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呵呵。无知宵小。吴老师的作品根本没必要炒作,因为受众的学识门槛高。你这样的看也看不懂。吴老师这样真正具备哲学功底的中国科学史研究者,凤毛麟角。
至于四大发明,毫不客气的说中国的所谓四大技术发明,得益于人头多的积累,更可悲的是,其技术革新的主要动力是上层的享乐。而不是像近代欧洲那样,技术革新的主要动力是资本扩张。
至于科学。吴老师“中国古代没有科学”的观点,其主要已经是中国古代并没有像古希腊-罗马时代那样构建有严密逻辑的范畴体系的自然哲学传统,和近代欧洲以来强调数理、实验的具备较强感官现象解释力与预测力的科学样式。没有这样的传统,并不能说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呢低人一等,更不能得出吴老师在贬低中国古代文化。如你这般,科学主义或工具理性沾满头脑的人,硬生生强调中国传统文化中必须有类西方科学传统,反而是不自信的表现,同时也会忽视中国传统文化中弥补西方现代性危机的成分,也就是因小失大
至于中国古代思想,你称吴老师在贬低更是无知之谈。吴老师的意思是中国传统中确实没有蔚然而生古希腊-罗马-阿拉伯智慧宫-文艺复兴-笛卡尔-……一脉的具有严密逻辑的范畴演绎哲学。并不代表中古思想就没有“返本开新”的意义,面对异己的传统——资本主义现代性,文化异生的中古思想反而因此具有别样的启发优势。由是,又何必强调“你有,我必须也有”,这反而是看不见真正价值和不自信的表现。
另外,爱国不是打着爱国旗号掩盖自己的无知与暴徒言行。
对吴老师:我一直喜爱您的著作,从超星上您的本科生课程《科学通史》,再到《时间的观念》、《技术哲学经典读本》几本库恩的译著,是我受益匪浅,让我初步见识了科哲。终于有机会向您说句谢谢。
面对几个宵小出言不逊,我觉得他们根本没资格和您对话,我就班门弄斧了,您见谅啊

20

小时候,每当大人问起,你长大了想当什么呀?我们总是兴高采烈地回答:科学家、宇航员、老师、警察……然而,当我们上中学之后,这些问题就很少再被提及。上课听讲,回家做作业,上辅导班,这些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至于我们的兴趣是什么,长大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过一种怎样的生活,再也没有人关心。
一个被公认为好学生的成长轨迹,或者家长想象中的完美教育路线图是这样的:上当地最好的幼儿园;在上小学之前已经认识很多汉字,会做复杂的数学题,能够大段背诵很多经典名篇,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之后上当地最好的小学和中学;最后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北大、清华;本科毕业后去世界最好的大学——哈佛读研,等等。
我很想问一句:考上北大、哈佛以后怎样?
有不少童鞋说,上北大或哈佛是他(她)们从小树立的目标,但有一天当他(她)们真的置身于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校园时,竟然常常会陷入深深的焦虑之中:接下来又该做什么呢?仿佛一个登山运动员在珠穆朗玛峰上的困惑:下一座山在哪里?没有人能体察他(她)们内心深处的痛苦和迷茫。
人生需要目标,但社会、学校和家庭其实并没有教会我们如何去寻找和树立自己的目标。上学是为了接受好的教育,但正如储蓄不能自动转化为投资一样,上学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接受到最好的教育。我们之所以读书,并不是因为必须要上学, 而是因为我们要为未来的生活做好充分的准备。上学是一个人为了实现人生目标而需要经历的过程。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一件事是:认识到你未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而并非上学本身。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