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追逐下的网红经济:淘宝店月入六位数,商演出场费几万元

北京青年报

2016-03-27 09: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网红的走红依赖于特定的粉丝群体,粉丝的黏性、忠诚度、转化度都需要因人而异。高征 澎湃资料
近日,靠短视频在网络走红,并积累800多万粉丝的网络红人“papi酱”获得1200万元投资,估值上亿,网红“变现”的话题再度被推到风口浪尖。
对此,有财经人士指出,资本关注到网红是很正常的,因为网红深受年轻人喜欢,但是投资网红是需担很大风险的。因为网红的走红依赖于特定的粉丝群体,粉丝的黏性、忠诚度、转化度都需要因人而异。
网红当下纷纷扎堆搞视频
事实上,网红并非新生事物,它与互联网相伴相生。早在10年前的BBS时代,“芙蓉姐姐”就在推手们的帮助下成名;后来,微博大V在自媒体时代风起云涌,形成各自的领地;现在,网红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通过微博、微信、直播、短视频或是各大论坛获取粉丝,然后让粉丝心甘情愿买单。“网红经济”的概念应运而生。
一位帮助网红做商务合作的业内人士表示,网红经济其实是互联网内容的一种输出方式。目前最火的网红包括微博上的时尚达人、段子手、视频节目的嘉宾、游戏直播平台主播等等,但是papi酱率先收到了融资,证明了视频这种模式变现的优势。他表示,去年到今年是网络视频或是网剧的集中爆发的时间,视频成为信息共享新的爆发点,也是国内外已经实践过的变现的有利渠道,被互联网人士和资本界人士所共同看好。
据上述人士透露,网红基本分为两类,一类以内容创作为主,一些自媒体、意见领袖、视频主播等都属于这类,也包括刚刚获得融资的papi酱,他们以创作内容为主,并没有特定的变现渠道;另一类以“卖货”为主,一些美妆达人、服装搭配达人属于这一类,他们自带“变现”途径,也可以说是为了卖货而创作内容。
有评论认为,“在社交内容生产的平台上,拥有制作创意短视频能力的人,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真正的潜力股。‘网红’或者内容创业将成为更加专业化的存在和工种,因而相较开淘宝网店成长起来的网红,能生产视频内容的papi酱的商业价值高出了很多。”
网红淘宝店每月收入能到六位数
papi酱融资千万的例子给了网红一种新的思路,事实上,在此之前,“开淘宝店”是网红变现的重要途径。
例如,某直播平台的知名网络游戏主播董小飒,拥有百万粉丝订阅量,每一次线上直播都能获得百万人次的围观。目前,董小飒在淘宝开设了零食、男装、电竞外设等几个店铺,每次直播时都会为自己的店铺打出广告。不到两年的时间,其信用最高的店铺已经拥有三个金皇冠,每个月的收入可以达到六位数以上。再如,在微博上有418万粉丝的网红店主张大奕,此前是一名杂志平面模特,微博内容主要是自己的服装搭配和潮人生活方式。2014年5月,她开了自己的淘宝店“吾欢喜的衣橱”,目前已经是金冠。据淘宝方面透露,每当该店铺上新,当天的成交额一定是全淘宝女装类目的第一名。
在网红经济渐渐兴起时,淘宝平台上应运而生了一些“网红孵化公司”。这些孵化公司原本是比较成功的淘宝商家,在跟网红的合作中,网红们负责和粉丝沟通、推荐货品,孵化公司则将精力集中在店铺日常运营和供应链建设以及设计上。
这些例子都说明网红自带流量的强大,在他们的淘宝店数以亿计的销售额背后,是社交媒体上百万量级的粉丝。在某种意义上,网红就是明星,粉丝的购买行为来自于网红本身的IP,网红可以向自己的粉丝群体进行定向营销,从而将粉丝转化为强大的购买力。
网红商演收入相当于三线明星
而在以内容创作为主的网红看来,“开淘宝店”并非唯一的生存之道。在微博上拥有百万粉丝的轰叔,靠高颜值积累了一大批粉丝。正式进入公众视野的这几年,先尝试了,“只卖给长得好看的人”的烤红薯O2O项目,后又在去年的“奇葩说”视频节目中有争议性曝光,粉丝数飙升。但是,轰叔表示自己目前还是以接综艺节目、代言、电影电视剧等作为主业,并不会自己开店。“可以做的内容很多,每块都自己做是不太现实的。”虽然轰叔表示对开淘宝店没有兴趣,但他表示并不排除后续与其他品牌商合作,或代言或推出自有商品。
照此来看,以内容创造的网红,他们的主要变现点并非直接与粉丝交易,而是从广告主、影视剧制作方或品牌合作方等方面获得,可以说是“to C”的。据业内人士透露,类似于轰叔这类有颜值、有粉丝基础的网红出席商业活动或是参演影视剧,拿到的收入与三线明星相当,每次出场费约几万元。
投资网红要担很大风险
papi酱融资额1200万元人民币,估值1亿元。这是第一起网红收到资本投资的案例,也代表了资本层面用真金白银表达对网红变现能力和潜力的看好。
长石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侃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资本关注到网红是很正常的,因为网红深受年轻人喜欢,深受消费者喜欢,因此他们会成为交易的入口,也会形成一种商业模式。但是投资网红是需担很大风险的。因为网红的走红依赖于特定的粉丝群体,粉丝的黏性、忠诚度、转化度都需要因人而异。就拿papi酱来说,获取海量粉丝的基础是稳定的、优质的内容生产,如果创作能力下降了,那么对于投资人来说,就存在一定投资风险。
此外,网红的“队友”也很重要,如果是一个人在进行内容创作,那么很可能“江郎才尽”,而如果是一个团队的力量,生命力则相对长久。同时,团队里深谙“网红经济”的高手,则会为网红选择适合的、顺利的商业化之路,比如利用哪些形式变现、切入哪些品类、怎么切,或者自创品牌后,自创品牌的定位、商品的质量、特殊性,这都取决于团队运作能力。
为网红服务的“网红孵化公司”也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比如手握“呛口小辣椒”、“管阿姨”等知名网红的莉家,就吸引到了风投的关注;再如一手打造的网红“张大奕”的店铺的如涵公司,则早已拿到了阎炎的赛富资本及柳传志的君联资本的融资。
鼓山文化CEO冯子末认为,“一个网红商业变现本身玩法的可能性,更多取决于他所能提供的市场价值;而商业化是否是在为粉丝提供更多价值,决定了他的持续能力。全链条参与进来重构了玩法,网红个人以怎样的形态参与进去也很重要。”其中,全链条参与就包括泛网红内容创业、经济服务链条、衍生全链条、平台服务链条、资本整合链条及其他。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2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