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国民党被逼公布党产,反攻倒算开始了?

东鲁虬髯客/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

2016-03-18 00: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如今的中国国民党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维持了8年的执政权丢了,连党产这种被追打了十几年的旧梗也被翻新出来,抢夺台湾媒体的版面、画面和页面。镁光灯喀喀喀,名嘴们叭叭叭,扫的可都是百年老店的颜面。这边民进党高举“不当党产条例立法”招牌杀气腾腾虎视眈眈,那厢蓝营内还有“带路党“遥相呼应高叫分家产。修正一下那句名言,堡垒往往都是内外夹击才被攻破的。
最近跃入人们眼帘的是国民党党主席参选人、自称“党改炸弹客”的李新。
此君摆出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姿态,在台湾两家报纸头版刊登广告,要求国民党将不当党产交由全民雨露均沾:“2300万人民,每人10000元(新台币,下同)。”体育老师教的数学都可以准确算出,这是2300亿呀!国民党不是刚刚对外称,党产只剩下166亿吗?那么,外界最好奇的是——
1、国民党到底还剩多少银子?
首先,身为台北市议员的李新,并没有进入国民党的核心决策圈,没有交代2300亿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此前,李新就主张过一回分家,不过是直接分配给国民党党员,经他估计可取回1000亿的党产,分配下去每人可分30万元。1000亿又是数从何来?同样无细节无真相。
有台湾网友嘲笑说,这根本就是“猪一样的队友”,信口开河。但也难怪,人家瞄准的是党主席选举造势嘛,不爆点大料,谁关心你是盘什么菜?
不过国民党剩钱倒是确有其事。红楼梦中的贾府尚且“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数次进行“党产大公开”,每次数据都不一样。但总起来看,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多。
有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李登辉任主席时期,党产最多达918亿元;2000年连战当党主席时,党产有808亿元;2005年马英九任主席时,党产有311亿元;2015年1月朱立伦成为党主席时,党产有242亿元。也是,这数据跟岛内的政治气候密切相关。随着国民党从一党独大变为与绿营竞争,其党产市值缩水势所难免。
民党行政管理委员会主委林佑贤近日称,目前估算党产净值是166亿元。在1998年党产最多时,国民党确曾坐拥约918亿元,但李登辉任内,国民党党产净值共蒸发427亿元。因为当时碰到金融海啸,李决策用党产资金去挹注救援一些公司,后来亏了那么多钱,这些都有迹可查。也是,以李登辉的政治性格,从来都是黑锅他人背,声誉我独享。一旦此事有假,早就站出来走两步了。
林佑贤亮家底表示,国民党现有党产包含土地144笔(账面价值6亿元)、房屋131笔(账面价值4亿元),全部都作为党部办公使用及信托中投、欣裕台公司。目前年度支出20亿元,收入12亿元,一年资金缺口已逾8亿元。而身为党产大户的“中投公司”目前贷款186亿元,万一银行抽银根、房地产无法变卖将陷入困境。他说,目前还有人说国民党党产有800亿元之多,不清楚是怎么算出来的。不过没关系,欢迎质疑者站出来,拿800亿来买就OK。
对此,国民党主席候选人洪秀柱表示,未来不管谁当选主席,“这个家都不太好当”,自嘲跟另一名候选人黄敏惠“捡到一个破产的”。
2、国民党“死穴”在哪?
党产曾是国民党的一大“法宝”,是维持其长期统治台湾的经济基础。作为一家“百年老店”,国民党迁台半个多世纪,也缔造了一个由庞大党产所构筑的“金钱帝国”。
国民党的党产最早可追溯到国民党来台时带来的资产以及数百万两黄金,接管部分日本统治台湾时控制的财产,或以低廉价格买进的土地,以及台湾各级政府当时赠与国民党的公有土地等。当然,最大宗的还是其党营事业,主要指国民党投资与掌控的一大批带有垄断性质的经济实体。
在国民党执政“党政一体”的时代,“党库”与“国库”难分,其党产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对外界来说更是一个谜。李登辉执政期间,国民党党产飞速膨胀,并向海外扩张。随着国民党党产投资领域扩大,其弊端也逐渐显现。不少当局官员,从最高级别到底层,公开利用党产牟利
有岛内友人对笔者说,过去确实一到年终,从党内大佬到普通工作人员,都一大把一大把的分钞票。更重要的是,党产让国民党财大气粗,在选举中获得了不少额外加持。如此行事,社会观感自然不佳。
国民党拥有的主要党产
2000年国民党沦为在野党、连战接任国民党主席不久即着手清理党产,因为政治气候变了,绿营上台,能不严格检视对手党产?其后几任党主席,都力主清查、公布并部分捐赠党产,把“党产交付信托”,作为国民党改造的重要举措。2005年马英九接替连战担任党主席主持党务,继续处理党产回应外界质疑,位于台北中山南路上的原国民党中央旧址被卖给张荣发基金会。一方面,是主动用公开透明的姿态,争取人心和社会认同;另一方面,也为了卸下部分包袱,防止可能面临的政治清算。
尽管国民党加速处理党产,但台湾社会仍有不少人质疑国民党处理党产的诚意。比如,在回赠方面,将党产赠与党员或与国民党有深厚关系的政商人物;售卖党产方面,通过贱卖党产来收取回扣;信托方面,受益人不明等。还有人怀疑,国民党党产总值有两笔账,实际账目约为明面申报的5倍等等。
党产成了台湾政坛的一个“万年议题”,是国民党的一大“死穴”, 几乎在历次选举中均被对手攻击,更是绿营不折不扣的“政治提款机”。无论是陈水扁上台,还是民进党在野,都曾经穷追不舍,有民进党“立委”指责其中有“不少背信、贪渎、流入私人口袋”。
3、连民进党也来抢夺分一杯羹?
马英九当局8年是完全执政,在野的民进党难以在“立法院”就党产议题兴风作浪,所以提出的“政党法”草案,屡屡被阻挡在院外。绿营“政党法”草案明定政党争议财产的处理,及返还机制条款,国民党在程序委员会对其全面封杀达上百次之多。可见蓝绿斗争之烈。
如今,轮到民进党气势汹汹来全面执政了。2016选举后,绿营在“立法院”掌握多数席次,民进党与“时代力量”等“立委”提出多个版本的“不当党产处理条例草案”,力拼在“立法院”新会期过关。
国民党不少人感觉情势不妙。有的像李新那样,就主张直接投降,散尽家财保平安了事。也有的,跳出来负隅顽抗或者说据理力争。
国民党中常委范成连就炮火全开,抨击民进党无限上纲,假借“转型正义”之名,行追杀国民党之实。面对民进党咬紧不放,前国民党“立委”蔡正元反将一军,抛出台苯公司说事,指责这是“从国民党党产变成民进党政客私产的活生生案例”。
台苯原是国民党党产,李登辉担任党主席时落到民进党大佬吴乃仁手中。蔡正元说,现在吴乃仁要推他年轻的女儿当台苯董事长,“原来民进党搞转型正义,就是要抢夺国民党党产。”背后的手腕就是,民进党用政治力打压国民党党产,让其贬值出脱,再让党内政客廉价买进。“吴乃仁用女儿出面吃台苯,还算浮出台面的潜水艇,其他用白手套的水下舰艇不知凡几。”
这是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节奏啊。除了作为“政治提款机”,对手党产也可以变身私人小金库,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公私兼顾”么。若果真如此,民进党“立委”说国民党处理党产“背信、贪渎、外流”,岂不是指责别人时,一个手指对人,4个手指对己?看来,金钱确实是无色的腐化剂,不管蓝绿,吞噬起来没商量。在绿营重新执政的背景下,小英团队是否会步阿扁贪腐的覆辙,也是蛮有意思的一个视角。
4、若没党产加持,国民党何去何从?
“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故事几乎人人都知。这也是国民党在焦头烂额中凝聚共识的一个法宝。不过台北市长柯文哲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日前说,国民党党产对政治、选举有很大影响,一旦没有了党产,未来很难再起。
洪秀柱针锋相对表示,将来党内同志参选时争一口气,破解柯的说法。党产处理了,国民党当然还能再起,不要小看国民党的志气。她话锋一转指出,民进党看起来没有党产,为什么选举有这么多钱?她不相信民进党打的是不用钞票的战争。正代理党主席的黄敏惠也提醒说,党产的现金流量有很大问题,希望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卧薪尝胆、基层深耕才能带领国民党再站起来,对每个党主席都是很大挑战。
洪秀柱主张,未来党产不再用于任何辅选经费。国民党要更开放,除了争取更年轻族群的认同,党产处理透明度也是一个重要观察指标。国民党会好好运用所有“合法”党产,栽培年轻人,让国民党未来属于青年世代。
再次审视国民党党产的处理过程,除了绿营的标签化和恶斗化,“百年老店”本身也是“剪不断,理还乱”。中间种种的利益纠葛和政党特质,不是某个政治强人或者党内下个决策就可以迅速厘清、一夕改观的。
岛内某资深媒体人在脸书发文说,国民党“党产魔咒”确实可怕。碰不到党产之前,党内政客多呼吁清查,但有权操弄党产后,能抗拒魔戒诱惑者至今付之阙如,所以“党产归零”最后无一例外都是空话。同样是那个被称为“猪头队友”的李新,在朱立伦刚获选党主席之际他就表示,建议朱上任后立即将党产数据贴在中央党部墙上,如果有任何人查出有未公开者,就全数捐做公益。今日看来,他还算清醒有可取之处,态度更是一以贯之,抛却浮言,可否视为半剂苦口良药?
国民党党产似乎成了一个讲不完的传奇故事。它跟当年国民党飞机运来的几百万两黄金联系在一起,跟一路颠簸运送到台湾的故宫瑰宝连结在一起。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一而足。
有人说,现在国民党党产中真正的无价之宝,不是外界关切的不动产,而是党史馆保有的党史文物,比如中山手书的“三民主义”原稿。其它党产根本无法与之等量齐观,那是国民党党魂的物证。因为党产“断舍离”,不过是断了金脉银脉,有人心不愁没粮没队伍。但最不能断的,是心脉、血脉和胸怀。两脉一断,神仙难救。
责任编辑:王建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湾,国民党,党产,党务公开,民进党

相关推荐

评论(2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