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一小学划分差生班配代课老师,学校和教育局称因材施教

桂林晚报

2016-03-02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桂林晚报消息,各级教育部门三令五申禁止学校在义务教育阶段划分重点班和普通班,其初衷令人欣慰———在孩子们唯一平等地享有受教育权的这9年里,绝不容忍为了效率而牺牲公平。
但就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最近网络上曝出广西桂林市永福县一个中心小学“学渣班”的新闻,引起了很多网民的关注。
近日,永福县堡里乡一位家长反映:2015年秋季学期,堡里中心小学将该校和三多、拉木两所小学的六年级学生按成绩划分,成绩最差的学生组成了一个班级。其中,最刺痛家长们神经的,是“学校把这个班分在最差的教室,配备代课老师,像是抛弃。”
不过,与家长们的理解截然相反的是,校方和乡、县两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此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解读。
究竟是区别对待还是因材施教?是抛弃还是挽救?记者走进了这个在校内被孩子们自嘲为“学渣班”的班级。
成绩最差的划一个班?
2月24日,是永福县堡里中心小学报名注册的日子。
上午9点,3公里外的拉木村,王源匆匆吃完早餐步行赶往学校。远远的村道上,有个王源熟悉的背影,是他同窗5年的同学。王源说,他们两家相距不远,以前经常结伴玩耍。说话间,王源故意放慢脚步,与朋友的距离渐渐拉开。询问原因,这个12岁的孩子沉默了好一会,“六年级我们分班了。他学习成绩好,分在好班……”
母亲杨凤告诉记者,儿子六年级分班后,明显变得自卑了,与很多原来要好的同学疏远了关系。“他那个班,都是成绩最差的孩子。”
2015年秋季学期,拉木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全部转入堡里中心小学就读。报名注册的那天,杨凤在堡里中心小学校门口张贴着的分班名单上寻找儿子的名字——— 儿子被分在六年级3班。仔细看完这个班上的所有学生名字,杨凤心生疑惑,“儿子原来班上有40来个学生,成绩中等以上的,竟没有一个分在这个班。”
家长莫军的女儿也分在了六年级3班。“有次开家长会,我跟班上其他学生的家长一聊,才知道分在这个班的都是成绩垫底的学生。”对于这种分班方式,莫军很不理解,“以前只听说过划分重点班,没想到还有把成绩最差的孩子放到一起的。”
校方并不认同家长们的揣测。
“六年级3班并不是完全按照成绩来划分的。”堡里中心小学校长阮家成告诉记者,2015年秋季学期,拉木小学和三多小学两个村级完小的六年级撤并至堡里中心小学。为此,学校新划出六年级3班以接收新转入的这29名学生。考虑到学校六年级原有的2个班名额较大,又抽出11名学生划入六年级3班。
“六年级3班的学生成绩普遍不好,主要是因为村级完小师资力量相对薄弱,新转入的学生基础普遍较差。而从原有班级抽出的11名学生,成绩也都是不太好的。”阮校长说。
2015年全乡小学秋季期中考试后,堡里乡中心校(乡镇级教育主管部门)校长韦振海从考试成绩单上察觉到了堡里中心小学六年级3班的“异常”。“与同年级的其他班级相比,这个班的考试成绩很差。”韦振海说,为此他向校方了解情况,而校方的上述解释最后也得到他们的认可。
就在记者采访的几天前,市教育局也接到了关于堡里中心小学按成绩分班的投诉。永福县教育局转接到这一投诉后,立即组织了调查。永福县教育局纪检组组长周春吉告诉记者,通过对学校领导、老师和家长进行走访,调查结果已经出炉。
这份名为《关于群众反映永福县堡里乡中心小学歧视学生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汇报》指出,“将新老学生130人重新编班,学校领导也颇为为难……学校在分班时参考了学生成绩,将基础相对薄弱的40人编入132班(六年级3班),以新转入学生为主。”
六年级3班到底是怎么划出来的?
“这个班的学生,确实都是成绩最差的那部分。”班主任林波曾将2015年春季学期堡里、拉木和三多三所小学五年级学生期末考试成绩进行排名。这份排名表显示,六年级3班的40名学生成绩集中在倒数51名中。其中,成绩最好的学生语文66.5分,英语51分,数学58分。
值得注意的是,六年级3班的这40名学生里,来自拉木小学的只有3名,来自三多小学的只有4名,其余均来自堡里小学。因此,六年级3班以2个村级完小新转入学生为主的说法并不成立。
分到的是最差的教室?
上午10点,堡里中心小学开始报名注册。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自己的教室,找到自己的班主任报名。王源在校园里走了一圈后,在教师办公室里找到了班主任林波———王源上个学期的教室已经成了挖掘机下的一堆废墟。
看着这堆瓦砾,王源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虽然他还不知道新学期的教室安排在哪,“反正学校里也没有比这个更差的了。”
通过几张上学期拍摄的照片,记者看到了这间教室的模样:平房,屋顶隔热板破了2个大洞,窗户的玻璃破损,教室后面还放着原来学前班留下的幼儿滑梯。
王源说,教室里的桌椅都很老旧,一摇吱吱作响,他在2个桌脚下垫了小纸团才勉强保持平稳。班主任林波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其他班级和实验室更换淘汰下来的旧桌椅。
在六年级3班学生小伟看来,这些都是小问题,最难以忍受的是飘来的厕所气味。从图片上可以看到,这间教室的一面窗户正对着学校厕所墙壁的镂空砖,相距只有1米多。“离厕所最近的教室就是我们这间了。天气热的时候,教室里都是臭味,得捂着鼻子。”小伟说,他们班因此被一些学生取名为“厕所班”。
与六年级3班同处于这排平房的还有2个学前班。六年级其他2个班级则在对面的一栋3层教学楼里。王源说,课间休息时,有时会仰见曾经的同班好友站在走廊上朝下看,这时他会赶紧溜回教室。
“实在没有多余的教室了。”校长阮家成告诉记者,在拉木、三多两所完小的六年级并入前,学校的教室就已经是满打满算。新教学楼原本计划2015年秋季开学时就能建好,但因为工程问题拖延至2016年1月才投入使用。无奈,只能腾出这间平房用作临时教室。考虑到临时性,也未对教室的一些破损进行修复。
“六年级3班的教室陈旧、装修差是事实,但学校教室不够用,总会有个班分在这间教室。”永福县教育局纪检组组长周春吉说,学校给六年级3班安排这个教室,并没有区别对待的意思。
当条件最差的教室与成绩最差的学生联系在一起,一些家长心里难免有“想法”。家长廖丽娟说,学校开家长会时,很多家长提出过这个问题,“成绩差的孩子被聚在一起,又分在这么差的教室,不是歧视,是什么?”
面对家长的质问,班主任林波常常无言以对,“从教20年,我也没见过这种分班方式。”
到底是抛弃还是挽救?
但在校方看来,一些家长持这种观点,完全是出于误解。
“学校把基础相对薄弱的学生分到一个班,并不是抛弃,而是为了因材施教。”校长阮家成说。
阮家成告诉记者,这些学生基础薄弱,大多数连简单的分数加减法都不会。将他们分到一个班,老师就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从基础巩固抓起,逐渐恢复学生的学习信心。“如果是放在其他班一起教学,他们很难跟上正常的教学进度。”
而从教30余年的临桂区两江镇中心小学老教师王金秀有着不同的理解。
王金秀告诉记者,她曾在4所小学任教,因为撤点并校而需要重新分班的情况也经历多次,“每次分班,学校都会参考学生的成绩,但目的是为了将成绩好的学生和成绩差的学生均匀混搭。”
“其实,老师都不想班里有差生——— 一方面拖全班平均成绩后腿,影响老师的教学业绩;另一方面,也是课堂纪律的主要不稳定因素。”王金秀说,但如果将差生单独分班,不仅家长难以接受,对孩子的教育和成长也不利。“小学阶段的孩子自制力较差,差生和好生分隔开来,很可能互相影响,发展成为更加严重的两极分化。”
家长廖娟就有着这样的忧虑。
廖娟告诉记者,上个学期,她因为儿子上课时屡次吵闹被班主任请到学校谈话,那也是第一次。“儿子虽然学习成绩一直不好,但以前在学校都比较安分。我回到家责怪他时,他竟然说班上还有很多比他更调皮的。”
这样的状况,也让班主任林波头疼。
“在正常的班级,不写作业、上学迟到就算调皮捣蛋的了。而这个班上几乎每天都有两三起学生闹别扭、打架的事情。上学期刚开学,就有名男生将一名女生踢倒摔伤,我赶紧送去医院。”林波告诉记者,作为班主任,处置这些状况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督导学生学习变得更加困难。
对于划分差生班,广西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吴素梅教授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划分差生班,本质上与常见的划分重点班和普通班是一样的,只是更为绝对化。”吴素梅认为,这种分班方式有利有弊,学校因材施教的初衷可以理解,而家长的担忧也有道理。毕竟,过早地给孩子贴上“差生”的标签,可能会在部分孩子身上产生污名效应,带来自暴自弃等消极影响。
上主课的都是代课老师?
在吴素梅看来,如果学校在划分差生班的同时,能向这个班倾斜更多的教育资源,切实巩固学生的基础,提升学生的成绩,应该能打消一些家长的疑虑。
而这,恰恰是令家长更担忧的地方。“学校给六年级3班配备的都是没有教学经验的代课教师,这能叫因材施教吗?”家长莫军质疑。
记者从学校了解到,六年级3班上学期任课教师一共3名,除了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林波外,数学老师杨淇,英语老师丘纲奇都是代课教师的身份。
记者从两位在该校任教多年的老师那里了解到,学校聘有六七名代课老师,其中半数是分在学前班。“把代课老师分在升学班的情况很少见,而一个升学班有2门主课都由代课老师任教的情况,以前从来没见过。”
“代课的身份,并不意味着这名老师的教学能力差。”校长阮家成解释说,杨淇和丘纲奇两名老师都是从大中专院校毕业。其中,杨老师刚从学校毕业,有朝气,知识面广;丘老师曾担任过学校的政教处主任。
记者从班主任林波口中得知,丘老师在任教六年级3班前一直在学校从事保安工作,此前几个月担任学校政教处主任,是因为担任该职务的妻子休假,临时顶班。
任教2个月后,杨淇老师辞职了。杨淇告诉记者,他在堡里中心小学担任代课教师只因毕业后一时闲在家,后来通过考试转到乡财政所上班。“把这些成绩差的孩子分在一个班,对于学校来说方便管理,但对这些孩子来说不公平。”
杨淇离职后,按照学校的安排,林波还要兼上数学课。
“感觉更吃力了。”林波说,因为班上孩子大多学习态度不好,纪律松散,上课讲话、揪辫子之类的状况频发,“上一节课,几乎每5分钟就要停顿一会,让他们安静下来。一堂课常常只有半节课的有效教学时间,更别提与学生互动了。”
由于阅卷系统的故障,全乡2015年秋季学期的学生期末考试成绩还未出炉。班主任林波也不知道,一个学期下来,班里孩子的成绩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但对于纷纷扰扰的分班风波,永福县教育局作出的《关于群众反映永福县堡里乡中心小学歧视学生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汇报》已经给出了结论:将基础相对薄弱的40人编入132班(六年级3班),确实是为了便于因材施教,不得已而为之。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那份2015年春季学期堡里、拉木和三多三所小学五年级学生期末考试成绩排名表上看到:成绩垫底的51名学生中,有8名学生的名字另外被红圈圈起——— 结果是,他们被分到的是堡里中心小学六年级的其他两个班。
“这些学生,是学校老师的亲戚或朋友的孩子。”班主任林波解释说。
责任编辑:顾静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学渣班,因材施教

相关推荐

评论(7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