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学前教育应纳入义务教育

新媒体女性

2016-03-04 15: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3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在北京开幕。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也将开幕。由于二胎政策刚刚落地,而近日关于“优先录取男师范生以振兴‘阳刚教育’”也多有争议,妇女权益成两会热门议题。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朱列玉从保障妇女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提交议案要求国家出台二胎配套政策并促进教育性别平等。据悉,两份提案的议题背后均有数千网友的支持,反映了当下中国民众对妇女权益问题的关切所在。
降分录取男生和爸爸育儿假最受关注
今年1月,妇女组织“新媒体女性”在其官方微博@新媒体女性 发起了“2016年两会‘女人要立法’:你最想提什么议案”的投票,让网友从“二胎配套政策”、“促进教育性别平等”、“单身生育”、“校园性骚扰防范机制”、“性别教育进校园”以及“其它建议”中选择自己最关注并希望得到改善的议题,最终共有4606名网友参与投票,其中84.63%的网友最希望提的妇女权益相关议案主题为“全面二胎需要配套政策保障女性平等就业”,76.81%的网友最希望提的议案主题为“保障教育、学术与科研领域的性别公正”。还有不少网友提出需要关注流动就业妇女、女工的权益问题、农嫁女土地权问题等建议。
“有很多很多很多的要求,但是最迫切的就是女性和男性平等的就业机会!”“男性也需要产假,父亲应该更多的承担起照顾和教育子女的责任,这样也能够减轻妇女就业的歧视程度。”……从投票结果以及留言来看,网友普遍对刚出台的二胎政策可能带来的对女性的就业歧视最为关切,呼吁男性陪产假的留言也最多。
一些网友组成志愿小组,收集相关民意和学术材料,寄给了二十名根据以往的履职记录较为关切妇女权益的代表委员,一些材料被代表委员接纳,用于撰写建议。小组成员卢晗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同时也是一名一岁半孩子的母亲。生育的经历让她和其它年轻母亲有了更多交流,她发现,身边有很多女性因为生育不得不放弃工作或者升迁的机会,更有很多用人单位因为担心雇佣女性会遇到育儿假问题,更倾向于雇佣男性,造成了对女性的职场歧视。在家庭中,这些年轻的母亲和她们的妈妈们承担起了照顾孩子的重任,大部分父亲一天育儿假都没有休过。
“当整个社会对女性的态度发展成为制度性歧视的时候,强调个人的努力毫无意义,也完全不能解决问题,只能让女性压力更大,但仍然没有出路,越是社会阶层低的女性,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大。”谈到自己为何决定加入给两会代表委员寄送数据和建议的志愿小组时,卢晗如此回答。
人大代表:孩子要由国家养,3-6岁学前教育应纳入义务教育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认为,生育的主体——妇女在选择生育二胎的同时却面临职场和家庭的种种困难,严重影响二胎政策的具体落实,因此,建议完善二胎相关政策配套,降低生育二胎对女性的影响。他从六个方面提出建议:男性育儿假、国家补偿企业付出的生育成本、加大投入发展公共托幼服务、防治与惩处用工性别歧视行为、组建妇幼保健人才队伍、建设和完善公共场所的母婴辅助设施如育婴室等。
“很多女性朋友跟我们反映,单位在招聘时会问生孩子的问题,二胎政策出台后,单位对女职工休产假的顾虑更严重了,给女性就业造成了很大困难。从企业角度考虑,国家支持太少了,应该在财政上给更多税收优惠、补贴。国家要切实做好政策支持,让女性没有后顾之忧。”朱列玉律师在提案中建议,国家应尽早进行法律解释或修改,明确歧视的概念,在劳动监察部门专门设立更加简便的程序和对性别歧视进行细则的界定,对孕产歧视案例进行快速和严格处理,制定更严厉处罚措施等。
朱列玉律师还特别强调,国家应加大投入发展公共托幼服务的问题。“现在‘入托难’已成了一个普遍的问题,有的幼儿园学费比读大学都贵。国家一定要有大量的投入,孩子应该要由国家来养,给父母松绑。”针对这个问题,朱列玉律师认为关键是要发展普通家庭可以负担的公共托幼服务,缓解家庭压力。他介绍,具体做法是把义务教育下移一个阶段,将学前教育(3-6岁)纳入义务教育,同时大力兴办日托(0-2岁)与幼教(3-6岁)设施。
专家:“爸爸产假”立法时机已成熟
二胎政策后,“爸爸也应休产假”的呼声越来越高。男性更积极地参与到照料子女中,有利于家庭关系的和睦,也能降低女性因为照料孩子而带来的职业发展损失,促使性别更平等。而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26个省市自治区都在地方性政策或法规中,规定了男性护理假。
中央党校社会学教授、中央党校妇女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慧英表示,目前将地方性政策转变为国家立法的条件已经成熟,现在需要通过一个立法程序加以明确。李慧英介绍,根据一个两万人的调查,有95%的人赞成“爸爸产假”,支持率很高。男性育儿假满足了公众的现实需求,同时符合国际潮流。国际劳工组织2014年的一个调查显示,已有87个国家推行男性育儿假的政策。最重要的是,男性育儿假是解决女性就业歧视的有力措施。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强调‘男主外女主内’的文化回潮,而男性育儿假可以扭转这个逆潮,解决用人单位由于生育而排斥女性的问题,减轻企业因为招收更多女职工而负担更多的生育成本。生育成本不能仅仅让女性承担,而是应该由社会共同承担。”李慧英强调。
高校招生应“盲选”,男多女少的理工类专业也要采取比例保障
除了二胎政策配套,朱列玉律师还带了另一份关于保障保障教育、学术和科研领域性别公正的建议。提案从此前广受争议的“福建省免费师范生政策仅面向男生施行”谈起,指出数据显示近三年中国高校存在招生性别歧视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有所恶化。而与此同时,高校等学术机构的女性教职工和管理人员大量流失却没有得到关注。他建议,教育部在看到女生占多数的专业需要鼓励更多男生报考就读的同时,应该看到有更多男生占多数的专业需要鼓励更多女生报考就读,以创造一个真正的平等教育环境。
“男女平等是基本国策,在教育上女生至少要得到招生平等,在评职称时女性也要得到考核的平等。”朱列玉律师说。
针对高校招生性别歧视,朱列玉律师提出可以通过“盲选”的方式优化招生程序。“对于非因客观情况必须根据男女性别差异分开录取的专业,为了杜绝不合理的性别选择,建议采取“盲招”措施,即不对招生人员显示考生的性别等个人信息。”
在反歧视方面有丰富的诉讼经验的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溢智强调,我国法律关于保护妇女权益的相关规定虽然多只为宣示性的,但都是正面的。法律原则上所有专业都不应该限制男女比例。“需要限制男女招生比例的,必须有相当充分的证据和论述。即便是在我国最新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女职工禁忌从事的劳动范围也已经大大缩小并明确规定了。更何况,教育不能、也不应该完全是就业导向,以就业的名义去限制招生是不合理的。所有人获得教育的机会都应该是平等的。”
朱列玉律师介绍,对于传统上单一性别比例不合理的专业——如“女多男少”的外语专业和“男多女少”的理工类专业——教育部应分别对男女都一视同仁采取比例保障、降分等优先措施。对出于国家利益,仍然需要限制性别的专业,譬如军事、国防、公安、海关等国家安全类专业,教育部应与相关部门以及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全国妇联一起进行研讨,讨论相关性别限制是否合理。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两会

相关推荐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