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最严“禁燃令”见成效:销售额从近亿元降至不足千万元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2016-02-14 20: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最严“禁燃令”见成效:销售额从近亿元降至不足千万元
直击|除夕上海公安携30万志愿者严防爆竹,外环以内静悄悄【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13
2016年春节,上海实施了史上最严“禁燃令”。
从严格的立法论证,到高效的执法落地,“禁燃令”带给上海的,不仅是锐减的鞭炮碎屑,还有对未来城市公共管理的启发。
“这一关过得很漂亮”,2月14日,烟花爆竹的立法推手之一,上海市人大代表厉明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2016年2月7日,除夕夜,上海长宁区,民警和平安志愿者在黄金城道步行街上巡逻。 澎湃新闻记者 杨深来 图
立法提议者:“感觉人大特别重视这个事情”
2016年1月1日,新修订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
这是时隔约20年后,上海再次修改烟花爆竹管理条例。与上一版相比,2016年版的《条例》不仅将禁燃范围,从内环扩大至外环,还明确了处罚的金额数字,更具有可操作性。
2014年两会期间,上海市人大代表厉明提交议案,建议修订《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他还曾与138名人大代表一道,共同向市民呼吁春节期间不燃放烟花。
厉明回忆,2014年两会结束后,上海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召开会议,讨论这一议案。会场里,除了他,基本都是消防、公安、安监等部门的工作人员,“方方面面的部门都来了。”
他本提议,将禁燃区域从内环线,扩大到浦西的外环线和浦东的中环线,但最终讨论的结果是,扩大到全市的外环线,“力度很大,感觉人大特别重视这个事情。”
对于厉明的提案,大多数人大代表支持,还有些人大代表的态度是“又支持又反对”,他们觉得,这件事是对的,应该支持,但又很担忧,如果很难执行下去,还不如不颁布。
这些担忧,不无道理。中国禁燃,已有百年历史,但最初效果并不显著。
1907年,天津巡警总局发布公告,称鞭炮的“贩卖燃放 , 均于禁条”。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旧年俗的批判,《申报》屡次发文,以火灾等为由,呼吁上海市民“避免爆竹伤人”,但随着时代变迁,这些禁令最后都不了了之。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各大城市陆续颁发“禁燃令”。与其他城市一样,上海也曾出现过”禁燃令”与民俗民意相悖的争议。
“以前的执行力度和民意基础都不够,大家觉得,放放比较有年味,即使对环境有污染,也污染有限。”厉明说。
今年春节,是新版《条例》遭遇的第一场大考。春季前,厉明有点忐忑不安,“如果有人放,没有得到及时制止,就会得到效仿。
批发商:今年不再进货
这场大考,考验的第一个,是烟花批发商。
金麒麟鞭炮烟花公司,是上海唯一指定的烟花爆竹批发商。澎湃新闻从相关部门获悉,为了从源头控制烟花爆竹的销售量,政府有关部门多次和金麒麟公司沟通,最后达成共识,今年春节,金麒麟公司不再从外省市进货,仅销售去年存货,约5万余箱。
管住的,不仅是上游的进货渠道,还有下游的销售渠道。
2月7日,除夕夜,上海长宁区,民警向澎湃新闻记者展示当日小区居民主动上交的烟花爆竹。 澎湃新闻记者 杨深来 图
2014年,上海发出烟花爆竹销售许可证1400张,2015年发出697张,2016年,这一数字锐减至87张,而实际在售的销售点只有66个。
与此同时,销售过程也被严格监控。民警、消防警官和志愿者每天在持证销售点巡查,部分销售点还装上了监控探头。
同时,市民购买烟花,需要采取实名制。66个销售点里,共登记到18个户籍地址在外环线内的顾客,大部分人的实际住址在外环线外,住在外环线内的市民,已由民警上门劝阻。
烟花爆竹的销量,是“禁燃令”效果最直观的晴雨表。
一位烟花相关行业人士称,近年来,上海烟花爆竹销量,已呈逐年减少的趋势。
数据显示,2013年,上海全年销售额为9000多万元,2014年则为7000多万元。2015年是3000多万元,今年销量呈“断崖式”下降, “2016年,估计上海全年的销售额只有几百万元。”
执法者:全社会动员
这场大考,上海市派出了5万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在除夕夜、年初四和正月十五,实施一级加强警务,全员上岗。
民警、消防官兵与30万平安志愿者通宵达旦,对外环线内的7301个居民小区实行“守小区、守门洞、零燃放”措施。
12月31日,《条例》实施的前一天,长宁区新华街道梅安新村居委会主任孙元珍组织社区党员、居民楼组长、物业保安队长、居委会干部开会。
孙元珍回忆,“此后,几乎逢会必讲烟花爆竹的新条例。”
梅安新村居委会有十几个居民自治团队。每次小组开会,就宣讲新修改的烟花爆竹条例,同时也开始招募志愿者。
2月7日,除夕夜,上海静安区,民警与平安志愿者在小区内执勤。  澎湃新闻记者 杨深来 图
澎湃新闻获悉,上海有30余万名平安志愿者参与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在禁燃区域开展守护、巡查、劝阻工作。
上海市公安局法制办主任范宏飞表示,从执法操作来看,落实了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实现了法律效果和倡导移风易俗社会效果的统一。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肖敏对澎湃记者表示,在全国范围内,上海本次的“禁燃令”,效果比较好。
出乎厉明的意料,上海圆满经受了这样的大考,“这一关过得很漂亮。在社会上实现了共识,老百姓享受到了法律的红利。”
“以前一部法律颁布之后,往往投入的执行力度不够。违法的人没有得到很好纠正,遵纪守法的人就会感到很吃亏”,厉明说,“大家会慢慢意识到,违法就要承担后果。”
在他看来,本次禁燃令的执法过程,是一个很好的样板,对于未来上海的公共管理,提供了良好借鉴。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最严“禁燃令”,效果

继续阅读

评论(6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