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首例人身保护令发出仅一月女方再遭家暴,丈夫庭上笑出声

肖菁/钱江晚报

2016-03-02 11: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遭遇家暴的妻子伤情照片。
你可以先看这张照片,一个女人,一个妻子,被丈夫打成这样。而且是在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之后不过一个月。
我们再来看一组记录,来自于警方出警记录,仅取其中一部分:
2008年8月12日,他殴打她,派出所出警 ,开具验伤通知单,她去医院诊治;
2013年8月8日,他殴打她,110出警,开具验伤通知单,她去医院诊治,做CT;
2015年3月9日,安徽老家的派出所出警,她右胳膊、左额头被他打伤,去医院;
2015年11月27日,他殴打她,派出所出警,开具验伤通知单,医院诊断为颅脑外伤、头皮裂伤、肺挫伤、胸壁挫伤、左前臂及左肘软组织挫伤,住院8天,经医院鉴定已经构成轻伤二级。
2015年12月12日,她报警称,他又动手了……
昨天,《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去年杭州拱墅区法院受理了这对夫妻的女方提出离婚的纠纷,经过审理,调解结案,暂时不离,男人写下保证书,同时,法院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男人再度家暴,当时被称为杭州市第一个针对家暴的人身保护令。
没想到,仅仅过去两个多月,女人因为不堪家暴再度诉至法院。昨天拱墅区法院开庭审理,没有当庭判决。
赌博输了他打她
求欢不成也打她

关于离婚诉讼,有个硬杠子,民诉法中规定:第一次提出离婚诉讼法院判决不离婚后,6个月内如果没有新情况新理由,再次要求离婚法院不受理。所以,这一次,女方的代理律师在庭上强调:男人又动手了,在保护令之后,下手更狠了,致轻伤二级,已经危及女方生命和人身安全,认为应该算为“新情况”了,以求打破“6个月内不受理”的硬杠子。
两人都是安徽人,2004年登记结婚,一起在杭打工,如今男人36岁,女人34岁,女儿10岁,儿子3岁。前两年,两人在城北做二手车生意,据女人说,几年下来应该有几十万赚头。但是婚姻依旧如同噩梦,因为家暴。
根据女人的叙述,结婚不久男人就动手,有时候外头不顺心了,赌博输了,还有老婆不肯过夫妻生活,男人都会动手,揪住女人的头发把她的脑袋往墙上撞,扇耳光,拧胳膊,脚踢,用各种硬物砸。法庭上女人说,一年终归有五六次被打得进医院,连怀孕的时候都没放过她。比如去年11月底那次造成女人轻伤二级,拍下恐怖照片的,就是男人拿铁凳子反复砸的。男人则说,女人经常骂他父母,所以会激怒他。
“他把我脑袋往墙上撞”
被告席上的他“扑哧”一声笑了

女方曾求助于杭州市妇联,市妇联指派了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祝双夏律师为她提供法律援助。祝双夏在省市律协中均担任婚姻家庭委员会主任,在婚姻家庭法律纠纷中相当权威,她说家暴案办过一些,但从未见过如此恶劣的家暴。
在庭上,女方律师说到,男人一直有家暴行为,持续时间长,行为恶劣,哪怕在人身保护令之后,还把女人打至轻伤二级,说明丝毫没有悔改。
对于女方举证的一些家暴记录,男人方面辩称有些是女人自己摔的,男方的代理律师更是说到:女人也动手的,殴打成这样,有些无非是男人在体力上占有优势。
女方律师又说,除了殴打,还有精神家暴。提交的电话录音证据中,男人多次叫嚣“老子从今天开始不吃饭,不睡觉,就是要把你弄死”。这类反复提及的暴力语言是典型的威胁、恐吓、精神伤害。
但是男方辩称:她也骂我全家的。男律师帮他补充:这种是夫妻间的气话,有时候我跟我老婆吵架时也会说过头。
说到保护令后去年12月12日的那次报警,因为只有报警记录,而没有医院诊治记录。女方叙述:“那天他打我耳光把我脑袋往墙上撞……”被告席上的男人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也许是自己也觉得不好,就低下头把脸埋进臂弯里,后来男人说,那天他没动手,吵了几句,女人就跑出门去报警了。
根据法律规定
他可能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这次诉讼中,女方要求解除夫妻关系,自己要儿子,女儿归男方,分割财产,还要求精神损失赔偿金8万元。
男方要求法院驳回女方的离婚诉请。说夫妻关系没破裂,而且在第一次调解和好之后的6个月内法院不应再受理。说到女人要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男人反驳:哪有什么共同财产,只有共同债务——二手车店去年10月倒闭,没有经济来源,现在还有三张借条呢。
三张借条中,数额最大的一笔是,男方向其父亲借款10万元。女方大叫:“怎么可能?去年他父母要盖房子还问我们借钱。”
男方提出,她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把十余万元都转到自己卡里。女方律师说,对此已经做过调查,因为做生意,女方的卡平时都由男方保管,确实有笔15.7万元转入女方卡中,但没过几天,这笔钱就转进了男方以及他堂哥的卡中。所以不存在女方转移夫妻共同财产。
去年10月,为了保护女方,拱墅区法院发出了杭州首例人身保护裁定。人身保护裁定就好比生效判决。现在男人又将女人打成轻伤二级,公安立案,目前此故意伤害案已经到法院审理阶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男人可能会因此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婚姻至此,伤害太大了,曾经最亲的两个人分处原被告席,没有目光交流,只有女人充满愤恨地盯着男人,如果目光如剑,估计男人早就千疮百孔——“当初怎么会跟这种人结婚生子?”
在庭上,祝双夏说了三句话很给力:结婚证不是家暴许可证,家庭不是法外之地,反家暴是国家、社会、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
焦点
我是上海社科院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关于家庭暴力的问题,问我吧!
陈亚亚 2015-12-02 178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人身安全保护令,家暴

相关推荐

评论(18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