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网恋“脑癌女友”6年汇20万,对方没病有房有车有男友

陈雷/浙江在线

2016-04-07 11: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焦急等待了一个多月,小马终于等到了杭州下沙警方的电话。答案是他最不想听到的那种——恋爱6年了,他每个月都省吃俭用寄给女友数千元治疗“脑癌”,结果,对方竟然是个名下有2套房子1辆车的小富婆,还有自己的男朋友。
假的!什么脑癌、什么恋爱,都是假的!
只有小马付出去的一片痴情和20多万元人民币是真的。
网恋女友得了“脑癌”
他每月汇钱给女友治病

小马今年28岁,他从甘肃来,2011年从兰州的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杭州工作,是个踏实上进的小伙子。
6年前,他刚刚认识雪儿的时候,深深地觉得:缘分,妙不可言!
2009年11月,小马还在兰州上大学。那年还没有微信,小马是无意间通过QQ搜索到雪儿的。
被她QQ空间里的照片所吸引,小马主动添加雪儿为好友,从聊天到互留电话号码、第一次通话,小马的感觉那真是太好了!相识、相知、相恋,都是通过QQ和电话来完成的。
就算小马现在回忆起来,那段时光还是那么纯真难忘。
2012年2月的一个晚上,小马第一次接到了“未来丈母娘”的电话。当时虽然已经恋爱3年,他和雪儿依然是靠网络与电话联系,从来没见过面。包括和雪儿的家人,也只是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下。
“美好的恋情”持续到小马毕业,来杭州工作。女友的家人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带来的不是惊喜,是惊吓。
雪儿的妈妈告诉他:雪儿得了脑癌,要去美国西雅图进行手术治疗,全家都在筹钱,希望小马作为男朋友也能尽一分力。小马立刻应承下来。打那起,小马主动养成了习惯,每月汇钱给雪儿治病。
丈母娘也时不时打个国际长途来,告诉小马最近的情况。“雪儿的病情不简单,虽然已经在西雅图进行了手术,但效果不好,常常会昏迷。”
于是,小马汇款更勤快了,每个月少则2000元,多的时候四五千。有两次,因为“雪儿的病情危急”,他还向自己的父亲和妹妹借钱。
6年汇了20万
生病求助“丈母娘”却被分手

2015年下半年,小马生病了。这么上进的一个年轻人,长期省吃俭用,加班加点,都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友治病,竟然积劳成疾。
因为实在没有钱治病了,他只能向“远在美国的丈母娘”求助。
钱是来了,但是只有一张6000元的收款单;还有一个电话,“丈母娘”宣布单方面结束小马和雪儿的恋爱关系。
小马到银行拉过汇款清单,算算,这几年他汇的钱超过20万元。
之所以到银行去拉清单,小马也是迫不得已。一方面,他自己也起疑了,一方面,他也被家人逼急了。
小马再也没有打通过“丈母娘”的电话,他自己几次去甘肃寻找过雪儿一家,没找到,托老家的朋友去找,也没找到。
还有一个“未来老丈人”能联系。他打电话去,对方这么回报他的:“你不要再联系我们了,雪儿病情很重。治病的钱,以后我们会凑齐,还给你。”
原来“女友”有房有车还有男友
真相太让人寒心

网络那一端,千里之外,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小马真正鼓起勇气向杭州下沙警方求助,是今年的2月28日。
其实,当值班民警听完小马的故事后,觉得不可思议!每个接手案子的民警都会问小马同样的问题:雪儿这个人真的存在吗?每到此时,小马只能拿出手机,打开雪儿的QQ空间,翻到相册,点击照片……
案件交给了开发区公安分局反恐大队教导员徐程,循着QQ相册这仅有的一点点线索,查了半个多月,才找到“雪儿”的真实身份。姓名是假的,登记地址、出入境记录都不存在。
在千里之外的西部城市寻找几个刻意隐藏身份的人,绝非易事。3月15日,下沙警方派徐程、高胜飞,一起踏上了去甘肃天水的列车,一走就是13天。
他们终于查明:“雪儿”其实姓雷,生于1990年;母亲姓陈,生于1968年;她的父亲早逝,扮演“老丈人”的其实是母亲的男朋友,廖某,生于1969年。雷某本人无业,但在她的名下有2套房产、1辆车。还有,雷某在天水是有一个男朋友的。
由于雷某等人一直在外租房,并没有住在自己名下的房子里,下沙警方在当地网警部门配合下,蹲守了5个多小时才成功抓捕犯罪嫌疑人。在突击审查中,雷某承认扮演“雪儿”,雷某的母亲承认扮演“丈母娘”,她母亲的男友廖某承认扮演“老丈人”,从2009年到2015年连续6年多,骗了小马20多万元。4月1日,下沙警方顺利押解雷某等3名涉嫌诈骗的犯罪团伙回杭。
谜底揭开了,人是抓到了,钱或许可以追回,但是小马6年的青春岁月、被骗的感情,却永远追不回了。这让民警将案情告知小马时,唏嘘不已。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伙网恋“脑癌女友”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