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女护士将男友药倒后“注射死”:婚期推迟,疑其不忠

王晓飞/京华时报

2016-02-22 13: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现年29岁的女护士王琳(化名)是上海市第六医院的护士,她与男友李明(化名)是同事。就在两人谈婚论嫁之时,双方因为婚房装修、送嫁妆等事宜产生分歧,并因此推迟婚期。
一次,李明留宿琳琳家,王琳翻阅对方手机,发现男友还在和其他女性联系,怀疑对方不忠,趁李明不备在水中掺入安眠药,对熟睡中的李明注射胰岛素,导致对方死亡。被害人的母亲曾证称,在发生矛盾后,原本一直为患肺癌的被害人舅舅注射止疼药的王琳,不再帮忙。
近日,王琳因涉嫌犯故意杀人罪,在上海市徐汇区的法院受审。
李明昏睡之后,王琳对李明腹部注射了事先准备好的胰岛素,导致李明中枢神经功能和呼吸衰竭死亡。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事件:谈婚论嫁时突然起纷争
2011年,在上海市第六医院任职护士的王琳,在工作中结识该院化验室工作人员李明。
王琳时年24岁,江西南昌人,而李明比王琳小一岁,上海人。在工作中两人交往较多,很快相互产生了好感,确定了恋爱关系。
相恋3年后,王琳和李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经双方父母同意,两人将婚期定在2015年的1月份。
然而,因为在婚房装修、送嫁妆等问题上出现分歧,王琳和李明产生了矛盾。李明的家人提出将婚礼延期。此后,李明对王琳也是逐渐减少了联系,但双方仍然是男女朋友关系。
2015年3月31日,李明留宿王琳家后,王琳怀疑李明的家人又给李明介绍了新女朋友,于是质问李明,对方当时没有否认,王琳对此怒从心头起。
根据检方指控,2015年4月1日上午10时,王琳因为感情纠葛,将事先准备好的30粒至50粒氯硝安定安眠药粉末倒入白开水中。李明饮用了掺有安眠药粉末的白开水后,进入昏睡状态。王琳遂对李明腹部注射了事先准备好的胰岛素,导致李明中枢神经功能和呼吸衰竭死亡。
庭审:被告人家属希望从轻留条命
2016年1月27日,王琳在法院受审。身高不到1.7米的王琳被带入法庭,她精神状态极差,庭审时还经常发愣。对于检方的指控,王琳表示认可,对自己做的事十分后悔。
据了解,李明的母亲和王琳的母亲在开庭时相遇,双方情绪都很激动。李明的母亲甚至对王琳家人大打出手,直至被法警劝阻。李明的母亲表示,不想再看到王琳一家人,更不接受王琳的道歉。
王琳的辩护律师认为,王琳的行为应当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杀人。案发前,李明和王琳两个人感情很好。王琳故意杀人的行为及杀人后企图自杀的行为属于由于婚恋纠纷引起的殉情行为,应该区别于社会上发生的其他凶杀案。
家属方认为,王琳不属于不可挽救、必须立即执行死刑的人,其犯罪后能够在亲友的帮助下主动投案,希望法庭能够从轻处罚,给王琳留一条命。
据案卷材料显示,王琳之所以故意杀人,缘起婚礼被取消,这又是因为在婚前准备时,双方对一些琐事意见不统一。
受害方:她动怒后不再照料男方舅舅
据了解,2012年,李明与王琳交往一年后,便把王琳介绍给了母亲。李明母亲证言显示,当时看王琳这个小姑娘还不错,而且儿子很喜欢她,就没有说什么。之后,自己家亲戚朋友聚会,李明母亲都会让儿子带着王琳一起参加,实际上已经把王琳当成了自己家人。
2014年5月,李明和母亲还曾经去过王琳老家与王琳父母见面,双方父母将二人的婚期定在了2015年1月。
李明母亲还将房子腾了出来,准备给二人做婚房。此后,在婚房的装修上,李明和王琳产生了分歧,二人开始为了装修争吵。“王琳非常强势,装修方案非要按照她的思路。”李明母亲称,原本定在2014年7月的装修,拖延了两个月才开始。
这件事情之后,王琳母亲曾提出拿出20万元为李明购买一辆汽车,当做女方的嫁妆,但李明看好了一辆39万元的奔驰SUV,遭到了王琳家人的反对。
李明母亲说,真正让自己对王琳的看法发生改变的,是此前王琳一直帮助李明患肺癌的舅舅注射止疼药,但经过几次与李明的争吵后,王琳就不再帮助李明舅舅注射了。此后3周,李明的舅舅过世,就此,李明的母亲十分生气,认为王琳脾气太大,因为争吵的事情就对病人置之不理。
2014年10月,李明的母亲与王琳的母亲再次见面,并提出将子女的婚礼延后,无奈之下,王琳母亲只好同意。
被告人:他与其他女子交往感觉被耍
据王琳交代,自从婚期被取消后,自己在此后的三四个月时间里过得浑浑噩噩,“我原本以为他是因为他妈妈对我们的婚事持反对意见而有压力,不愿意跟我多交流,可我后来发现他在和其他女孩子交往。”
王琳说,她与李明原本在2014年夏天就准备领取结婚证,但一直没有领取,原定的婚礼连酒店都订好了,还付了定金,但后来还是取消了。而李明的母亲当初承诺腾出她自己三室两厅的房子给李明和王琳做婚房,结果装修好后并没有让王琳搬进去住,而是李明和他母亲继续住在那里,“我感觉自己被李明耍了。”
2015年3月31日,李明留宿在王琳家。4月1日,王琳趁李明不注意翻看了他的手机,结果发现,李明还在和其他女孩子有联系,因此十分愤怒。
王琳就此质问李明,为什么不结婚了,对此李明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精神抑郁不开心,你倒挺滋润的,看来没结婚对你没什么打击。”王琳认为。
作案:事前从医院拿胰岛素和针筒
王琳起身去厨房倒了半杯温水,并将自己平常服用的安眠药取了出来,磨成粉末倒入水中。“杯子外面是咖啡色的,所以水中是否有异物,看不太清楚。”王琳说。
倒完水后,王琳把杯子放在了床头的桌子上。过了一会儿,李明一口气将水喝了下去。“那天早上我们吃的饺子,李明口渴,所以就把水喝了。”王琳说。
喝了带有安眠药的水后,李明打了一会儿游戏,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李明睡着后,王琳一直在李明身边,到了下午2点钟左右,李明曾经醒过一次,但很快又睡着了。当天下午,李明的朋友曾经给李明打过电话,相约吃晚饭,但李明说话有些含糊,对方以为李明喝醉了酒,还曾发微信嘱咐李明。
在一旁的王琳拿着李明的手机,替李明回复微信,“我没事。”
随后,王琳拿出从医院带出的胰岛素和针筒。在将胰岛素导入针筒后,王琳瞄准李明的左手手臂外侧,想进行注射。根据王琳的供述,当时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将胰岛素注入李明的体内,又将针筒拔了出来。
当天傍晚,王琳下定决心,她将胰岛素打入李明的腹部,而当时的李明没有一点儿反应。
4月2日早上醒来,王琳发现李明脸色发白,没有了呼吸。
追访:嫌犯母亲称欲赔偿却没机会
事后,王琳打电话给在上海的姨妈,说自己杀了人。等姨妈赶到后,王琳抢走了姨妈包中的墨镜便夺门而出。
一头雾水的姨妈慌乱中赶紧报案,并在追逐中称王琳是小偷,结果路人将王琳当成小偷制服。
“我抢墨镜是因为,我戴着墨镜要跳楼,这样不会感到害怕。”王琳说。
警方在搜查王琳卧室时,曾发现王琳屋内有两瓶农药。王琳称,她之前购买农药就是为了自杀,但她估计喝了农药后未必能死,因此打消了这个念头。此前她还在网上购买过氰化钾,但等到毒死李明后,王琳服用了网上购买的氰化钾却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儿反应。
“氰化钾死得快,没想到是假货。”王琳供述,她曾经特意问过卖家,但对方告诉王琳,其售卖的是真氰化钾。
庭审后,记者曾联系到王琳的母亲,对方婉言拒绝采访。她表示,虽然王琳杀人是因为受不了男方单方面取消婚期,但毕竟女儿做错了。此前,她提出对李明家人做出赔偿,但是李明母亲全部拒绝了,并表示不再见王琳一家人。“我们有错在先,现在李明的母亲既拒绝见我,又不肯接受我们的赔偿和道歉。”
随后,记者试图联系李明的母亲,但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六院,婚房,护士,胰岛素

继续阅读

评论(22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