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陕州、竞秀、瑷珲,去年变更的地名背后都有故事

澎湃新闻记者 卢梦君

2016-03-23 20: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黑河机场已正式更名为黑河瑷珲机场。
3月23日,据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政府办公室微信公号“爱辉发布”消息,近日,经国家民航局批准,黑河机场已正式更名为黑河瑷珲机场。
“爱辉发布”认为,机场名称体现着一个城市的人文底蕴和精神气质,此次机场更名,符合国家规范性文件要求和机场命名规范惯例,对于传承历史、弘扬文化、彰显特色,提升区域知名度和影响力,助力黑河市和爱辉区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黑河瑷珲机场的更名是近一年时间内,“瑷珲”一词再一次出现在官方语境中。
去年5月,黑河市爱辉区下辖的原爱辉镇更名为瑷珲镇一事曾引发媒体高度关注。
2015年5月18日,《黑龙江日报》头版头条刊登文章《区划调整为龙江经济社会腾飞添翼》,其中提到,日前,黑龙江省政府批准将黑河市爱辉区爱辉镇政区名称用字恢复为瑷珲。
“瑷珲,这一已有400多年历史的称谓,承载着历史、蕴含着文化、凝结着乡愁、寄托着希望,在阔别60年后重载史册,可以让世人永铭惨痛的历史,也更期待它的魅力绽放,美好愿景尽展眼前。”文章写道。
此番黑河机场更名为黑河瑷珲机场的消息披露,预示着官方依旧在努力寻求“瑷珲”的回归。
“瑷珲”的地名文化
“瑷珲”蕴含着独特的地域和地名文化。
“瑷珲”的含义,历史上有三种解释。
清代大画家方式济在《龙沙纪略》中解释瑷珲(艾浑)名称时说:“言可畏也。”
民国九年《瑷珲县志》卷一记载,“因有水名瑷珲,故以得名,瑷珲河在今俄人占据我江东六十四屯之中(今俄称芒噶河)。”
后人把这两条联系起来认为,瑷珲因附近有瑷珲河得名,其意是“可畏”。
也有人认为,瑷珲是满语中“母貂”的意思。
据史料记载,在黑龙江左岸,也就是我国清朝的江东六十四屯境内,有一条河,河中生存着种类丰富的鱼类和水陆两栖动物,其中最珍贵的就是水貂,因为貂皮制作的服装冬暖夏凉,冬不沾雪、夏不沾水。清朝前期,达斡尔族酋长巴尔达齐向清太宗表示臣服,朝贡品就是1818张上等貂皮。
由于水貂的满语发音为“阿依活”,汉语谐音则为“艾浒、爱呼、爱浑、瑷珲”。
此外,康熙字典和中国词源将瑷珲解释为美玉之义,也作地名。
瑷珲曾是黑龙江最早的省会所在,是清朝前期北部边疆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
瑷珲城在历史上出现的首要原因,是抗击沙俄的武装入侵。
1683年,宁古塔副都统萨布素被任命为首任黑龙江将军,初驻黑龙江东岸的旧瑷珲城(今俄罗斯境内的维芙勒伊村),1685年驻地迁往黑龙江西岸,于是有了新瑷珲城,即今天的瑷珲镇位置。
瑷珲是两次雅克萨反击战的前线基地和指挥部。
清政府多年的交涉,特别是两次雅克萨战争,使得沙俄政府终于同意通过谈判解决边界争端。
1689年9月,两国全权代表在尼布楚签订了中俄历史上第一个边界条约《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明确了外兴安岭以南、东至海的土地归中国所有。
随着《尼布楚条约》的签订,沙俄对中国东北边疆的威胁基本解除,黑龙江将军驻地在1690年迁移到墨尔根,1699年再迁移至齐齐哈尔。瑷珲城(黑龙江城)因此降格为副都统驻地。
“瑷珲”承载的历史
“瑷珲”之所以被铭记,更重要的是它还承载着惨痛的历史。
到了19世纪中叶,国势衰微、内忧外患。在沙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指挥下,大批沙俄哥萨克再次入侵黑龙江流域。
“《清史稿》里记载,旗兵每年六至八月间训练驻兵,够年龄的上前线打仗,后来打没了以后,连十三四岁的预备兵也被派遣到前线,到《瑷珲条约》签订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像样的武器和充足的兵源支持作战了。”黑龙江流域历史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1858年5月28日,在俄军火炮的威胁下,黑龙江将军奕山同穆拉维约夫在瑷珲签订了前所未有的丧权辱国条约——《瑷珲条约》。
《瑷珲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放弃领土所有权最多的条约。
1860年,中俄签订《北京条约》。沙俄通过这一条约不仅强迫清廷承认《瑷珲条约》规定的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割让,而且还将《瑷珲条约》规定的中俄共管之地乌苏里江以东至海的40万平方公里土地据为己有。
《瑷珲条约》并不是俄国侵略的终点。
1900年1月末,清朝9位瑷珲籍将军之一——寿山署理黑龙江将军。
同年5月,义和团运动爆发,沙俄以保护中东铁路为名,调集十数万大军欲出兵我国东北,寿山调动部队,积极布置战守。
7月9日,沙皇发布了入侵我国东北的命令。7月17日至21日,沙俄制造了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两起惨案。
据史料记载,7月16日,沙俄封锁黑龙江。17日,沙俄突然出动大批军队洗劫中国在海兰泡居民的住宅和商店。次日,又将数千名中国居民赶到江边,刀砍斧劈,血腥屠杀。绝多大数中国同胞遇难,仅数十人游至对岸瑷珲获救。
海兰泡大屠杀同时,沙俄又派出军队扑向江东六十四屯。俄军“驱各屯居民聚于一大屋中”举火焚烧,毁尽房屋,枪杀村民。
最后俄军将“未及过江者,不分男妇老幼,农夫工匠,负贩商贾及民间各行各业人等一同逼入江中,其余均被逼溺死江中,浮尸蔽江者数日不绝”。
面对沙俄侵略,寿山认为“我愈退而人愈进,我愈畏而人愈欺”,决心率军抗战。
因沙俄不断增兵,清军后继无援,8月5日俄军占领瑷珲。
在瑷珲,遭到坚守清军和瑷珲人民全力抵抗的俄军“四向焚烧,满城烟火,鸡犬飞嚎,数千余房毁尽为墟”。瑷珲城化作废墟。
8月27日,俄军陆续侵入省城齐齐哈尔,28日俄将要求面晤寿山谈议降之事,寿山抱誓死不降决心,拒绝会见俄将,并致书俄将勿杀百姓,书毕即令人抬出早已准备好的棺木,仰卧于棺中,以手枪自杀殉国……
直至1907年,瑷珲城才得以收复。
“瑷珲”回归之路
1956年,因国务院对一批“生僻难认”的地名用字进行简化,“瑷珲”被改为“爱辉”。
当瑷珲被简化为爱辉后,名称背后的释义随之丢失。
澎湃新闻此前在黑河采访时了解到,从政府到民间,对“瑷珲”回归的努力一直没有间断。
始建于1975年的瑷珲历史陈列馆,在2002年扩建完成并重新开放时,为了尊重历史,将“爱辉”恢复为“瑷珲”。
2009年,黑河市爱辉区提出将政区名称用字恢复为瑷珲的请示由黑龙江省上报至国务院,但未能通过审批。
依照《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第四条,自治州、县、自治县、市、市辖区的设立、撤销、更名等需要由国务院审批。
之后,距离爱辉区市中心二三十公里的原爱辉镇,又一次向“瑷珲”发起了“冲击”。
2013年10月18日,《关于将爱辉镇政区地名用字恢复为“瑷珲”的请示》从当时的爱辉镇上报到了爱辉区。
这份请示中提到需要恢复“瑷珲”的四个原因,分别是历史传承、文化发展、经济繁荣和百姓期望。
同年11月20日,《黑河市爱辉区人民政府关于爱辉区爱辉镇政区地名恢复为瑷珲镇的请示》从爱辉区上报到了黑河市。
这一年的12月18日,《黑河市人民政府关于黑河市爱辉区爱辉镇政区地名恢复为瑷珲镇的请示》从黑河市报到了黑龙江省政府。
一些当地专业人士分析,区一级的改名需要国务院批复,涉及的人力物力财力更大,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镇一级只需要省政府批复,需要考虑的因素也相对简单一些。
2014年,爱辉区举办“瑷珲历史文化论坛”,更像是为“瑷珲”回归的一次预热。
2015年3月11日,黑龙江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讨论行政区划调整工作。这次会议议定,同意爱辉区爱辉镇更名(恢复)为爱辉区瑷珲镇。
瑷珲镇的更名由《黑龙江日报》披露后,舆论的话匣子也随之打开。
“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之所以引发这么大的关注,当然是跟百年前的那段历史有关。”《钱江晚报》5月19日的评论直言不讳。
《环球时报》在5月20日发出警示,一些唱衰中俄关系的人就认为,此举预示着中俄关系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今天中国互联网上盯着瑷珲改一个名字就兴奋或者沮丧的人,你们想太多了。”
在历史和文化之外,区划名称变更往往有着更为现实的考量。
“瑷珲”回归,“美好愿景尽展眼前。”《黑龙江日报》文章说。
这些美好愿景包括:发挥古城历史文化和自然生态优势,建设国内外知名的旅游胜地,让丰富的旅游资源转变为现实生产力;把地缘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与全国各地开展经济贸易和经济技术合作,吸引国内外投资者来这里投资兴业,推动“瑷珲”乃至黑河市经济社会的发展。
今年3月23日,“爱辉发布”在黑河瑷珲机场更名的新闻稿中也指出,更名对于助力黑河市和爱辉区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爱辉区是龙江丝路带中重要的前沿和枢纽城市,在“一带一路”战略格局中具有地缘优势、合作优势和人才优势。在“一带一路”规划中,航空是实现互连互通的空中渠道和桥梁。
去年多个地方地名变更
小到台站港场、街巷里弄,大到城市名称、行政区划调整,都属于地名的范畴。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近日表示,近30年来,我国有6万多个乡镇名称和40多万个建制村名被弃。
一批批老地名在冲击中消失,一个个新地名也在进程中产生。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地名的变更近年来并不鲜见。
去年2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陕县,设立三门峡市陕州区,以原陕县的行政区域为陕州区的行政区域。
去年4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调整保定市新市区更名为竞秀区,同时批复同意撤销保定市北市区、南市区,设立保定市莲池区,以原北市区、南市区的行政区域为莲池区的行政区域。
去年10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无锡市崇安区、南长区、北塘区,设立无锡市梁溪区,以原崇安区、南长区、北塘区的行政区域为梁溪区的行政区域;还批复同意设立无锡市新吴区,将无锡市锡山区的鸿山街道和滨湖区的江溪、旺庄、硕放、梅村、新安街道划归新吴区管辖,以鸿山、江溪、旺庄、硕放、梅村、新安6个街道的行政区域为新吴区的行政区域。
同时期,国务院批复同意撤销华县,设立渭南市华州区,以原华县的行政区域为华州区的行政区域。
此外,去年还有四川泸州的金星乡被撤销,设立皇华镇;湖南永州市的蓝山紫良瑶族乡更名为湘江源瑶族乡。这两个乡镇级地方的更名获得了所在省的省政府批复。
2014年,山东临沂原苍山县更名兰陵县,也一时引出议论纷纷。同年还有辽宁沈阳市东陵区更名为浑南区。
老地名的消失与新地名的产生
这些新地名的产生,既有循历史传承而来,有借助名牌效应,也有完全生造出的新词。
例如,陕县老县城也称陕州城,始建于西汉武帝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还有一说,它始建于西汉景帝时期(公元前156年),历经15年时间建成,历代均为州、县治所,上世纪50年代因黄河水利枢纽工程被改称三门峡市。
与之相似的还有华州。渭南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北魏太和十一年置华州区,自唐至清绝此地大部分时期为华州州治所在地,1913年改名为华县。华州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文化,将华县更名为华州区是对华县行政区划沿革的传承,对于促进华县经济文化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兰陵的地名源于战国时期的楚国,相传是因为当年兰陵周围高地上开满兰花。西晋惠帝元康元年(公元291年),置兰陵郡。到了明清两代,兰陵属沂州府兰山县。后历经多次调整,原兰陵的大部分区域在建国后划归苍山县。
无锡的梁溪区亦有出处。
《无锡日报》解释,“梁溪”自古就是无锡的别称,群众广为熟知,文化底蕴深厚,是无锡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三个区合并后用“梁溪”来命名,有利于对古地名的传承和保护,形成社会共识。
作为新词的“新吴”,官方的说法是,“新”字有两层意思:一是代表无锡高新区在新的起点上实现新的跨越;二是蕴含了在继承古吴基础上不断创新发展的意思;取“吴”字,则是为了纪念商朝末年泰伯在梅里(今无锡梅村一带)建立的“勾吴”国。
保定竞秀区的名字由来则与当地八景之一“狼峰竞秀”有关。
当地政府在官网上解释,“狼峰竞秀”是指在晴朗的天气情况下,登上保定西城墙,能一览位于保定市区西北35公里处的狼牙山雄姿,此外“竞秀”还有争比秀丽之意,既有美好寓意,又有一种激发向上的意味。
《河北日报》报道称,将“竞秀”、“莲池”命名为新的市辖区名称,能够充分弘扬保定地域文化,彰显古城特色,增添城市魅力。
湖南蓝山紫良瑶族乡的更名和其境内的湘江源头有关。
《永州日报》报道称,2013年11月12日,国家水利部、国家交通运输部、国家能源局、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联合下文,认定湘江源头区位于湖南蓝山县紫良瑶族乡紫良工区(野狗岭山脉东南侧)。
报道称,为进一步保护、宣传湘江源头区域的生态资源环境、人文历史景观、传统瑶族文化资源等,紫良瑶族乡的党员、干部、两代表一委员,部分群众代表纷纷提出将紫良瑶族乡更名为湘江源瑶族乡的意见和建议。
地名要“记得住乡愁”
对于地名文化的保护越来越受到重视。
今年3月22日,国务院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加强地名文化保护、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工作的视频会议。
国务院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领导小组的副组长、民政部部长李立国指出,地名是基本的社会公共信息,也是重要的文化形态和载体,在国家治理、社会生活、经济发展、文化传承、国防建设和国际交往等方面广泛发挥着重要作用。
“我国地名文化资源内涵丰富,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李立国说,如泰山、黄河等地名映衬着美丽中国的壮美山川,安庆、吉安等地名寄托着人们祈盼吉祥的美好愿望,六尺巷、仁和庄等地名彰显着和谐礼让的传统美德。
但近些年来,一些地方对地名文化的理解不够正确,甚至轻易乱改地名,导致许多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地名快速消失,还有一些地名存在“贪大、媚洋、求怪"”的现象,丢了传统,断了文脉,对地名的文化传承造成很大损害。
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在去年的全国地名文化建设研讨会上表示,要抓好地名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按照中央提出的“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要求,进一步做好“乡愁”这篇地名文化建设文章,深入开展“大洋古怪重”等地名乱象整治。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瑷珲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