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事故五周年丨“5年来,我们生活奋斗在震后的福岛”

微信公众号“iWeekly周末画报”(iweeklyapp)

2016-03-11 22: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3月11日,是东日本大地震发生5周年。曾受海啸与核辐射侵袭的重灾区福岛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上个月,日本共同社记者航拍了2011年3月11日受海啸袭击的日本东北部城市现状。
▲通过与5年前处于灾难中的照片做对比,可以清楚地看到灾区的变化。被海啸摧毁的建筑已被逐渐修复。
▲多数受影响城市的临海区域被划为危险区,建筑施工受到限制,部分区域被保留作为海啸遗址。
我们仍在奋斗
5年来,福岛并未成为空城。那些为重建福岛而拼命奋斗的工作人员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Getty摄影师Christopher Furlong将镜头对准了这个群体,为他们拍摄了肖像,并展示了他们日常工作的场景。防护罩后面那一个个坚定的眼神,看得出他们为恢复福岛建设所下的决心。
▲来自东京电力公司的Yasushi Ooishi,他的日常工作是处理污水。Ooishi希望能更快地完成,但在配合政府与当地组织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障碍。
▲福岛第一核电站,已损坏的3号反应堆。
▲Shinichi Koga来自鹿岛建设公司,主要负责建设冰墙,为防止地下水流入电厂。Koga说,他的工作最困难的部分就是他需要穿上繁琐的保护装备,并需要获得多个许可以便进行工作。
▲“冰墙”是使用冷却剂建造的30米深的墙,以防止地下水向反应堆泄漏。
▲来自东芝的Mitsuyoshi Sato,负责操控机器人来净化2号、3号反应堆。他在福岛工作已有5年,事故发生后他主动提出要求前往福岛研究水净化。作为一个研究员他还有其他工作想做,但他觉得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眼下在做的事。
▲在发电厂外工作后,工作人员都需要接受辐射扫描检查。
▲东京电力公司员工正向媒体展示去污工作的过程。
▲来自东京电力的Kenji Shimizu是机器人项目的现场主管。Shimizu说,他们确保在安全的环境中工作,所以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工作他很少会感到有任何危险。相比之下,得到别人的理解似乎更难些。
▲工作人员在反应堆现场进行净化和重建工作。
▲来自东芝的Shuji Hoshii,主要负责水净化系统的操作。Hoshii说,离开家来到这里,家人对他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抗震建筑外的辐射监视器。
▲东京电力公司的Yusuke Nakagawa,他的团队负责操作机器人进行反应堆的净化。Nakagawa希望自己能为复苏福岛尽一份力。
▲使用辐射监视器进行检测的工作人员。
▲东京电力公司的Kei Kobayashi,主要负责水净化系统。他觉得工作充满挑战,每天都有新的东西要学习。
▲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净化和重建工作。
▲来自东京电力公司的Eiji Sakata,主要负责监督建筑工地整体的安全。Sakata说,在福岛第一核电站进行安全控制比其他地方更困难,因为工人需要记住一切,他们不得随意携带文件进出现场。由于工人们总是佩戴着口罩,所以沟通也非常不便。
▲开始工作前,工作人员会先穿上装备,做好防护工作。
▲同样来自东京电力公司的Hideaki Tokuma,每日负责处理污水箱。Tokuma说,“这里没有重复的日常工作,每一项工作都是新的挑战。”
▲工作人员与新建成的水箱。
▲鹿岛建设公司的Masaya Uehara,负责建设冰墙,以阻止山区地下水流进发电站。Uehara说,令他失望的是,一些人对他的工作有负面意见。但随即他很快振作,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证明那些人的想法是错的。
重返家园?
5年前,发生在日本东北部海域那场9级特大地震夺走了超过1万5000人的生命,并摧毁了当地居民曾经温暖而熟悉的家园,令他们被迫流离失所、背井离乡。从前的家,曾经常去的场所,突然被中断的生活......如果再回去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 福岛隔离区,肆意生长的植物覆盖了这里本来的样貌。
摄影师、纪录片拍摄者Guillaume Bression与伙伴Carlos Ayesta曾多次探访震后的福岛隔离区,并拍摄了多个摄影项目。在其中一个名为“ 追溯我们的脚步”(Revenir sur nos pas…)摄影项目中,Bression与Ayesta两人邀请了一些福岛的原住居民,请他们回到5年前所居住的这片土地,在满目疮痍中重现了他们曾经的生活状态。
这里曾是舒适的家,阳光像平常一样照进高中的体育馆,这里有从前经常光顾的理发店、书店、音像店、咖啡馆和超市。被拍摄者在这些熟悉的环境中做着和从前一样的事情,你可以看到画面中那种不和谐的对比,从照片中传递出的是被拍摄者深深的失落感。
拍摄中Ayesta与Bression采用了人工照明,照片中废墟的景象与被拍摄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时间仿佛静止,人们回到房屋被破坏的那个瞬间,再次看到从前自己熟悉的环境,如今已变成满目疮痍、令人不安的废墟。在拍摄过程中被拍摄者有时候会感伤哭泣,面对这样的场景触动无疑是巨大的。
▲Midori Ito在废弃的超市中选购商品。因害怕辐射所带来的危害,Midori Ito和全家于5年前搬离了福岛。
▲Kanoko Sato穿着校服站在损毁的体育场馆内。
▲福岛浪江町,Masayoshi Kawada坐在拉面馆中望向窗外,桌上散落着5年前大地震发生时没来得及收拾的餐具。
▲Mikaze Risa Sato与Kumakura坐在熟悉的酒吧中。撤离后她们一直未回来过。
▲福岛富冈町,Yasushi Ishizuka回到曾经的电玩室,室内凌乱不堪,小钢珠散落满地。
▲Noboru Eda在废弃的音乐商店。
▲Hidemasa与Michiko Otaki在核事故之后搬了许多次家。
▲Shigeko Watanabe曾经营一家打印店,撤离之后便放弃了这个职业。
这里空待了五年,离乡的居民开始在其他地方重建生活。有些年迈的老人不再害怕辐射,但他们知道,如果搬回来住,他们的孙子、孙女可能不会来看望他们。对许多人来说,他们曾经的生活是如此突然地被中断了,剩下的是日本最严重的核灾难事故后所留下的记忆。
▲夜间的福岛隔离区。时间被定格在2011年3月11日
现在,福岛核电站周边仍有约80,000人背井离乡,居住在生活不便的房屋或公寓里,一些人想返回家园,有些人则没有这种想法。虽然目前官方已解除部分隔离地区的避难指示,鼓励居民重返家园,但人们对此仍然表示恐惧和怀疑,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本文首发于iWeekly周末画报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经授权后转载。)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福岛,核事故,地震,海啸,核电,东电,澎湃,澎湃新闻

继续阅读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