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能红15分钟,Sunshine凭啥不能红

戴桃疆

2016-02-22 12: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Sunshine《甜蜜具现式》。(03:27)
几个关系好的高中女生受到某种触动,决定搞个组合,唱唱歌跳跳舞,这是反映校园生活的漫画与小说中再常见不过的情节了,和疼痛青春系列里的辍学堕胎一样平凡。
位于安徽与河南交界处的某座小城市里,五个女生搞了个组合,在微博上默默地发了一组单人照宣布出道,没有经纪公司,没有宣传策划,甚至没圈任何大号帮忙转发扩散消息,一夜之间就火了,全国人民都炸开了。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东北辽阳女子组合的知名度也如这个组合的名字一般被插上了爱的翅膀,SUNSHINE组合、LOVEWINGS组合一时间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当然,对于这些女高中生而言,成名之路就像是踩上了窜天猴,知名度没有一点点防备就高到飞起,叫那些特别喜欢在网上问“你咋不飞呢?”的人直接闭嘴惊艳。
LOVEWINGS组合
全国人民关注这几个高中生自发性组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韬奋男孩的粉丝,两支女子组合的微博评论下面很容易发现韬奋男孩的粉丝留言号召“三只”的粉团结起来、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将这些居心叵测想要挑战韬奋男孩中国第一青少年偶像团体地位的组合消灭在萌芽之中。这种防微杜渐的意识与深得历史教科书真传的政治觉悟也是让人对韬奋男孩的粉丝刮目相看。不具有韬奋男孩粉丝身份的旁观者则纯粹抱着看客的心态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笑话女高中生丑,告诫丑人不要多作怪,顺便感慨这世道真是什么人都能红。
芙蓉姐姐。
这世道就是什么人都能红,芙蓉姐姐、罗玉凤、庞麦郎、艾克里里以及仙女王守英,这些不同身份、不同经历、不同背景的人都红了,为什么SUNSHINE组合、LOVEWINGS组合就不能红?大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有能红十五分钟。(安迪·沃霍尔1968年瑞典首都斯克格尔摩一场艺术活动上的名言)SUNSHINE组合、LOVEWINGS组合现在就在享受属于她们的这十五分钟。
长得不美也好、出身十八线小城市也罢,都不能成为论证SUNSHINE、LOVEWINGS不能走红的原因。况且全国老阿姨、大姐姐、小妹妹应援他们挚爱的韬奋男孩时也从不提他们爱的是男孩们的脸、身材和家庭出身呀,粉丝喜欢韬奋男孩的原因不在于他们有梦想吗?难道拥有梦想也成了特权,长得美才配有梦想,长得美的人的梦想才能叫做“梦想”,否则只能叫“做梦”吗?
罗玉凤。
即便SUNSHINE组合、LOVEWINGS组合的目标并不是复制韬奋男孩组合的成功,人们也不能接受她们的存在。这种阶级仇恨一样的革命情绪根源于,绝大多数人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将名利与美貌一样视为一种稀缺资源,他们能够向往那种天然地同时掌握两种资源的人如白富美、高富帅,或是占有其中一种资源的人同时获得另一种,比如大帅哥跻身富豪榜、公子哥迎娶大美人,但很难接受两头不占的人通过某种途径获得了其中一种资源。SUNSHINE组合、LOVEWINGS组合没出身没背景,视觉上能够造成冲击力但谈不上是一种可利用的资源,他们接着网络猎奇的风潮火了,甚至开始依托贴吧平台开始向粉丝送签名了,这是大多数人绝对不能接受的。他们不能接受与自己的享有同样多资源的同类脱离这一群体,名利就像芥川龙之介笔下那根悬在地狱下面的蜘蛛丝一样,人们必须齐心协力将那个抓住蜘蛛丝的人拉回来,之后还要用力骂醒他,比我先抓住蜘蛛丝?别做梦啦!
庞麦郎。
高中生最喜欢引用的名人黑人平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有一句振聋发聩的名言叫“我有一个梦想”,这位黑人运动领袖在人群前喊出这个句子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个梦想会照进现实。“我有一个梦想”,这个句子的语法和拼写都不困难,但除了政治家和那些和政治家一样无法靠实力说话的大小艺术家们,很少有人使用这句话了。这句话成了既得利益者展现情怀的专属金句,只有懂得规则的人才配喊出这样的话。SUNSHINE组合的五个女孩素颜接受某台采访时一脸茫然,整个舆论局面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和掌控范围,那条组团公告微博或许只是女高中生为自己造梦用的,廉价摄影棚和拙劣的修图技术本无关紧要,重要的或许是这个粉红色的梦境本身,可现在,很傻很天真的自娱自乐已经猝不及防地贻笑大方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Sunshine

继续阅读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