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佩佩:有些内地孩子对工作没有香港孩子那么珍惜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2-23 0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都市情感剧《情谜睡美人》近日登陆上海电视台电视剧频道,2月19日,剧组来沪宣传。剧中,郑佩佩饰演一个大家族中颇有威信的“奶奶”形象,为一众小辈保驾护航。在现场,一众帅哥美女都不及年过七旬的郑佩佩吸引众人目光。
郑佩佩在《唐伯虎点秋香》里饰演“华夫人”。
对于90后的年轻观众来说,郑佩佩是真人秀《花儿与少年》中宽厚智慧的“佩佩姐”,对于70、80后的影迷来说,郑佩佩是《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华夫人”、《杨门女将》系列中的“佘太君”、《卧虎藏龙》中的“碧眼狐狸”,然而对于更年长的观众来说,郑佩佩,是早年香港武侠电影中,最具光彩的美丽侠女。
《卧虎藏龙》中的碧眼狐狸和玉娇龙
1963年,年仅十几岁的郑佩佩反串男角参演电影《宝莲灯》,英气十足的美被导演胡金铨看中,邀她出演中国新派武侠电影开山之作《大醉侠》。此后,她以洒脱利落的侠女形象,在60年代“甜姐”当红的香港影坛中,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被报界封为“武侠影后”。
《大醉侠》剧照
出生在上海的郑佩佩,幼时的成长经历让她秉承了那个时代内地青年朴素刚正的价值观,是非黑白一定要清清楚楚。以至于后来到香港生活,一度看不惯香港的“灯红酒绿”“繁华奢靡”。在影坛,也以直率敬业被同行欣赏。据说她小小年纪责任心极强,一次她生日时,胡金铨导演和其他几个人喝醉了,她便真的像位侠女一样,一个个地拖着他们把他们送回各自的家。在郑佩佩记忆中,那个时候的香港影坛十分繁荣,人才辈出,公司很保护演员,记者也维护他们,年轻的演员们住在公司宿舍,大家都单纯得很,是个很美丽的年代。
此后,她息影嫁人,相夫教子,又经历离异,再回到香港,已是十几二十年的时光逝去,当初的少女也经历不少风雨,人过中年。香港影视圈的变化天翻地覆,曾如日中天的香港武侠电影逐渐走向没落。当初的友人师长,相继离世。郑佩佩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冥冥中有安排,她回来的使命,似乎就是送这些和自己有缘的人们最后一程。今年初,她去澳大利亚,也是为了处理继父和母亲合葬事宜。
1992年,郑佩佩拜入台湾星云大师门下,修习佛学。曾经刚烈的侠女,渐渐成为了宽容的长者,在许多影视作品中,塑造一位又一位心怀大爱,正气慈蔼的“大家长”形象。还参演不少国外作品,2014年和本·维肖共同出演电影《轻轻摇晃》,扮演一位在儿子去世后才得知儿子是同性恋的母亲。她出演这个角色有些出乎部分观众的预料,然而对她而言,却是极其平常。她的初衷简单,一是觉得剧本好,二是想为首次执导长片的年轻导演一些帮助。她讲,看到很多努力的年轻人总会想起自己的孩子们,谁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需要帮助时,他人愿意帮上一把。
《幻城》郑佩佩海报
前不久她出演的《幻城》和《小情人》刚刚杀青,宣传完这部《情谜睡美人》,又要出演赖声川的舞台剧。在采访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看到的她,笑容明朗,腰板挺直,一身宽松优雅的打扮,系着素净的丝巾,唯有一头桃红色的短发颇为亮眼。这头短发是她新剧中的造型,她笑言自己很不习惯,下了戏一回香港就想剪,却被理发师建议,时值新年可不能剪掉“红”运当头。在场的媒体人夸这个发型好看,她便乐得笑眯了眼睛。
《小情人》中郑佩佩的一头桃红色的短发颇为亮眼。
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她跟记者聊了很多。这些年,她在和年轻人交流的过程中,学了许多东西,微信、微博都成为她了解这个时代的渠道。新的资讯,新的价值观,在她这里,她都好奇地学,宽容地看。
听着她的娓娓道来,从小到大看过她许多作品的记者不由得想:时代变化这么快,幸好我们还有郑佩佩,以及和她一样的老艺人们,将过去和现在,记忆和未来紧密地衔接,未曾分割。
《情谜睡美人》发布会上的郑佩佩。
【对话】
内地机会多,有的孩子对工作没有香港孩子那么珍惜
澎湃新闻
:在拍这部戏的过程中,跟这些年轻孩子交流的时候,会不会偶尔指点他们一些演技,或者聊些什么你觉得能教给他们的东西?
郑佩佩:其实讲起来,我从来不跟孩子们讲这些道理。我觉得孩子们要向你学点什么的话。一定是从你身上,自发的学习。就是你自己身上有些东西是他们的榜样,他们才会去学习。
我倒反而觉得,年纪大的人应该向年轻人学习,才能够靠近这个时代。尤其是演戏,很多人都以为,我们都演了一辈子戏了,应该会教年轻人,其实不是。我觉得,教戏导演会教。我不应该跨越这个界限,去做导演的事情。可能你教的,并不是导演要的。
但是平时对戏,我喜欢和孩子们一起对戏。在对剧本的时候,我尽量不让孩子们一个人去对。你知道,一个人对着空气去演,其实是很累的。如果有一个人在旁边和他一起,他心里感觉会不一样。
澎湃新闻:您刚才说到,还是要跟年轻人多学习。您觉得您跟这些合作的年轻人身上学到了什么?
郑佩佩:学到很多啊,用微信啊,微博啊,而且我现在都还在学啊。像我以前看电影看电视剧,都是去买带子买影碟,在家里放。他们就教我,说你有iPad,你可以用这个download下来。我又不会,他们就教我。年轻人动作又很快,快得不得了,我还没看清楚,他就做完了,我还是没学会。(爽朗的大笑)我现在都还是,如果人家给我一张照片,我都不会放上微博,要他们帮我放。还有别人微信上发给我的照片,我还不会发到微博上,因为跨媒体了嘛。
还有我平时不主张带电话去片场,我用电话很少的,就比如他们抢红包,我都不知道。他们年轻人好厉害,抢得特别快。他们告诉我,很简单的,点进去就抢到了,我也抢不到。他们说我就是因为平时手机用得太少,还是要练习的。
《花儿与少年》剧照
澎湃新闻:您这两年和很多内地年轻艺人有合作,如果请您对比一下,香港的年轻艺人,和内地年轻艺人,他们身上会不会有一些不同的特质?
郑佩佩:那香港的年轻小孩,他们很多出身(指入行契机)不一样,比如香港小姐出身,很少是科班出身。大陆有这么多大学,很多孩子都是科班出身。在香港呢,香港人多嘛,吃饭比较难,就是求职比较难,他们就会特别珍惜这份职业。在内地呢,媒体比较多,机会比较多,有的孩子对于工作没有像香港孩子那么珍惜,这是我个人的感觉。我觉得呢,大学里可以多加一门课,就是告诉孩子们,怎么样去珍惜,怎么样去学习演员要有的职业道德。
澎湃新闻:您早期的银幕形象都是仗义刚烈的侠女形象,后来渐渐转变为慈祥宽和的长者形象,您个人认为这个角色转变过程中,是否有一些体悟?
郑佩佩:当你长大几岁,你身上的一些性格也会变化。慢慢就会变成一个比较大家长的样子。如果你疼孩子们,你自然就会慈蔼。人生阅历增加了,你看待人生也会更宽容。演戏跟人生一样,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前不久您出了您的自传,叫《回首笑看七十年》?
郑佩佩:从某些角度讲,我都没想到自己已经走了七十年了。其实很多事情,当时你看,觉得笑不出来,走过许多之后,回首再看,就是一笑而已。所以,我就用了这个名字,这是我对人生的一种看法吧,笑看人生。
澎湃新闻:您笃信佛教,您觉得信仰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让您以宽容的眼光看待一切吗?
郑佩佩:那绝对是的。信仰是我跟了师父星云大师之后,他教了很多为人处事的道理,他讲的很好的是,要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方便,一定要做到这几点,你就知道,人生是宽容的。
澎湃新闻:您曾经在一个访谈中聊到过,当年您回到香港后,陆续送走了一些老朋友,您当时好像说感觉自己回香港就有一个使命,就是送他们最后一程。
郑佩佩:确实是这样子的。我的人生,其实分了很多部分,有一部分就是为了生孩子。生完孩子后我觉得我人生有更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回到香港。回到香港是拍戏嘛,但是最重要的任务是,把一些和我有缘的人,一个个送走,其中包括我的老师,我的前辈,我的家人。我刚刚去澳大利亚,就是把我继父和我母亲合葬。这些都是我们这一代人,到了时候,就必须去做的事情。
澎湃新闻: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您合作了非常多优秀的导演。您觉得印象最深的是哪位?
郑佩佩:还是胡金铨导演,我永远永远记得他,不只是他给我很多荣誉,更多是他教会我很多东西。他对很多东西的执着,那种深入的研究,我想在现在是越来越缺乏的。
澎湃新闻:但好像您当时演了《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华夫人一角,胡导不大认同?
郑佩佩:对,他就是觉得,哎呀这不是你啊。哈哈,那不是他认识的我,但那是我孩子们认识的我。
澎湃新闻:所以平时在孩子面前,您是很幽默好玩的形象?
郑佩佩:对,他们觉得和我本人最像的角色,就是华夫人。(大笑)
澎湃新闻:在微博上看到,您最近在和女儿学瑜伽?
郑佩佩:对啊,其实不光是女儿们,还有儿子,在他们身上,都有很多不同的东西,我很想去学习。
澎湃新闻:很多内地的年轻观众,通过真人秀认识了你。在里面大家所看到的你的生活,一切亲力亲为,非常朴素。您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生活方式?
郑佩佩:对,这是我的个性。我从小在内地长大,我刚好就在新中国的那个阶段出生,对我的整个人生个性的形成,起了绝对的作用。我遇到的第一个导演,第一位老师,岳枫岳老师,他对我的教导,对我要求就是,演戏只是一个职业,我们不能觉得自己是个明星。他们对我的影响,对我一生是作用很大的。
舞台剧《在遥远星球的,一粒沙》
合作舞台剧之后,我对赖声川更加崇拜了
澎湃新闻:你前面有说会去看赖声川导演的《如梦之梦》,这次和赖导也有合作舞台剧《在遥远星球的,一粒沙》?
郑佩佩:我刚演了十二场,4月份在北京还要演。
澎湃新闻:但是舞台剧对演员体力是个很大的挑战,连续几个小时在舞台上,一直是非常紧绷的状态。
郑佩佩:对啊,这是一个影视剧演员很难想象到的,完全不能受到外界的影响,我平时拍戏都可以比较放松,只要开拍一刻,集中精神。但是演舞台剧,就要很长时间一直集中精神。那个时候他们都觉得很奇怪,演出那几天,我都不愿意见人的,所有人我都说不见,我要演完再见大家,不想影响到演出的状态。
澎湃新闻:压力大,又辛苦,那您觉得演舞台剧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郑佩佩:我还在找寻这个乐趣。(笑)因为它不一样。赖导也天天问我:你找到没有?你找到没有?(笑)
澎湃新闻:那当时为什么会想要接这个剧呢?
郑佩佩:因为赖导找我演,我对赖导又非常崇拜。而我跟他合作之后,我对他更加崇拜了:有一个人,能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完全不顾一切的执着,而且能做到这么好。我对他是很好奇的,我觉得一定有某种东西迷住了他,他才会这么投入,我也在找寻那个“迷”。
《轻轻摇晃》剧照
澎湃新闻:前几年您拍过一部电影《轻轻摇晃》?这部电影的作者非常年轻,是什么让您决定演这部新人导演的作品?
郑佩佩:当时BBC从三百多个剧本里挑选了五部,这部戏是五部之一。可见BBC是认同这个剧本的。所以那是很好的一个剧本。那我是很希望,能够为这位年轻的导演,不能说是帮助吧,希望能有所助力。这也是因为我想到我的孩子们,如果他们有一天,需要帮助时,我希望也会有人愿意去帮助他们,当然这是比较自私的想法。还有就是,这是那位导演的第一部戏,第一部戏对一位导演来说是很珍贵的,能够参与我非常高兴。
澎湃新闻:这部电影描写了同性恋群体可能会遇到的一些爱情和亲情冲突的问题,您当时是怎么看这个故事的?
郑佩佩:在我这里,我是对他们完全没有偏见的。我以前主持《佩佩时间》,有跟大家聊到过这方面,我对他们也有了解。他们生来如此,这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我看那个剧本,是以一个母亲的心态去看的,里面的问题,如果一个有儿子的母亲,儿子有了女朋友,或者妻子,母亲一样会有不舍,会对孩子有占有欲。我的理解重心会放在这上面。
澎湃新闻:您曾经在五十多岁的时候说,那是你的“黄金时期”。到了现在,依然这样看吗?
郑佩佩:对哦,我的黄金时期好长哦。(笑)其实我现在觉得,人生真的是,越老越是个宝。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郑佩佩,情谜睡美人

相关推荐

评论(1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