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大整治中的上海交警:我会一个一个把处罚依据讲清楚

澎湃新闻记者 何颖晗 肖茜颖

2016-04-08 11: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世纪大道浦东南路路口,女警贾亦真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坚持执勤,维持交通的正常秩序。
连日以来,上海在全市范围内开展道路交通违法行为大整治,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3月10日至今,已有325人因交通违法行为被处行政拘留,197人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查获10类突出违法行为64万余起,其中违法停车49万余起,纠处行人和非机动车违法行为7.6万余起。整治初见成效,背后是上海公安全警动员,全员投入,严谨执法。日前,澎湃新闻记者跟随上海一线民警上路执勤,记录早高峰执法过程。
女交警贾亦真:执法容不得迟疑
浦东世纪大道浦东南路有着上海知名的女交警示范岗,贾亦真就是示范岗中普通的一员。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作为女交警,站在马路口面对车流,挥舞荧光棒指挥。
起初执法时,内心也有很多忐忑,遇到不配合的违法人员会让她整天心情沮丧。不过,6年下来,她淡定了许多,一旦休息便和同事翻看法条小册子。她说,原本计划今年和丈夫要个孩子,最近交通大整治,两人碰面更少了,因为同是交警的丈夫比她更忙,“我继续做好自己,同时给予他支持”。
6日7时30分,浦东世纪大道浦东南路,路口的车流与人流还未到达高峰,贾亦真与另一名同事早已经到岗。这个路口周围高档办公楼耸立,被誉为“浦东第一路口”。当天的天气预报称,上午会有大到暴雨。
“效果还不错的,相比以前,这两个星期车主行人看到我们,配合度高了一些。” 贾亦真回忆,早前她遇到一名司机在路口实线变道,她将车拦了下来。按规定,实线变道罚款200元,扣3分。司机对罚款满不在乎,但听说要扣分后,就情绪激动开始叫嚣。“其实多数人还是讲理的,不配合的情况遇上一次是一次。”
8时许,雨淅淅沥沥下了起来,她走到马路中间疏导车流。“第一天站上马路的时候很紧张,师傅带过来,我一看这么大一个路口,人一进去就被车流埋没了,找都找不到。”
贾亦真说,原本自己想做“风光”的刑警,不过自己胆小,最终大学毕业后读警校选择了社区警务。2010年,她被分配至交警岗位,其实挺意外。
起初执法时心里很忐忑,碰到凶悍的违法人员也害怕。“开违章的时候,对方不理会,拿出手机对着我一顿拍,走到哪儿拍到哪儿。” 她说。
随着岗位里来了越来越多的90后,贾亦真慢慢变成了大姐。留着齐耳短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她,如今显得淡定了许多。
9时08分,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浦东南路东昌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从电台收到消息的贾亦真快速到达路口,了解事故情况。
原来,一辆非机动车驶进禁行区域,后面一辆机动车来不及避让,两车发生了擦碰,非机动车车主当场从车上摔下,所幸并无大碍。事故发生后,非机动车车主不同意协商赔偿,两名车主进入胶着的局面。贾亦真不断从中协调,最终两名车主达成和解,非机动车车主接受赔偿。
事故处理完之后,针对非机动车车主的违章,贾亦真做进一步处罚,不料车主开始大肆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辩解,并极其不讲理,将车摆在一边,拒不配合执法。
“我可能比较啰唆,效率不是很高,会很想让对方明白到底哪里错了。这次交通整治中,在路口处罚非机动车的时候,我会一个一个来,把处罚依据对他们一一说清楚。”
见违法车主无动于衷,甚至爆出粗口,贾亦真呼叫男警到场,与同事一起对该车主作了暂扣车辆的处罚。
她说,此次整治,路口还加派了属地派出所的警力,在震慑违法行为时,治安民警给予她们很大的帮助。“有一次违停贴罚单,车主立马赶来让我把罚单取消,并坚称自己没有违法。拖着我不让我走,还抢掉我手里的罚单跑进饭店,说自己委屈,煽动别人针对我的执法。后来,路口的治安民警赶到,告诉他路附近5分钟的车程就有停车区域,让他没有借口再闹”。
10时,暴雨倾泻而至。贾亦真与同事走进岗亭,按照规定休息15分钟。10平方米左右的岗亭里,空调上挂着她们的警帽。“下雨,帽檐总会淋湿,这样快速吹一下。” 贾亦真一边把雨衣脱下来,一边倒着鞋子里的积水说。
5分钟过后,她突然拍脑袋,从包里拿出一个面包,说自己忘了吃,就着早已经冷掉的牛奶,迅速把早饭解决了。
工作会枯燥吗?“会。”她回答这个问题没有半点犹豫,“一段时间负能量会积攒,比如路人的不理解,汽车的尾气吸多了,就需要把自己的心态调整一下。”
她说,到今年和丈夫结婚已有4年,原本计划今年要个孩子。最近交通大整治,两人碰面更少了,因为同是交警的丈夫比她更忙,“我继续做好自己,同时给予他支持”。
2016年4月5日,上海新华路路口,崔警官在执法中。 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实习生 余思亭 图
51岁老崔:最多一天处理87起违章
51岁的崔平,是一名从业22年的资深交警。他是同事眼中高效执法、却有责投诉为零的“老法师”。
申城交通大整治期间,老崔和同事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现在个别人,对于法律法规一知半解,却特别喜欢找理由找借口。”他坦言。工作中,与人交涉占据大部分时间,但他坚持在严格执法的同时以理服人。
这周,老崔上早班。 他习惯5时起床,在家吃完早饭。
5日6时,天还未亮透,泛出青色,空荡街道夹着冷意。老崔骑电瓶车出发,从家到长宁公安分局交警支队一中队上班。他穿得挺多:外套里有两件羊毛衫加一件翻毛皮马甲,罩裤内冬裤也没脱下。“我大概是同事中穿得最多的,年纪大了,要站路口,还要骑摩托车巡逻。去年冬天开始,左肩有肩周炎了,有时开摩托车手有点把持不住。”
6时30分,他踏进位于凯旋路187号的一中队。进入更衣室换上警服,套上荧光马甲、正了正白色警帽,脸庞温和白净的他立刻多了几分锐气。
最后一道工序则是腰间围戴工具:闪红光的指挥棒、蓝牙打印机、交警移动警务通(简称PDA,处理违法情况)、对讲机、警棍、催泪瓦斯、手电筒。
他专门比画了腰间一侧的方形黑包,“多用途包,里面放了执法文书、笔、罚款收据、照相机。”
“大概8斤重,时间戴长了腰两侧下面的骨头酸痛麻木无知觉。”他这么形容。
7时15分至9时30分,老崔需要在新华路定西路口定岗执勤。之后到15时便是在街上骑行巡逻,处置违章停车、违反交通规则行为,110接警,以及阻止所有违法行为。
8时30分,老崔拦下一名中年男子骑行未挂牌号的电动自行车,后面载一名中年女子。
老崔请他出示身份证和号牌。
从座位下拿出牌号后,中年男子辩解:“报纸上都看了,主要是针对交通规则十个问题,违反交通规则、乱穿红灯等等,带人现在不是主要的问题,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你讲话对了一半,电动自行车携带一个12岁以上的人,是我们重点整治的内容之一。根据《上海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电动自行车带一名12岁以上的人,罚款20元,带两名罚款50元。”老崔说明。
“你看路口交通,都是违章。你也管别人呀,你为什么不管?你不要针对我呀。”男子大声道。
“你的违法也是我看到的,我就得管。我不针对任何人,我只针对违法行为,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都会去管。”老崔坚持。
虽然,男子最终接受了处罚,但还在对于之前他人的违法行为喋喋不休。
老崔对于开罚单时,有人发脾气、耍无赖、要挟投诉,习以为常。
他表示,这十几年来,交通状况不容乐观,自己经常性头疼、神经性紧张,“有时候被骂得实在难听,也会闷闷不乐吧”。
当日,除了午饭时间,老崔在7时-15时基本没怎么休息。“今天运气好,有时候110接警,午饭吃到一半就得去。”
4月5日,崔平共处置交通违法行为34起,即开出罚单:违停9起,违停牵引1起,机动车违法变道1起,非法鸣号1起,路口违法2起,非机动车违法10起,行人违法2起,“五类车”扣车3起,其他类违法5起。此外,多次及时劝阻并让路人现场改正违规行为。
3月,他共处罚了1072起交通违法行为。他的最高处罚纪录达到一日87起。同事表示,老崔的管事率、处罚成功率在支队中领先,但收到的有责投诉为零。
长年工作,今年已经51岁的他逐渐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
两年前,下班路上遭遇车祸,他的膝盖受了点伤,至今关节积水,跑步、上楼梯对于他有点吃力。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交通违法整治,交警执勤,

继续阅读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