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水警”被赞“西湖捞哥”:10多年来捞起150多人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通讯员 张丹

2016-03-30 19: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杭州西湖水上派出所“水警”周翔军从警十多年来已从湖里救起150多人,“捞人”多了,他逐渐被人称作“西湖捞哥”,为了抚慰被救者,他还自学了心理学和不少方言。
周翔军今天又出名了,杭州一家报纸今天以大半个版的篇幅报道他为游客从西湖里捞手机的事迹,这些手机大多是爱美女孩子自拍时“为了显得脸小”手臂伸得很长掉落西湖的。
“我觉得还是从西湖里救人对我来说更重要。当然,帮人捞手机虽然不在民警的职责范围之内,但我还是乐于救急。”周翔军30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重点巡逻轻生者跳湖高发湖面
一提到“西湖捞哥”,杭州西湖景区内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周翔军今年56岁,1981年部队退伍后就参加公安工作,2003年调到杭州市公安局西湖风景名胜区分局水上派出所担任民警。
周翔军调任水上派出所至今一直负责管理西湖的湖中三岛及水面。相对于岛上的治安管理,西湖水面的管理难度更大,湖面上常有意外发生,不慎落水或跳湖自杀的人也为数不少。
“十多年来,我和同事一起在西湖上救援、打捞了150多人。我给这些落水的人作了归类:年纪轻点轻生的,一般都是失恋等感情问题;年纪大点的,主要是家庭矛盾或是身患重症;还有一批就是喝醉酒、低头玩手机,要么跟朋友打闹而落水的。”周翔军告诉澎湃新闻,人落水后先是垂直下沉,然后背朝上漂浮,再渐渐下沉,这个过程约10分钟。当落水者第二次下沉后,即使被救上来也很难救活。所以救人时他很少考虑季节等因素,即便冬天都会毫不犹豫地跳下湖。为提高救援的有效性,周翔军还详细考察了沿湖各处的地形,包括是否有水下桩、线路等。
时间久了,周翔军还摸索出了轻生者跳湖的高发湖面,如西湖北边的西泠桥、断桥等几座桥附近的湖面。他透露,分到水上派出所的第一年,他就在西泠桥下救起了一名轻生的苏州女孩。后来,有多名轻生女孩被他从西泠桥附近湖面救起。这些地段自然成了他每次巡逻的重点关注区域。
有一年冬天,一位姓黄的湖北姑娘因感情纠葛,从西泠桥上纵身跳下。正在湖面驾艇巡逻的周翔军远远看见后,立即开足马力疾驰而至,来不及掏出身上的手机便跃入湖中。两分钟后姑娘被他从西湖里救起。
自学心理学、方言抚慰轻生者
“对于轻生的人仅仅救起来还不够,还要在第一时间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不然救起来还会想不开的。前几年我救一个跳湖自杀的杭州小伙子,救的过程中他用嘴在我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救上来后一直不理我。后来我们请了心理疏导专家,小伙子终于开口表示后悔。”周翔军告诉澎湃新闻,他为此专门学了不少心理学知识,还自学浙江、安徽、河南、江苏、上海等多地方言便于沟通。
“有一次,一个小姑娘跳湖轻生,我在救援过程中学着当地方言说:‘小丫头,有什么想不通的,看你长得如花似玉,追你的小伙子怕要排成长队了’,哭哭啼啼的小姑娘被救上来后就笑了,说自己真的好傻。”周翔军回忆。
考虑到落水者全身湿透,穿着湿衣服很容易感冒,周翔军还专门在值班室准备了2个柜子,摆满了他和老婆、女儿更新换代下来的衣服,洗干净后一件件叠好。不过,一段时间下来衣服就不够用了。后来他在妇联工作的老婆还发动同事收集了不少成色较好的旧衣服“支援”。
爱美女性手机自拍易掉水
近年,除了在西湖中救援捞人外,周翔军又多了一项新的分外工作——义务帮游客打捞掉在西湖里的手机、DV、iPad、车钥匙和手提包等物品。
“大概从5年前开始,我第一次帮游客在西湖里捞手机,那是一部苹果iphone4。这几年,让我们帮忙打捞手机的游客多了起来,绝大多数是年轻的女孩子,去年一年就打捞了十多部。此外,年轻男孩子掉得最多的是车钥匙。”周翔军向澎湃新闻打趣,“姑娘儿都爱美,在西湖边自拍的时候喜欢把手机拿得老远,这样大概显得脸小一点,这时候手腕的姿势不大自然,一个没拿稳,手机就掉湖里了。”
遇到捞手机情况多了以后,周翔军觉得每次为捞手机下水也不是个事,考虑到无论什么款式的手机,里面多少总有金属零件。于是,他自己画了几张设计图,交给五金店师傅,打造了一根杆子能随意伸缩、头上焊着一块大磁铁的“手机吸附杆”。
“如果游客能清楚告诉我手机落水的位置,我用‘手机吸附杆’找到手机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平均40分钟能找上来。”周翔军说。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杭州,水警,西湖,捞人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