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志怪|鬼世界的乌托邦

百魅夜行

2016-03-25 09: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海岛渔村》 林风眠
老婆大人前两天转了个帖子,说一群人脑洞大开,说《桃花源记》是一个误入死人国的故事。武陵渔夫见到的那个村子里“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三老四少,其实都是鬼,……细思恐极,吧啦吧啦。
以往她在友圈发微信,有鬼君都是忙不迭地赶去点赞,不过这次却很不屑!关于鬼的问题,放着免费的资深专业人士不咨询,转这种不靠谱的帖子作甚?
对《桃花源记》的解读很多,当然各有各的道理。但是,将其解释为死人国或曰鬼国,显然没有将政治大一统的维度考虑进去。
《诗经》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普天之下,没有不是王家的土地;四海之内,没有不是大王的臣子。这当然是指阳间的情况。但在更大的时空维度上看,冥府、水府与仙界各有自己的统治疆界。绝大多数陆地都是归冥府管辖,仙界则管辖了天空及部分仙山、仙岛,水府则统领江河湖海。在各自管辖的领域里,当然可以说“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像桃花源这样“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化外之地,更可能属于仙界管辖,或者是作为仙界预备队而存在的。只有修仙之人,才可能摆脱生死,与世俗绝缘。冥府中当然也有隐逸之鬼,但像这种整个族群隐居,不受冥府管理的情况,应该是不存在的。你以为冥府就没有朝阳区群众吗?
有鬼君绕来绕去说了半天,似乎要证明鬼国并不存在。当然不是,有鬼君只是想先证明桃花源不是鬼国而已。真正的鬼国是有的,只是它们都在海外。换句话说,鬼国有点像群鬼在水府统治区域设立的一块殖民地,并且不怎么受宗主国的管辖。因为以有鬼君阅读所得,志怪笔记中提到的鬼国,全在海岛上。
《稽神录》卷二“青州客”,就提到一个神秘的鬼国:
五代时期,天下大乱。山东青州有个商人出海行商,遇到风暴,飘至一处海岛。隐约望见海岛上有山川城郭。船夫说:传闻海上有鬼国,莫非就是此处?商人登岸进城,一路上房屋田舍与大陆一般无二。可奇怪的是,商人与那些农夫、行人打招呼,却没人理他。进城时,看守也像没看见他一样。
商人直接奔王府而去,正值王府大宴。“群臣侍宴者数十,其衣冠器用、丝竹陈设之类,多如中国。”蹊跷的是,他登堂入室,竟然也无人理会。此人索性走到王爷身边,直接盯着对方看。过了一会,王爷觉得身体不适,请了巫师来治病,巫师作起法来,然后报告:有阳间的人到这里来了,大王您受阳气侵蚀,所以身体不适。不过这位阳间之人似乎并非有意作祟。我们准备酒食车马,请他吃饱喝足了,送客便是。
王爷答应了,命臣子准备贡品,然后率领群臣祭祀祈祷。商人肚子也饿了,就不客气地把祭品吃了个磬尽。吃完就有马车来请他上去,他坐着马车回到岸边。上船再回望,岛上的城池竟然看不见了。于是命船夫驶回大陆。
这个故事有点像我们常见的驱鬼故事的镜像版。人到了鬼国,也会以阳害阴。鬼国祭祀祈禳的形式,也是照搬阳间驱鬼的套路。从鬼的视角看,阳间之人才是有危害的入侵者。实际上,很多故事中都提到鬼畏惧人,主要就是怕阳气对阴气的侵铄。当然,人鬼之间的侵蚀是相互的,有些鬼国,对于阳间之人倒没有如此畏惧:
南宋时期,我大胡建福清商人杨氏父子三人泛海经商,船遇风暴倾覆,三人幸运地抱着船板漂到一个海岛。这岛恰是鬼国,“烟火聚落,悉如人世”。只是国人个个形容枯槁,面有菜色。原来都是饿的,因为每次听到某州县有水陆法会的消息,众鬼就欢天喜地,拖家带口地一起去法会上吃白食。回来的时候会分点残羹冷炙给杨氏父子三人,他们才勉强充饥。要是没有法会举办,一国之鬼就啥也不做,宁可饿着。
这种饥一顿饱一顿、人鬼混居的日子,杨氏父子撑到第三年,父兄“不堪鬼气熏蒸”一命呜呼(讲真,能这么活三年,这体能也算不针对谁了),只有小儿子还活着。某天,有天符使者从天而下,寻找失踪的小杨。众鬼商量说,看来他被方士们锁定了,不如也带去参加法会吧。于是让小杨闭上眼睛,带着他一起飞行,小杨“耳畔闻风雨波涛之声甚厉”。降落后,众鬼让小杨躲在树上。他们则跟着做法事的和尚进去,据案大嚼,然后带点吃的出来给他。小杨听和尚念的是大悲咒,他小时候曾经很熟悉的,几年鬼国的生活,早已忘却。这回再听,不由自主地跟着也念起来。众鬼一听他也会念,脸色大变,再也不搭理他了。法会结束,也没鬼带他飞回去。
小杨可怜兮兮地在树上蹲了一夜才下来,原来这场法会是其家人为他们父子三人超度而办的。因为鬼国数年的生活,他早已不复人形,反复向亲友解释,才说清楚前后因果。正常地生活数月,才渐渐有了人色,一年后才完全恢复正常(《夷坚支志》癸卷三“鬼国绩记”)。
这个故事里的鬼国,实在可算人间地狱了。群鬼不事生产的寄生虫生活,究竟是怎么形成的,不好猜测。不过,可以稍微引申的是,其中提到的天符使者到鬼国寻人,恐怕是和尚做法事时的咒语起效了,否则小杨不可能那么精准地正好赶上家中的法事。
有些鬼国,不仅不怕阳间的人,似乎还很期待。
南宋时南京的商人杨二郎(为毛又姓杨),一直来往于南海行商。淳熙年间,他出海时遇到海盗,全船人都被害,只有他事先跳水,抱着一块船板在海上漂浮。两天之后,漂到一座小岛,上岸之后,看到个很大的山洞,洞里“男女杂沓,争来紧观,大抵多裸形,而声音可辨认”。众鬼中有一妇人最为尊贵,称为“鬼国母”,说,这里怎么有活人的气味。杨二郎述说了误入此地的经过。鬼国母说,既然来了,就在这里住下吧。还吩咐一个鬼丫鬟嫁给他,陪他同起居。
杨二郎在鬼国住了两年,饮食起居与阳间一般无二。虽然没养个娃,但鬼夫妻俩倒也琴瑟和谐。有点特别的是,每隔十天半月,就有使者拿着邀请信来,说是“真仙邀迎国母,请赴琼室”,鬼国母就带着所有的下属一起赴宴,唯独不带杨二郎去,国母的解释是:你是凡人,这等仙境去不得。杨二郎哀求了两年,国母终于答应了,同样是“飘然履虚,如蹑烟云”。到了一处大宅,里面已经摆起数桌酒席。
国母命他躲在桌子下面,其余诸鬼却堂而皇之地坐下吃喝。吃喝已毕,又听得外面有人烧纸钱哭诉,杨二郎一听,这不是自己的家人吗?于是钻出来向家人打招呼。家人齐声怒喝:哪里来的恶鬼?只有他妻子听出他的声音:“汝没于大海,杳无消息,当时发丧行服,招魂占葬。今夕除灵,故设水陆做道场追荐,何得在此?莫是别有强附托邪!”认为是夫君的魂魄附体显灵。杨二郎赶紧解释自己没有死,是活人。说得唇干舌燥,家人才信。这时鬼国母不干了,在屋外大声喊他回去,接着就是怒骂,可是始终不敢靠近,最后总算离开了。
杨二郎在家中调养数年,才完全恢复。因为家境富裕,他此后不再出海,就在家中颐养天年(《夷坚志补》卷二十一“鬼国母”)
可以简单总结一下了:鬼国都是偏安于海外的、自发形成的社区,因此不受冥府阎王的直接管辖。虽然号称鬼国,但也就是个小岛而已。三个社区的发展程度完全不一致,有进入文明社会的,也有穴居的,还有混吃等死的。可见,其发展进程是完全独立于宗主国冥府的。鬼国虽然不受冥府的直接管理,但误入其间、作为侨民的活人还是受影响的。后两个故事中两位生人之所以能逃离鬼国,就是因为祈禳仪式在起作用。
三个故事都没有叙及鬼国的缘起,可以根据已有的材料大胆假设一下,鬼国所有成员的衣食住行都与中国一样,可见群鬼来自中国。很可能是众鬼不愿接受冥府的统治,飘零海外所建的乌托邦。即使在混吃等死的那个鬼国,至少也实现了众鬼平等。
桃花源算得上中国的乌托邦,看上去确实很美好。脱离了冥府管制的鬼国,其实不过是换个地方进入生死轮回吧,最终还是无所逃于天地之间。
责任编辑:何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鬼国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