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沈南:我的方向是做能够影响一代人的脱口秀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16-03-23 07: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事情就是这样一点点发生变化的。
《金星秀》刚火起来的时候,沈南在报道中常常被称作“坐在底下给金星搭话的那个男人”,连名字都没有。金星也热衷调侃他,“节目组也太抠了,录这么多期还穿这一身衣服”。有一期,沈南主动站起来,傻傻地喊,“啥一身儿啊,才半身儿!”
现在他已渐渐被人熟知,还跑去《国民美少女》和费玉清一起坐着当评委。不过,了解他前半段经历的人可能会替他感慨,一开始决定坐在那儿让金星“虐”,这小子“挺有勇气”。
沈南原本该西服革履坐在法庭上滔滔不绝,他2004年考入东北林业大学法学系,曾经想过将来做一名出色的大律师。没想到,大学生活比沈南原来想象的还要丰富多彩,“没忍住啊,然后就去说相声,做主持。”
“大学生活那么发光发彩?”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他时问他。
“不是发光发彩,是红得一塌糊涂。算起来,我最红的时候应该就是在大学校园里,每个学院都叫我去主持,当时最夸张的是,我也有一张档期表,有时候真的忙不过来想和人家委婉地拒绝,结果人家说,没事儿,你哪天有空哪天办活动。”
大学毕业后沈南顺理成章进入黑龙江电视台,成为一名主持人。打开沈南在黑龙江电视台时期的履历,确实是blingbling的。他不仅先后主持过棚内综艺、民生直播、交友感情、旅游、挑战心理等各类型的节目,还兼顾电台节目,他还是当时“黑龙江电视台史上最年轻的制片人”。而他制片的那档节目相当于黑龙江本地的《快乐大本营》,收视极好。
这么一个老天给饭吃的孩子,后来却有一个“悲催”的转折。沈南说他并不觉得那次“错过”给他造成了大面积的心理阴影,“也就那样吧,其实还好,有老婆在身边嘛”。沈南调侃说,“最开始没什么想法,后边没想到‘好声音’能火成这样!”
本该担任第一季《中国好声音》主持人的沈南,因为当时播出平台的变更,煮熟的鸭子飞了,于是成就了“中国好舌头”华少。
看着人家火得不要不要的,也不能说一点落差都没有,那也太假了。毕竟沈南为了这次重要“战略性转移”,还从黑龙江文艺频道辞职了。
“年轻人,一时糊涂啊!”
他给记者讲述了“动了念头”的那一天。
“3月6日,我开车到台里,我们那个停车场有台长的位置,总监的位置,还有员工的位置,当时我莫名其妙就把车停到了台长的位置,我当时没下车,就坐在车里胡思乱想,我想我这辈子在这儿不动,很有可能最后就是把车停在这个位置。后来保安过来让我把车倒走,我才走。经过那天,我又给‘好声音’的导演打了个电话,问了问那件事儿,她说随时欢迎,于是我就买了张机票去了上海。”
沈南说他很感谢台长,虽然不想让他走,但还是不想因此耽误他的前程。但万万没想到,一腔热血跑到上海后,等待他的结果让他“傻眼了”。
沈南说其实他并不是那种看起来不在乎,心里使劲打算的人,“一路走来,还是迷迷糊糊的,只是心里知道那个方向和目标是什么。”
“那个最清晰的方向是什么?”记者问。
“还是做影响一代人的脱口秀吧,《小南秀》或者《沈南秀》。我上大学时候就研究脱口秀了,但那时候特傻,以为就是一个人在那儿想说啥就说啥,不知道是有一个团队。我现在不着急,平时经常在写稿,自己觉得还没到时候,就自己慢慢养吧。”
沈南认为,做好看的脱口秀就是做好“智者的分享”。
“可能观众看上去这个人不是什么智者,但他骨子里一定是个智者,他也愿意分享。很多人都会误以为脱口秀就是讲段子,不对,那只是方式方法,最重要的当然是传递一个新锐的思想,表达一个犀利的观点。”
谈到为什么不趁热打铁,赶紧实现自己的目标?
沈南颇为严肃地说道,“我粗浅地认为,想要做一档脱口秀,最起码要有一个社会认可的身份。我自己是一个80后的年轻人,在北上广的城市奋斗,然后以80后的角度说出自己的分享,我还是想再等段时间吧,也不确定,前段时间也有人再催,让我上《沈南秀》,说赞助商也在等着,我说不到时候,出来就要好,不能丢人。”
“金星认为你时候到了吗?”
“她也让我再沉一沉。”
第一次见到金星,沈南说自己还挺害怕的,“她一直在电视上都挺凶的、气场又强,哈哈!然后我又不太会和陌生人打交道,又是大明星,所以也没什么准备,心里想着走一步看一步吧。”
从筹备《金星秀》到播出,中间跨越了一年的时间,沈南和金星从陌生变成了“太了解彼此”,所以到了播出以后,你一句我一句,堪称“完美”。
相比《康熙来了》中陈汉典更加微弱和自毁的呈现,沈南在《金星秀》中还是极好地保持了“自我”,三分逗,七分捧。沈南赶紧说,“可不敢!“
“从一开始我们策划,因为和金姐的年龄差距,我的位置可能更多的是代表年轻人发声,另外一个方面,她是著名的舞蹈表演艺术家,经常高来高走,我真听不懂,我相信我听不懂的话,观众也听不懂,这个时候我出来拉一拉。拉这个动作适合节目组来做,否则我们不做的话,观众可能会觉得,哎,是不是有点,装?”
“那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记者问。
“我现在也分不清我是真傻还是装傻。”沈南哈哈一笑。
“所以你们这些一来二去都是有剧本的?”
“对,有剧本。也谈不上剧本,每次播出内容只是呈现我们工作量的20%-30%,大部分都在前期的开会讨论。也都是我们自己写的。”
中国脱口秀和西方脱口秀的大环境完全不一样,中国人有自己的语言接收习惯,近几年沈南不仅自己做脱口秀节目,还认真观察别人的。
“晓松富于知识性,以自身为载体、阅历很棒;王自健的表达方式更有趣。我一直在想,脱口秀就像一个导弹,导弹的弹头就像金姐的态度,燃料箱就像晓松的知识性,它是源源不断的,整个打击范围、辐射面,就比较靠近传播方式,就是幽默表达的语言,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面,我就想如何能把自己调整到一个最佳的状态,希望能够做一档很幽默的脱口秀。”
沈南有一个观点,“你的身份要不断地刷新,要不断往自己身上贴标签,‘不换衣服’的沈南,‘脸大’的沈南也好,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要不断地出去干点事儿,要把标签不断地叠加,最好是刷新,没有刷新是可耻的。”

算起来,自《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已经过去了4年,最近,媒体给沈南的报道起的标题是:
沈南,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沈南,金星秀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