。
电影版《三打白骨精》试图丰富白骨精的形象,给白骨精增添了许多内心戏,把白骨精想吃唐僧肉的动机解构得十分复杂,因为对人性感到绝望所以觉得做妖更好,为了能够在妖道上保持超长待机而想要吃唐僧肉的理由仍然很牵强,不如原著中白骨精作为一个勇敢的吃货的欲望来得纯粹。
《西游记》第二十七回,白骨精被孙悟空带起的一阵风惊动,发现唐僧,惊喜地表示自己的造化到了,“几年家人都讲东土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可见白骨精是有家人的,白骨精被三棒打死后原形露出“白骨夫人”这一称呼也表明,白骨精即便父母不详,也是有丈夫的——古代男子也有以“夫人”为名的,可毕竟为荆轲打造匕首的徐夫人、以诅咒帮助获得军事胜利的丁夫人也是先秦两汉时期的事了,太过久远。
再看白骨夫人的家在哪里。化作斋僧少女后,白骨夫人自我介绍说:“此山叫做蛇回兽怕的白虎岭,正西面是我家。”假话只有部分为真才足以令人相信,倘若这句话为真,大抵可以推断出白骨夫人的身份。第二十八回讲道唐僧赶走孙悟空后,一行人“挑着行李西行。过了白虎岭,忽见一林丘。”到了黄袍怪的地盘黑松林里。
动画版《西游记》中的三打白骨精片段。
黄袍怪的夫人本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因与黄袍怪的真身奎木狼有私情,先下凡投胎,托生成宝象国三公主百花羞。三公主没有法力,她与黄袍怪的因缘已定,但从种种表现上看,原著中的三公主并没有表现出对黄袍怪的爱恋,反而有点像等待被解救的机智妇女,可以粗略地断定玉女在投胎过程中有损耗。
86版《西游记》中杨春霞饰演的白骨精。
可能就是这部分损耗造就了孙悟空所谓“潜灵作怪的僵尸”,只是一息执念与骸骨的简单组合,会一点狸猫都懂得的伎俩,没有帮手,没有权势,孤零零地守着白虎岭,一个靠小伎俩害人的僵尸不会掀起《生化危机》那种灾难性的后果,当然也不会出现电影中的群妖大战,巩俐饰演的这位白骨夫人比思念青梅竹马小狐狸的孙悟空更加离谱,这个形象将《三打白骨精》中对恶的善变、善的猜忌抛在一边,为作恶强行编造合理化借口,恶不再是善的绝对对立面,善对恶的征讨变成了一场双方力量的角逐,白骨精不再是少女、老妇、老翁,而是一个强势的中年妇女,《西游记》中最经典的故事被彻底曲解,白骨精这样战斗力低下的妖精要打三遍,其意义已经完全丧失了。
不过,无论《三打白骨精》是何等糟烂,仍然能够依赖着对经典作品、经典形象的消费赢得票房,不要忘记当年的烂片《大闹天宫》是如何在票房上碾压口碑良好的《冰雪奇缘》的。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三打白骨精》

相关推荐

评论(2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