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多家医院号贩子死灰复燃,称有办法应对医院新规

新华网

2016-02-18 19: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月17日和18日,新华社记者到多家医院进行实地探访,并从号贩子手里挂到了号。 杨一 澎湃资料图
春节之前,新华社记者曾实地暗访北京部分医院存在的“号贩子”现象,有关部门也表示采取严厉措施进行治理。不料,春节后一上班,号贩子便又“开工”了。针对部分医院号贩子“死灰复燃”的现象,2月17日和18日,新华社记者再次兵分多路,到多家医院进行实地探访,并成功从号贩子手里挂到了号。
2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记者来到同仁医院,医院大门口的大屏幕和横幅上,写着“严厉打击‘号贩子’,整肃医院诊疗环境,维护患者合法权益”。在医院西区的眼科挂号大厅开放的4个窗口前都排了20来人。号贩子很快进入了记者的视线。
在眼科预约挂号窗口,记者排队等待咨询挂号事宜。这时,一名操着东北口音的女子来到记者跟前,主动询问“要号吗?专家号。”而此时,医院的值班保安就站在记者身后两米处。
这名女子询问记者的“症状”后,建议记者去白内障科或眼底科。她表示可以直接拿着病人身份证去“建卡”,并加一个专家号,记者只需在医院外等候即可。医院建卡费用104元,她的“服务费用”300元,一共404元。
记者表示,身份证给她不太放心。该女子给了记者一张名片,名片上写着“竭诚为您服务,赵女士”,并印有手机号码。这位赵女士表示,所有费用她都垫付,并不需要记者提前给钱。“放心吧,你去排队挂号肯定挂不上专家号,但我一定给你挂上今天的专家号,我把号给你,你再给我钱。”
见记者犹豫,赵女士表示还可以推荐比主治医师更好的专家,“给领导干部看病的。”赵女士随即带记者走出医院大门,去见了另一名女子。赵女士向其介绍了记者的“病情”,对方表示,马上可以挂上北京医院某专家的号,“你百度一下他,特别有名,专门看眼底的。你现在给500块钱,我马上带你去。北京医院就在同仁医院旁边,走过去也近。”
在记者咨询的间隙,她的手机响了,和一位患者家属商量稍后在哪里会面。
在北京儿童医院,同样有号贩子出没。2月17日上午,记者在该院门诊楼北侧新建卡大厅看到,排队的患儿家属几乎挤满整个建卡大厅。
记者2月17日11时左右离开建卡大厅时,在大厅外遇到前来搭讪的一个号贩。“要专家号吗?”号贩凑上前问。“你有谁的号?”记者问道。“那要看你要挂谁的号了,谁的号都有。”记者说要挂小儿癫痫的专家号。“小儿癫痫的专家号是400到1000元,最好的专家是XX教授。”号贩对病症及专家信息了如指掌。
“能帮忙解决建卡的问题吗?”记者问。“建卡也没问题!只要你能提供身份证信息,再给我200块,保证5分钟帮你搞定,你自己排队办完都得到下午了。”
随后,记者在门诊楼前方再遇一名穿蓝色衣服、不到30岁的号贩“刘哥”。“要专家号吗?”号贩询问。记者问如何操作?“要小孩的身份证号码和大人的身份证,今天如果不行明天或者后天的号都行。300块钱挂号费我帮你垫了,拿到号了你直接给我600。”
2月18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同仁医院,在医院南东交民巷的马路上,一名50岁左右、自称姓任的男子上前“搭讪”,“要号吗,要号吗?”记者表示自己要看眼疾,任姓男子告诉记者自己可以帮忙挂到专家号,需要持记者的身份证帮记者建卡挂号,记者只需在医院外等候即可,价格是500元,包括建卡挂号费用190元,剩下的是“服务费”。
同记者谈妥后,任姓男子将记者带到附近一个路口,找到一名骑三轮摩托车穿土黄色大衣的男子,让记者把身份证交给该男子,该男子拿着记者的证件随即去了医院。任姓男子表示,骑三轮摩托的男子是北京本地人,认识医院里挂号的,他去操作比较好。记者询问任姓男子,同仁医院刚出台规定一律不给加减专家号,如何能拿到号,任姓男子表示他们“有办法”。
约40分钟后,那名男子回来,带来一张京医通卡,一张京医通建卡单据,以及一张18日下午的专家挂号单。
随后,记者在附近马路上看到一名女子在给一名男子手写纸条,告知他如何去加号。记者询问该女子如何能直接去窗口加一个号,该女子没有多说,只告诉记者“找我一定没问题。”
不过,从两天的暗访情况看,并不是每家医院都有号贩子。记者2月17日在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看到,门诊大厅内秩序井然,每个“挂号”窗口前都有6、7个人在排队,自助服务器前也有医院工作人员在指导使用,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现号贩子。
责任编辑:顾静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号贩子

相关推荐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