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22年前劫杀案“被伪造笔录”证人出庭作证后精神异常

卢义杰/中国青年报

2016-02-24 09: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2月4日,福建莆田,莆田抢劫杀人案在莆田中级法院庭审。  视觉中国 资料
在福建许金龙等4人抢劫杀人冤案再审中出庭作证的陈国太,2月23日下午住进了精神病医院。2月4日,他当庭否认了22年前公安机关以他名义出具的一份证言。
福建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此前鉴定结果显示,该证言上的15个指纹,有13个不是陈国太的,有2个无法鉴定。律师称,这表明证言显然系当年公安机关伪造。
陈国太的家属陈力(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国太本来胆小,出庭前担心被抓,作完证第二天就“不正常了”,开始骂人,“到了晚上乱跑,没穿拖鞋就跑出去,大喊大叫,我们起初几个人都抓不住”。
陈国太被牵扯进的案件,发生于1994年1月。福建莆田一名老人彼时被杀害,许金龙等4人进入侦查视野,后来,以陈国太名义出具的证言起到重要作用。1995年6月,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张美来、许玉森作案后把各自分得的三块金戒指,以1000元折价给赌徒陈国太。
1999年4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许金龙等4人死缓。
“陈国太”是在1994年9月1日、2日的两份笔录中叙述买金情况的。笔录显示,“陈国太”称买金的地点是在莆田联星村“葫芦山”。
对此,联星村村委会书面证明当地并无葫芦山,陈国太则在2013年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回忆,他只做过9月1日的笔录,笔录中“买过金”的说法不属实,“当时公安让他签字他就签了”,“9月2日那份笔录肯定没做”。
据《南方周末》披露,陈国太起初并没有配合警方做笔录。他称,当年自己怕警察找他跟赌博有关,就没敢回家,找不到他,警察就将他刚做完手术的父亲带到派出所。后来,村委会主任做了担保,保证回去不会有事,他才回家。
“本来没陈国太的事儿,后来弄得不清不白。”陈力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司法机关多次找陈国太调查,被告人家属也找他询问当年情况,“他说不是他的证言,对方肯定不相信。”
2015年,媒体披露了福建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此前做的鉴定报告,陈国太一家才知道,原来,当年真的有人代替他摁指纹做了假笔录。“他没有做假证,什么也不懂,被冤枉了多少年,生活不好过。”陈力说。
2016年2月4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案,福建省人民检察院申请陈国太出庭作证。陈国太不知道出庭作证是做什么,去之前和周围干部表示担心:自己身体不好,有癫痫病,出庭会不会受到刺激。
“他本来就胆小,但犹豫也没用。”陈力说,他还是“无条件地去了”,“为了4个被告人放出来”。
2月4日下午,福建省高院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庭改判许金龙等4人无罪,引起众多媒体关注。
陈力回忆,作完证的第二天,陈国太开始骂人、大喊大叫、到处乱跑,此后多次昏迷。几天后,家人将其送诊治疗。另有家属分析,陈国太或是受到刺激,害怕被牵扯进案子,害怕被抓起来。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莆田一家医院2月15日门诊病历上看到,病人主诉“突发四肢抽搐4天余”,诊断结果为“抽搐待查;癫痫持续状态”。2月23日出院小结的出院诊断显示,陈国太“癫痫持续状态;肺部感染;精神异常原因待查:精神分裂症?”。
“他22日晚上苏醒了,23日早上开始打人,打了医院护士,六亲不认,儿子拦着他也被打了。”2月23日下午,陈国太的家属表示,陈国太已经转到一家精神病医院,“他今天可以说话了,但是不能受刺激,容易冲动。”
在家属看来,陈国太的病情恶化了。他们称,陈国太患癫痫病大约20年,以往大概两三个月或一两个月发作一两次,但只是倒地、抽搐,“一两分钟就清醒了”,不会乱跑大叫,更没住过精神病医院。
陈力告诉记者,由于证言被造假,陈国太受误解多年,现在住进精神病医院,他们在考虑是否控告当年办案机关,“我们平民百姓心里也很害怕,不知道控告有没有后患,能不能告得赢”。他表示,如果获得赔偿,希望能用来给陈国太治病。
对此,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毛立新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国太作为证人,与4名无辜的被告人一样,都是违法办案的受害者,可以针对莆田公安提出控告。也有法学人士撰文认为,陈国太的证言被公安机关造假,必须追责。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许金龙,冤案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