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评|薛之谦被逼成段子手,歌迷不必心疼

三三

2016-02-25 1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这年头什么时候能红,变成了琢磨不定、变幻莫测的事。
几个小镇怀着少女心的小姑娘发了几张照片以为微博是QQ空间随便说了句出道,就一夜之间成了全国皆知的组合。而正经在演艺圈发展的却少见这样成为全民话题的人物,就算真成了,也不是像十年前那样是因为唱唱跳跳。
十年前在《我型我秀》耍宝的薛之谦大概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能红成这样不是因为唱歌,不是因为创作,更不是因为开火锅店,而是因为几句不知道是直播而误说的“321,走~”。
八卦微博
几天前,叫“八卦-我实在是太CJ了”的微博大V发了一个视频链接,称薛之谦去年接受cctv的一个采访时,在不知道是直播的情况下吧啦吧啦聊了大半天,“最后得知真相的他当场就懵逼了”并附上了视频链接。
视频里终于签约新公司做出新EP的薛之谦一本正经化身段子手,不停自言自语拿自己当导播“321,走”,段子张口就来,吐槽老公司,吐槽新EP,魔性程度惊人
。于是,薛之谦突然就火了,这段完整视频在b站的点击率已经到了88万,网友共发了1.2万条弹幕。他在微博里说:“我是不是要变成网红了……”
薛之谦从歌手变成歌手兼职段子手的事基本算是众所周知,他连置顶的微博都变成了广告招商。按照薛之谦的微博内容来讲,转变大约是从在泰国受伤后开始,从一个没事发发新歌、自拍个大脸照、说说连白开水都不如的鸡汤“十八线”歌手成了一个三句话不带梗就活不下去的段子手。于是连带这件事,薛之谦曾经在节目中各种精分搞笑讲冷笑话的片段就被有无穷精力的人民群众一个个拉出来曝光。
这几天因为讲段子火的不止他一个明星,还有一个是一直是段子手的歌手大张伟。
因为在一个北京台的采访节目里形象总结了北京人的生活习惯,搞得主持人在现场乐不可支,笑得花枝乱颤。加上大张伟最近在《跟着贝尔去冒险》和《拜托了,冰箱》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贫嘴功力,“南有薛之谦,北有大张伟”就诞生了。
大张伟总结北京人的生活习惯
大张伟
大部分网友在围观时都是看看段子跟着乐呵,倒是有些歌迷愤愤不平。歌迷认为薛之谦从型秀开始就一直在认真做音乐,丝毫没有懈怠,开火锅店开淘宝店都是为了赚钱做音乐,今天却因为讲段子红了?偶像你的梦想明明是唱歌为什么要委屈当段子手?!“你们造他有多努力”?!这种忿忿可能来自于薛之谦自己的抱怨,认为自己发段子总有许多人看,一发新歌网友就作鸟兽散。
其实说到底,因讲段子而不是唱歌、演戏、主持、相声而红,就如同明星们跑去了综艺、作家开了公众号一样。
与其感慨薛之谦坚持多年的音乐之路却偏偏是因为段子手身份翻红,还不如感慨他所在的一日不如一日的华语乐坛。
以现在国内日益衰退的唱片行业来讲,做出来新歌能发片已经很不容易,听歌的渠道基本上被几个app垄断,唱得有多好,创作有多好,下载量摆在那,这是不容分说的事。
大陆后起歌手另一个渠道就是唱歌综艺节目,比如《我是歌手》、《中国之星》。从选秀里出来,唱得不得志再回到选秀里的大有人在,比如谭维维、张杰………但真正能拿出新歌的大陆新生代歌手没有几个,依然都处于吃老本的状态里。
有胆的去参加《我歌》,剩下的做做评委。在这种不太好很久了的华语乐坛生态里,因为能讲段子才红,是个正常的事,也是个幸运的事。
其次,这本来就是个不需要代表作的时代。
看到有人惋惜薛之谦至今只被人记住《认真的雪》时,我突然想到几天前看到TFBOYS在一档跟唱歌毫无关系的综艺节目上唱跳了一曲,其间粉丝尖叫声几乎盖过了他们三个人的麦克风。实际上大家都明白他们唱什么已经不重要。
现在圈粉的原因大部分都与本行业关系不大,粉丝心理更多是将自我缺乏的心理因素投射在偶像中,于是能红的原因也千奇百怪——腼腆反应慢、善良单纯、手好看、穿秋裤、像老干部、禁欲系、表情包、在综艺节目上玩得开……这些理由似乎都比会讲段子更诡异。
年前因为“嘿嘿嘿”引来大波关注的费玉清叔叔就觉得被大家认识到这样真实的自己很高兴,但哪怕段子讲得再好,大家也不会忘记费玉清唱得好,他的演唱会场场爆满,一票难求。
比起过去,现在的娱乐环境对偶像更宽容,他们更可以放开本性做自己。
在我看来薛之谦大张伟都算是幸运儿,不用扼腕哀叹他们被忽略的歌手身份。
至少与沉寂好几年,新歌反响平平的“好声音”冠军梁博相比,薛之谦有更多可能推广新歌。至于新歌会不会被注意,那就是真枪实弹的音乐实力问题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薛之谦

继续阅读

评论(10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