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属医院将全面取消窗口挂号:医院号贩子会灭绝吗?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陈兴王 实习生 严小晶 赵婧怡

2016-02-21 12: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北京协和医院,挂号的人群排成长队。东方IC 资料
日前,北京市医管局在2016年工作会议上透露,今年将在22家市属医院全部实施非急诊全面预约。到今年年底,市属医院将全部取消现场放号。这意味着,届时市属医院窗口不再提供非急诊挂号服务。
据《北京日报》报道,对于不会使用网络预约挂号的老年患者,北京市医管局建议老人通过拨打114电话预约挂号,或直接在导医的帮助下,利用医院的自助机挂号。
取消现场挂号,能否杜绝猖獗的号贩子?
《北京日报》援引业内人士分析称,推行需要实名的预约挂号,无疑是对号贩子“釜底抽薪”,将有效打击号贩子倒号问题。此前一直在试点非急诊全面预约的北京儿童医院也认为,该措施对于多角度打击号贩子见成效。
但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震称,预约挂号无法根本杜绝号贩子存在,只不过让号贩子换一个“工作地点”而已。“反倒给他们提供便利,不用排队了,动动手指就能挂到号”。
试点医院:“对于多角度打击号贩子见成效”
北京市医管局对外宣传处一张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非急诊全面预约工作一直都在做,只是此次会议上提到今年的工作计划,才引发舆论热议。
她介绍,去年6月开始,北京市医管局就在北京儿童医院进行试点,现在是把这种做法全面推广。
北京市儿童医院宣传中心主任余易安介绍,非急诊全面预约主要是为优化医疗服务流程,改善患者就医体验。
她说,该院患儿家属通宵排队挂号、凌晨开始院内排起上千人长队的现象十分常见,原本设计承载量3000人左右的门诊楼不堪重负,无序的挂号及就医环境多年来困扰着医生正常接诊及患者的就医体验。
该院的一份工作总结显示,非急诊全面预约实施半年多来,减少了“井喷式”挂号高峰,减轻了医院窗口运营负荷。此外,疑难杂症患者增加,常见病、多发病患者减少,门诊大厅高峰人流量明显减少,医院环境明显好转,就医体验明显改善,医疗秩序明显改善,同时也极大缓解了周边交通压力。
这份工作总结还提到,非急诊全面预约对于多角度打击号贩子见成效。
专家:“取消窗口挂号无法杜绝号贩子”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震表示,网上预约挂号实行多年,并未根治号贩子倒号行为,“反倒给他们提供便利,不用排队了,动动手指就能挂到号”。他说,对于那些不会使用网络、电话预约的患者,取消窗口挂号后反而会带来麻烦。
王震认为,电话或网络预约挂号无法从根本上杜绝号贩子存在,只不过让号贩子换一个“工作地点”而已,“火车票系统就可以被突破,这些平台也不可能完全没有漏洞”。
他认为,号贩子存在的原因是医疗资源供需不平衡,应该让门诊挂号市场化,挂号费由市场调解定价,这样一来就可以调动医生的积极性,吸引更多医生向专家发展,号源自然就多了。
澎湃新闻也注意到,一些号贩子利用患者不熟悉预约流程等原因,高价“代办”挂号业务。
2月19日,澎湃新闻以患者身份联系到一位自称王先生的男子,其称可以帮挂到2月20日北京儿童医院内科号,但总共需要收费300元。
而通过预约平台正常挂号,该院内科普通号仅为5元,专家号为7月和14元。
多种预约平台亟需联通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北京市的预约挂号平台包括114电话预约、北京预约挂号统一平台、114生活助手客户端、北京114微信公众号以及各家医院的手机应用、微信公众号和现场自助预约机等。
但这些预约平台彼此独立,其号源数量也各不相同,可能出现患者在一个预约平台发现无号,但在另外的预约平台上有号的情况,难免给不了解的患者带来误解,延误就诊。即使正常预约,也往往需要在不同预约平台切换,麻烦颇多。
2月18日下午,澎湃新闻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预约2月20日北京儿童医院内科号,显示已满号;随后通过114电话预约时,工作人员又称2月20日的号依然可以预约到。
114电话预约平台工作人员称,预约平台上的号源由各家医院分配,即使是114系统的几种预约平台,每个平台上的号源也不尽相同,“建议患者采取多种渠道尝试”。
实际上,早在2010年,北京就提出将推进建立全市统一的预约挂号平台,力争使各个医院的预约挂号使用同一个电话或是网络平台进行,改变目前不同医院使用不同预约途径的现状。
2月19日,北京市卫计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各预约平台号源无法联通的问题确实给患者带来不便, “这正是下一步需要努力的工作方向”。她说,取消非急诊窗口预约目前只是一个工作计划,配套的信息化平台建设将会逐步完善。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预约挂号 北京 号贩子

相关推荐

评论(90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