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自拍暖男”讲述太空漫游340天

澎湃新闻记者 邢春燕

2016-03-30 11: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宇航员Scott Kelly在空间站自拍。  视觉中国 资料
3月25日,结束340天太空旅程的美国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在俄罗斯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接受了NASA周播新闻节目“Space to Ground”专访,这距离他回到地球已三周时间。在采访中,凯利坦言,回到地球后一直很忙,做各种身体恢复训练和测试,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次旅程对自己的意义。谈及此次太空计划的重要性,凯利认为这是人类探索火星的一小步,未来某一天,一步步的努力将最终引领人类以科学、探索和发现的名义登上火星,“我很骄傲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美国宇航员Scott Kelly的花样自拍。  图片来自网络
尽管很忙,凯利还是一如既往地在推特上分享归来后的日常,一桌一餐一草一木在他看来都有别样的新奇。此前他就被网友们戏称“太空暖男自拍控”,因为他特别喜欢自拍,在国际空间站时经常把照片上传到推特上。3月2日一回地球,凯利也是立刻发推特向网友们报平安,并回复美国总统奥巴马,感谢他的支持。
Scott Kelly正在做试验。
回来后第二天,凯利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模糊的视频,画面显示他穿着衣服就跳进游泳池了,戏水的乐趣在太空是完全不可能享受的。“你会迫不及待地跳进游泳池,我就这么做了。”采访中,他说,“这似乎就是我重回地球生活的象征。”
52岁的凯利将于今年4月1日起正式退役,之后他将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为NASA服务——与哥哥马克一同成为实验对象,为NASA提供人体数据,涵盖人类生理学、行为健康学、微生物学以及分子组学等。除此之外,凯利称未来可以更自由地做其他事情,例如继续推广载人航天,甚至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好。
Scott Kelly(右)与孪生兄弟Mark。
记者:你回到俄罗斯,与“一年驻站计划”的成员们团聚,完成了这项破纪录的任务并获得荣誉,这对你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凯利:意味着很多。首先,在NASA的日子即将结束,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回到俄罗斯,我爱这里的人,我有很多好朋友在这里,我在俄罗斯度过了很多年,差不多有十几年。所以很难过,我以后会尽可能多地回来,但是不会像以前接受驻站培训那样频繁回来。很高兴看到米哈伊尔,我和他在太空待了很长时间,他任务完成得很好。
记者:“一年驻站计划”对我们近距离了解火星方面有什么重要性?
当地时间2016年3月2日,哈萨克斯坦小镇Dzhezkazgan,美国宇航员Scott Kelly和俄罗斯宇航员Sergei Volkov、Mikhail Kornienko安全返回地球。  视觉中国 资料
凯利:到火星去需要一步步来,太空第一人尤里·加加林开启了探索历程。这次任务是米哈伊尔和我,以及所有工作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不仅仅是太空站的人,还有地面人员。这次我们也迈出了一小步。未来某一天,这一步步的努力将最终引领人类以科学、探索和发现的名义登上火星。我很骄傲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
美国国务卿克里与美国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  视觉中国 资料
记者:距离你回到地球已经有三周了,时间过得很快,这段时间足够你去理解自己成就的重要性以及它对全人类的影响吗?
凯利:事实上,我没有时间做任何事。一回到休斯敦,我就跳进家里后院的游泳池中,以这种方式重回地球生活。这段时间一直非常忙,要做一系列的医学测试,所以我没有时间去关注这趟旅程的重要程度。要飞去国际空间站很不容易,执行一年任务更难。我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周或者几个月,我有更多时间去考虑这次飞行对我意味着什么。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对这次任务感兴趣。在太空站的时候我就有所感知,但是回来之后这种感觉更强烈。很高兴看到大家这么支持这个任务,非常感谢公众的投入。
记者:你很快就要离开NASA,追寻新的职业机会。你一直说你不会离开太空飞行,回顾你的职业生涯,特别是过去一年的任务,你觉得自己可以成为探索太空的后人们的榜样吗?
凯利:这个问题需要分几个层次来答。我会离开NASA行政部门,但我还是为NASA工作,成为人类研究测试的对象,就像我在太空期间我弟弟做的事情一样,他并不是NASA的工作人员,他只是志愿者。我们两个身上有太多需要收集的数据,所以我们都会继续为NASA服务。离开行政部门后,我也会以退休宇航员身份做述职报告。事实上,在这之后我可以更自由地做其他事情,其中之一就是继续推广载人航天,但是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和自由,甚至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好。
这个问题的另一部分是我如何激励其他宇航员或者成为未来宇航员的模范,帮助他们实现目标。我的人生中,我从未拒绝过艰难的工作,我可能不喜欢这份工作,我可能想过其他的可能性,或者让别人来做,但是最后我都会做下去,我从来没有对应该做的事情说不。做艰难的事情就能取得伟大的成就,这对我是一种激励。有很多次,人们让我做一些事,例如做太空站的后援,可以不用飞行,但我不想做,因为觉得没有意义,但我还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一次又一次,这也是为什么20年后我有很多重要的经验和机会,我不认为我是最有能力的宇航员,但是我职业生涯中的这些机会和经验,可以鼓励后来者们以开放的心态来做艰难的事情,哪怕他们一开始觉得并不想做。
Scott Kelly扮成大猩猩吓坏同事。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你曾和很多宇航员合作过,不仅在航天飞机上,而且在国际空间站,特别是米哈伊尔·科尔尼延科( Mikhail Kornienko ),能谈谈你们的关系吗?你会继续与他保持这种亲密的友谊吗?
凯利:他就像我的兄弟,我的太空兄弟。我觉得他会是我一辈子的朋友,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愉快,他做得很棒。他为人积极,很高兴我们拥有这段共同的经历,可以分享高兴与悲伤,可以相互依靠。很高兴这项任务以国际化的方式来完成,这体现了国际空间站计划的重要性,这里有国际合作,一起攻克难关,国际合作让我们更强大。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太空,火星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