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十万发卡企业仅366家备案,年代秀关门前还搞充值优惠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陈伊萍 实习生 李波

2016-03-02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1日,上海年代秀饭堂山东中路店的外面悬挂着“还我血汗钱”的条幅。
2月29日,上海一家主打情怀的连锁餐厅“年代秀饭堂”突然关门。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走访获悉,该店在关门前大搞“充500送400,充1000送1000”的充值活动。如今老板“跑路”,不仅顾客们的预付款面临要不回来的风险,该店不少员工被拖欠的工资、部分供应商的货款等也都暂时没有着落。
据一家年代秀饭堂门店的厨师长称,其老板还涉嫌借“高利贷”,1月27日,有“高利贷”人员到人民广场店撬保险柜拿走营业款。
对购买预付卡的消费者往往面临投诉难、追款难的窘境,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执行副会长范林根表示,虽然有相关法规,但目前上海办理备案的企业有366家,而没有办理备案的企业有10万余家,“办理备案的都是大企业,没办理备案的多是小企业,也是倒闭风险较高的企业”。
关门前:升级充值优惠活动
“老板跑路”、“欠工资不还”、“还我血汗钱”……3月1日中午,上海年代秀饭堂山东中路和天津路两家门店的大门、窗户、墙壁上被人用红色喷漆喷上了这些文字,门上还贴着刚充值不久的会员顾客的维权公告。
这家主打经典传承、情怀不变的上海连锁餐厅,生意一度十分火爆,店门前常常有顾客大排长龙。在一家点评网站上,年代秀饭堂上海人民广场店的评分高达四星半,食客们留下了“性价比高”、“感觉不错”、“好多人排队”等一万多条评语。
然而,猴年春节刚过,2月29日,上海年代秀饭堂突然关门停业。
3月1日13时许,澎湃新闻记者在年代秀饭堂天津路店看到,还有在附近工作的市民准备过来用餐。当看到店门关闭、窗户上被喷着“老板跑路”等红色大字时,一名市民惊讶地对同事说:“我的钱怎么办?我还存了钱的!”
这位市民透露,他在附近上班,常和同事来年代秀饭堂吃饭,春节前便在该餐馆充值500元。没想到自己还没怎么消费,餐馆就关门了。
“一切都很正常的,没有什么预兆,突然就这么不见了。”年代秀饭堂天津路店的后厨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该店一直有顾客充值成为年代秀会员的活动,2016年2月,该店加大了会员优惠活动,原来的“储值500送100、储值1000送220”等活动升级成为“储值500送400、储值1000送1000”,吸引了大批顾客。
年代秀饭堂突然关门后,许多刚刚在各门店充值的顾客陆续找上门来,但联系不上老板,员工也很无奈。
“老板还欠了我们两个月工资。”年代秀饭堂员工表示,老板之前拖欠过12月份的工资,但后来补发了。这次老板突然失联,全体员工1月和2月两个月的工资现在都没着落。天津路店共有41名员工,平均下来每人大概被拖欠8000元至10000元不等。
关门后:员工们将被赶出宿舍
年代秀饭堂突然关门,不少员工感觉很茫然。
在天津路店,部分员工守候在店内。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二楼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啤酒瓶,上面有几道下酒菜,一名员工一直把头埋在桌子上。其同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名喝醉的员工姓刘,在年代秀饭堂工作了3个月,还没拿到一分钱工资。因为上有老下有小,餐馆突然关门,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于是喝得酩酊大醉。
一家年代秀饭堂门店的厨师长称,1月27日,有“高利贷”人员到人民广场店上门找老板,当天店内的营业额被取走,保险柜也被撬掉。这一消息在各个门店的店长之间迅速流传。
上述厨师长和该门店其他员工称,当知道联系不上老板时,该门店于2月28日下午开始停止线上消费服务及刷卡消费,只允许现金消费。
当晚22时,公司运营部召集6个门店负责人开会,明确告知老板已经联系不上,会议讨论决定各个门店试着自负盈亏,继续运营。但因连买材料的钱都不够,该门店只能自2月29日起彻底停业。店长在最后一天的营业额里扣除之前自己垫付的钱后,将余钱平分,每名员工只得到两三百元作为生活费。
不少员工称,现在不仅没有生活费,公司为他们租住的员工宿舍也即将在3月5日到期。房租本该在2015年12月交付,但一直拖欠至今,房东在知道年代秀饭堂关门的消息后,立即要求他们搬离宿舍。
除此之外,年代秀饭堂还被指拖欠供应商的货款。
在澎湃新闻采访中,一家洗碗机租赁公司的员工前来拿走洗碗机。他说,年代秀饭堂在上海6家门店的洗碗机都是租赁的,已经拖欠了9个月租赁费,约14万元。
“一切都很正常,我没看出有什么不对。而且因为合作时间长了,我很信任他们。”这名租赁公司的员工称,年代秀饭堂关门前4天,他还到其总公司拜访,并没有觉得这家公司存在什么异常。他从网上看到消息之后,才知道年代秀饭堂关门了。他试图联系老板,也联系不上。
3月1日,上海年代秀饭堂天津路店的墙壁和窗户被喷上“欺骗消费者”等红漆大字。
专家:处罚低致预付卡乱象难以管理
据上海市工商局网站信息,年代秀饭堂的全称为“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此外还有分公司和第二分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董庆功。
3月1日,澎湃新闻记者致电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无人接听。
据“上海市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公示”,在商务部备案的366家在上海发预付卡的企业名录中,没有“上海小梁园年代秀餐饮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换言之,该公司的发卡行为属于“违规发卡”,未按照国家商务部的相关规定进行备案。
近年来,“代官山”、“沈记靓汤”等餐馆接连发生“关门跑路”事件,购买其预付卡的消费者往往面临投诉难、追款难的窘境。
预付卡到底该如何监管,企业不备案违规发卡有何处罚措施?
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会执行副会长范林根表示,年代秀饭堂在发卡时没有按照规定,委托银行进行单用途预付卡的资金存管或者通过保险公司进行投保。现在店方关门,消费者维权可能需要通过司法诉讼手段。
据范林根介绍,按照商务部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简称《办法》),发卡企业应在开展此业务之日起30日内前往各级商务主管部门备案。规模发卡企业、集团发卡企业、品牌发卡企业实行资金存管制度,存管资金分别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的20%、30%和40%。
但范林根坦言,实际操作中并不顺畅。
《办法》对没有去备案的企业处罚很轻,一般处以3万元罚款或者叫停发卡,这种处罚对一个企业根本‘无关痛痒’,所以现在还是基本靠自律。”范林根说,按照规定对无备案而发预发卡的企业,商委有权去处罚,并有日常监管的职责。但商委并没有执法队伍,无法做到日常的巡查和前端发现、查处。
“据我所知,目前商委只能做到定期去检查,而且一般是检查一些已经备案的企业是否规范,没有人力去检查违规发卡企业。”范林根说。
范林根表示,目前上海办理了备案的企业有366家,而没有办理备案的企业有10万余家,“办理备案的都是大企业,没办理备案的多是小企业,也是倒闭风险较高的企业”。
他认为,目前需要解决的是多部分联合执法,“对于市场的管理,现在我知道的就有工商执法大队、食药监、质监局、发改委物价部门都是有执法力量的,是否能把他们都联合起来,社会共治。”
据他介绍,目前江苏已经通过人大立法明确了关于预付卡的监管执法归工商部门管理,“现在上海也在研究市场综合执法,使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难题得到解决。”
此外,上海市黄浦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经有劳动部门为涉及黄浦区的年代秀饭堂员工做登记,各部门的相关工作也已经展开。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预付卡,年代秀饭堂突然关门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