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整治首日纪实:车主对罚款讨价还价,交警反复劝导

澎湃新闻记者 张婧艳 陈伊萍 何颖晗 陈逸欣 贾亚男 雍凯

2016-03-25 20: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长宁交警支队早高峰期间在古北路延安西路路口共查处30起交通违法行为。(01:05)
“交通整治不单单是光靠交警一家,我们尽量做到执法时让违法人心服口服,但也更需要市民、驾驶员的多多理解与配合。”3月25日,正在参与交通违法整治的上海普陀区公安分局交警支队二中队警长孙镇安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在执法过程中,经常会遇到驾驶员心理不平衡、不理解的情况,甚至言语激动,拒不配合,给执法带来一定的难度,希望市民能给予更多理解。
3月25日,上海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行动的第一个早高峰,澎湃新闻派出六路记者在六个地点记录交警的严格执法。
被罚款后讨价还价
在古北路延安西路路口,从7点30分至9点多,澎湃新闻记者跟着长宁交警支队四中队民警周杰处理了30多起违法行为。其中,占用公交车道和在路口进行实线变道是最主要的交通违法行为。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不少车主交通违法后被处理时,会与交警发生争执,强辩自己的违法行为或不认罚。
3月25日早晨,让交警最感棘手的是一起非机动车闯红灯的交通违法行为。上午8点左右,一名妇女骑着电瓶车由东向西闯红灯,被交警处以罚款,但她拒绝缴纳罚款,强行辩解自己闯红灯的行为,四五名交警先后对她进行劝解。她以自己工资少为由,要求交警减少罚款,被交警拒绝。因为她拒绝缴纳罚款,交警将她的车辆扣留,但她拒不下车,与交警僵持了近45分钟,最后哭闹着办理了车辆扣留手续。
非机动车违法行为突出的,还有威海路成都路路口。在25日早高峰8点到10点两个小时内,静安交警支队民警邹荣富、毛翔峰处罚了数起两轮机动车载人、违停等交通治安问题。
其中,一名骑电瓶车逆向行驶的男子被处以罚款后,也和交警讨价还价。交警发现其逆向行驶后,示意他靠边停下。此时,交警正在处理一起骑电瓶车带人的交通违法行为,根据相关法规,开出20元的罚单。逆向行驶的男子见状,向交警提出也罚自己20元算了。对此,交警表示,他逆向行驶的行为要罚款50元。该男子表示,大家一样都是违法,罚款统一就可以了,不肯缴纳50元罚款。交警一遍遍地向其宣讲法规,最后该男子极不情愿地交齐了罚款。
“你这大早上的是在存心找茬吗?”
上午7时30分,浦东新区东昌路浦城路路口,两名交警与一名交通协管员已经早早到岗。据交警王立辉介绍,平日该路口整体通行秩序较平稳,但也不乏违法占道的现象,最为突出的是非机动车不按自行车道行驶。
8时许,一名年轻男子骑自行车载着一名年轻女子,行驶在浦城路一根机动车道上,在距离东昌路一小段距离的地方,看到前方有交警执勤,慌忙骑上非机动车道。不过,这一幕被交通协管员及时发现。
在将两人拦停带至路边后,王立辉对其处以20元罚款。在打印罚单时,自行车上的男子不断催促,称自己赶时间上班,让王立辉动作快一些,“我求你了,快一点,我上班要打卡,快迟到了。”
车后座的女子也开始焦急,“算了我先自己走过去。”两分钟过后,该女子又折返,见王立辉执法还没结束,冲上去大声对王立辉说:“你这大早上的是在存心找茬吗?”被处罚的男子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我给你五十,不行我给你一百,我没时间了。”他说完还动手,准备从王立辉手里拿回自己正被登记的证件,甚至爆了粗口。
“这样的情况平时也见过,多数都能配合执法,也有市民不理解拒绝配合,往往会加长执法的时间,需要反复告知究竟哪里违法了,依据什么进行处罚。”王立辉说。
至25日9时左右,东昌路浦城路附近交通秩序较好,未发生拥堵与积压现象,执勤交警共处罚近7起非机动车违法占道行驶行为。
乱插队造成轻微交通事故
3月25日上午7点,沪昆高速G60往上海市区方向上匝道口,路面车流量已渐渐增大。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当车流量较大时,不少车辆存在实线变道的交通违法行为。
“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大路口,有三股车流在此交汇,往东是通往市区方向,向西的车辆从莘庄立交、嘉闵高架下来,有个别车辆存在右拐弯实线变道。”正在路口指挥交通的闵行交警三中队民警侯宸华介绍说,公路中划的道线有实线与断续的虚线之分,按规定,一般在不影响其他车辆正常行驶情况下可以在虚线位置变换车道,但实线处不能变换车道。
据澎湃新闻记者统计,早高峰开始的半小时内,G60沪昆高速通往市区方向,上匝道口因实线变道而被执勤交警拦下的私家车达到8辆。
据刘宇宙介绍,在新《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实施后,对遇前方机动车停车排队或者缓慢行驶时,借道超车或者占用对面车道、穿插等候车辆的给予罚款200元、扣3分的处罚。
医院门口违停多
“前面,瑞金宾馆、扬州饭店可以停车”这句话,黄浦交警毛端俊3月25日上午重复了近百遍。
早上8点不到,位于瑞金二路的瑞金医院门口已经停满了一排轿车,对驾驶员不在车内的车辆进行贴单,对车内有驾驶员的车辆,毛端俊主要以劝离为主,看到有上下客的车辆,毛端俊告知其不可停车并提醒他尽快驶离。“这里不同与别的场所,主要都是来看病的,遇到身体不好的,肯定给他们一点时间下车。”毛端俊说。
9点45分,一名车主拿着罚单找到交警称,“我在接我妈妈出院,她不能走路,我就停一下车,道路上就缺这几十公分吗?”交警并没有立刻反驳,在查看罚单后发现,开单时间为8点30分,他已经在此处停留近一个小时,并非他所说的短暂停留。最后,这名男子只能悻悻离去。
“只要有一辆车堵在医院门口,后门的车辆就会挤压。”毛端俊和他的同事们在瑞金医院门前来回走动,劝离一批违停车辆又迎来一批……
车主与交警大声辩驳,市民纷纷劝导
早上9时许,在武宁路中山北路路口,一辆未悬挂车牌的轿车被交警拦下并引导靠边停车。普陀交警支队二中队警长孙镇安向车主询问为何不悬挂车牌,车主表示自己上周刚从4S店提的新车,上的是临牌。
根据车主的提示,孙镇安走进一看,才发现该车前挡风玻璃的左下方躺着一张临时牌照,玻璃上贴的车膜有深色花纹边,遮挡住了该临牌的有效期限。该车后挡风玻璃的下方也隐约可见一张临牌,由于没有贴起来,想要看清上面的信息需要凑近仔细辨别。
孙镇安对车主说,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临牌车主应将两张临牌张贴在前后挡风玻璃的醒目位置。其中,前挡风玻璃上应将临牌黏贴在右上角位置,后挡风玻璃也应黏贴在无遮挡的位置。由于该车临牌张贴位置不规范,孙镇安向涉事车主作出了警告的处罚,既不罚款也不扣分。
车主情绪非常激动,表示自己放置临牌的位置并未不当,“我一前一后都放了临牌,你们还要处罚我,这是选择性执法。”对此,孙镇安一再表示,该车主放置的临牌有一定遮挡,未按规定粘贴。但该车主不肯罢休,不依不饶和孙镇安大声辩驳,不肯接受警告的处罚,甚至车辆上坐着的车主父母也下来帮腔。
对于车主的激动反应,周边路过的市民纷纷过来劝导,造成路口有部分人群积压。僵持了一段时间后,车主最终接受了警告处罚,开车离开。
责任编辑:王维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交通违法整治,上海,早高峰

继续阅读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