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高院院长:陈满案是司法的一个痛点,造成冤案令人痛心

梁波 唐金龙/华西都市报记者

2016-03-14 16: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13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分别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工作报告,提请代表审议。秉承去年风格,今年的“两高”报告照样清晰列举了去年司法机关查办的30多起典型案件。其中,“两高”报告同时提到陈满案,引起代表委员们热议。
最高人民检察院新闻发言人王松苗指出,陈满案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件,这是最高检首次向最高法提出抗诉的刑事申诉案件,也是最高检首次对原判有罪的案件抗诉无罪。下一步,检察机关将不断规范自身司法行为,加强对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既抗轻也抗重,最大限度地防止和减少冤错案件。
2016年2月1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海口美兰监狱依法对陈满故意杀人、放火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上午10时40分,已在监狱度过23年的陈满走出海口美兰监狱大门。 东方IC 资料
【陈满母亲】
听到儿子陈满的名字,最初“还以为听错了”

“依法纠正陈夏影绑架案,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等一批重大冤错案件,从中深刻汲取教训,健全冤错案件有效防范、及时纠正机制。”13日上午9点06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这席话,从电视机里传出,陈满80多岁的父母正在收看全国两会直播,当听到儿子陈满的名字,母亲王众一“还以为听错了”。王众一说,后来才知道是真的,儿子陈满的名字真的写进了最高法的报告里。
和最高法工作报告一样,曹建明作的最高检工作报告中,也提及了陈满案。
曹建明在报告中指出,认真审查每一份申诉材料,发现有冤错可能的及时调查处理,勇于自我纠错。检察机关从当事人申诉或办案中发现的“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钱仁风投放危险物质案”“许金龙等4人抢劫案”“杨明故意杀人案”等冤错案件,分别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人民法院已依法再审改判无罪。
最高检在报告附件2“有关案例说明”中,这样评价陈满案:该案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的刑事申诉案件,也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对原判有罪的案件抗诉无罪的案件。
【最高检】
一个错案足以摧毁累积的法治信仰

陈满案写入“两高”工作报告,在最高检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王松苗看来,这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件,也是最高检首次对原判有罪的案件抗诉无罪,最终法院采纳了抗诉意见。
王松苗说,任何一起冤错案件的发生,不仅会对当事人及其亲属造成巨大甚至无法弥补的伤害,而且会严重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影响人民群众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信心。司法活动中万分之一的失误,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的伤害。冤错案件虽然是极少数,但一个错案的负面影响足以摧毁上百个公正裁判积累起来的法治信仰。所谓“100-1=0”,也蕴含这个道理。
在防冤纠错方面,王松苗表示,检察机关一方面要始终坚持严格规范公正文明司法,确保自身办理的案件不出差错,另一方面要强化对其他执法司法部门的诉讼监督,努力从源头上防范冤错案件发生。
去年,最高检制定下发了《关于建立监督纠正重大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通知》。下一步,检察机关将继续加大工作力度,不断规范自身司法行为,加强对诉讼活动的法律监督,既抗轻也抗重,最大限度地防止和减少冤错案件,让正义不再姗姗来迟。
【最高法】
痛定思痛 从根源上防范冤错案件

3月13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做客搜狐网,解读最高法工作报告。
今年,周强院长在工作报告中提到要“从错案中深刻汲取教训”时,孙军工表示,周强院长在去年报告中用“深感自责”四个字,就是明确表态:人民法院面对冤错案件不回避、不姑息,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今年报告中用了“从错案中深刻汲取教训”,这既是对表态的有力回应,更表达了人民法院“痛定思痛”后,要严格扎紧制度牢笼、从根源上防范冤错案件的决心。
孙军工说,2013年至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监督指导各级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重大刑事冤错案件23起。同时,在中央政法委领导下,人民法院积极研究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探索建立科学合理、因案制宜、切实可行的案件质量终身负责制,形成倒逼机制,法官从接手案子开始,就要严格依法实现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
【观点】
检方抗诉冤案或成“新常态”

对于陈满案写入两高报告,法学专家、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表示,这样一个由民间人士、律师团队等共同发起的洗冤行动,最后能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认同,首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无罪抗诉,并写入两高报告,是司法进步的表现,“陈满案对于今后推动此类案件的平冤昭雪有正面的积极引导作用”。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则认为,陈满案写入最高检、最高法报告,说明对平反冤案的重视,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易延友指出,以前检察院对于一些冤假错案,大多都是提出检察建议,而抗诉的力度相对检察建议来说要大很多,对冤假错案提出无罪抗诉,说明检察机关从幕后走向前台,可能今后检察机关抗诉冤假错案将成为一种“新常态”。
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侯欣一表示,公众对司法评价源于两个尺度,一个尺度是整体数据,另外是典型个案。“特别是对冤假错案公布,会让公众对司法更有信心。”
【连线】
申请国家赔偿966万,律师今天递交申请书

13日听完两高报告,王众一有点激动,赶紧掏出手机,给去绵阳走亲戚的陈满打了一个电话。
“母亲给我说,我的冤案写进了两高报告,我很高兴,希望有关方面汲取我的冤屈经历教训,让冤案越来越少。”陈满说,现在,他最主要精力是等待国家赔偿。
今年2月2日,经四川省人民医院全身检查,陈满被查出患上了严重的胃溃疡、肛裂及双下肢体麻木。陈满告诉记者,这段时间他正在调养身体,“检查结果出来了,需要长期治疗。”
陈满最近还买了电脑,正在学习上网。至于是否要在互联网方面创业,陈满大哥陈忆说,现在还说不到那一步,“调养身体,电脑入门了再说吧。”
对于国家赔偿,陈满说,他已全权委托王万琼律师办理。
据了解,13日下午,王万琼已抵达海南海口,将于今日向海南省高院递交陈满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王万琼说,“根据相关规定,他们会在两个月内给出答复,是否赔,赔多少,都要作出回应。”
陈满国家赔偿申请书中,列出了包括侵害人身自由、误工费、精神损失赔偿等在内,共计966万多元。具体包括: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853777.64元、赔偿误工费3707555.28元、赔偿医疗费、后续治疗费10万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万元、赔偿23年申冤费用支出计100万元。
【对话】
海南省高院院长董治良:造成冤案结果,令人痛心

3月13日下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海南团审议“两高”报告间隙,列席会议的海南省高院院长董治良就陈满案首度作出回应。董治良说,陈满案是中国司法进程中的一个痛点,当年造成冤案结果,令人痛心。回过头看,整个政法系统需要认真反思和汲取教训。
华西都市报:两高报告中提到陈满案,你怎么看待?
董治良:陈满案件可以说是司法的一个痛点。造成这个结果,应该说是令人痛心的,也是政法各家需要认真反思、汲取相关教训的。这个案件纠错,整体来讲,我认为是国家法制进步。从过去的疑罪从有,疑罪从轻,疑罪从化,到现在的疑罪从无,证据确定,这个是司法理念的进步。
华西都市报:对陈满的国家赔偿申请,法院有没有过考虑?
董治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陈满的国家赔偿申请书。你不交来,我们立不起案,我也就没有依据。待收到国家赔偿申请书,我们将依据国家赔偿法,组织合议庭审理之后,该怎么赔依法来裁断,依法来赔。
华西都市报:宣判那天,副院长前往法庭鞠躬道歉,是你安排的?
董治良:是我安排去的。错了就要道歉,你不能说这个是过去90年代的事,跟我没有关系,人民法院是连续性的。不能说以前90年代的事,我们现在就不管了,这个说不过去。
华西都市报:你见过陈满本人吗?
董治良:没有。
华西都市报:海南省高院是否启动冤假错案追责程序?
董治良:这个案件都还没有办完,现在说还早。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满 冤案 海南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