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联播|饿了,还是叫妈妈吧

澎澎和湃湃

2016-03-16 22: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前,外卖很慢。一个电话,备好零钱,等待外卖员的脚步;现在,外卖很炫。手机一点,在线给钱,都管外卖员叫骑手。
虽然现在生活中流行在线支付,但零钱依旧必不可少。今后,1元纸币会越来越少,逐步转为硬币。于是网上开始讨论:北方人偏爱纸币,南方人偏爱硬币。据说是因为钢镚这种东西,北方人捏着冷,南方人捏着凉快。
比如鲁迅先生,作为南方人,自然是喜欢用硬币的。他在《药》中写道,“老栓看看灯笼,已经熄了。按一按衣袋,硬硬的还在。”
这里的“硬硬的”指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指钱币。鲁迅在此处用了借代的修辞手法,表达了华老栓交易前的紧张、谨慎。
随后小说写道,“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如今重新读到这里,不禁会觉得,这应该是华老栓在托人订的“外卖”送到了,还热乎的。
原来,华老栓听人介绍,有一家号称“痨病克星”的馒头店,皇冠信誉,童叟无欺,好评如潮。于是自己也去下了一单,货到付款,买了几个回来给患病的小栓吃下。
回到茶馆后,满脸横肉的人对老栓说,“老栓,就是运气了你!这是包好!这是与众不同的。”花白胡子也说,“原来你家小栓碰到了这样的好运气了。这病自然一定全好!”康大叔也拍拍小栓的肩膀说,“包好!小栓,包好!”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刷单”、“刷好评”了吧。
315之夜,无数公司企业的惊魂之夜。当晚直播的315晚会曝光了不少问题企业和产品,下面用一段话概括一下:
澎澎有一个喜欢海淘的朋友,工作是帮别人刷单,天天用饿了么点外卖吃。终于有一天,牙被吃坏了,去北口义齿装假牙,发现还真是“假”牙。结果刚出门就被一辆从车易拍拍来的车给撞了。送进医院后躺病床上用免费Wi-Fi上了会网,钱不见了!恰好看到了一个二维码,扫码后手机自动群发了一堆短信,存款也没了!
其中不少网友表示黑作坊入驻饿了么外卖订餐平台戳中痛点。据报道,饿了么平台涉嫌引导商家虚构地址、上传虚假实体照片,甚至默认无照经营的黑作坊入驻,目前上海食药监局已正式对其罚款并立案。
老总们,你们这么搞要是被学长知道的话,他会很angry的。他早就教育过naive的年轻人,做什么都不要太simple。
但simple的人却大有人在。
来自饿了么网上订餐高级经理微博,随后删除
每一年315晚会都有两拨高潮。第一波在于揭晓哪些公司被点名,其中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黑幕;第二波在于他们的应对措施。
尤其是第二波高潮。如果说,春晚是段子手们的年终考试,那么315晚会就是对公关门的抽查考试。这时候,各公司的公关都严阵以待,通宵达旦。一旦看到自己公司上了电视,就要赶紧抄起电话:
“喂,老板,我们上315啦!公关稿怎么写?”
关于食品卫生问题,《疯狂动物城》中也有类似的讽刺。
大象冷饮店的店员从来不戴口罩,用鼻子抓取冰激凌和果仁,这和饿了么被曝出“老板娘牙咬开火腿肠直接放到炒饭中,厨师尝完饭菜再扔进锅里”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乌托邦世界里看了都觉得恶心,现实中吃进嘴里,又是什么滋味?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大于天。今天被点名的是饿了么,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某团、某度外卖,但他们又是否经得起监督考验?现实中的食品问题不比小说里的人血馒头,但从中都能看到,有利益的地方,就有虚假和欺骗。
新兴行业崛起、企业发展艰难、同行竞争激烈、有关部门失职,这些从来都不是其本身可以降低底线、违规违法的借口。错了就是错了,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人饿了也就隔个肚皮,大不了回家吃妈妈做的饭;但如果这个社会“饿”了,那些管事的“妈妈们”你叫得动吗?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澎湃联播

继续阅读

评论(20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