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者》:人不中二枉少年!

戴桃疆

2016-06-05 11: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二是病,能治,但也只能遏制而不能治愈。一旦罹患了中二之症,这辈子的热血就很难冷却下来了,或许在长大成人后很难再感受到血脉贲张,那也只是因为缺乏足够的外界刺激,这种刺激甫一出现,便是中二之症复发的时候。
潜伏期的中二病患者几乎终生都在主动寻求这种外部刺激,《食梦者》提供的就是这样的刺激。
这部根据大场鸫、小畑健同名漫画改编的真人版电影去年10月已于日本上映,但和中国观众见面也就是最近的事。对于漫画迷而言,《食梦者》的故事并不陌生,高中生真城最高收到同班同学高木秋人的组团邀请成为漫画家,曾目睹漫画家叔父猝死的真城同学当即拒绝了这一邀请,又在暗恋已久的女同学亚豆美保的激励下义无返顾地走上了漫画家这条“绝路”……
男主角的名字“最高”便为整部作品打下了坚实的中二基础,回顾一下中学二年级的你,是不是也感觉自己棒棒哒!加上红蓝二人组已登上《周刊少年JUMP》为进军目标,中二之症如果不能在观影过程中病发,那也只能证明这部电影的失败。
《食梦者》直译成《爆漫王》,2008年暑期起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四年后完结,漫改番持续了三季。相较于漫画与动画的长度,真人电影版受到形式的限制,时长只有不到两小时时间。
电影的时长限制决定了其无法囊括漫画、动画的全部内容,这种对内容的折损与删改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电影将失去一部分漫画粉与动画粉——改动意味着再创作,而在创作注定不能讨好所有人。
不过,因为电影对原作内容的删改而否定电影的,堪称动漫原教旨主义者,是重症中二病中个人封闭症状的一个重要体现。抛开原教旨主义论不谈,真人电影版《食梦者》称得上是一部好电影。
作为一部青(中)春(二)题材电影,《食梦者》抛开了原作的框架,让主人公更加贴近普通观众。原作中负责漫画剧本创作的高木秋人是个现实充实的优等生——高木陪女友的情节一度导致二人组关系破裂。而在电影中,高木被拉低到和真城同样的低起点上,两个人只有这点天赋,除了漫画这条“蜀道”,想要出人头地实在是无路可走,为人物的行为提供了足够的合理性。
真城暗恋的美少女亚豆更是被简化成一个单薄的符号,成为下定决心的表面动因以及主人公陷入创作困境时的缪斯。纵观整部影片,小松菜奈所饰演的亚豆的存在甚至不能围绕着主人公真城展开一条情感线。这种对主人公情感线索大刀阔斧的删减从一个侧面将剧情主线集中在“友情、努力、胜利”的热血主题上,为主题线索的展示提供了充足的展示空间。
另一个被符号化的人物系红蓝二人组的主要竞争对手、天才漫画家新妻英二。正如巴尔扎克所云:“天才是人类的病态,正如珍珠是蚌的病态。”原作中这个天才少年漫画家的人物性格相当丰富,但在电影中,染谷将太则将其塑造得更近似《死亡笔记》中的天才侦探L,出场时总是呈现出一种蜷缩的态势。这个角色缺乏温度,总是一副笑模样,但笑也是天才对于普通人的嘲笑,彻底走向了阳光少年的对立面。
这种设定或许一定程度上减损了电影能够表现出的人物内涵,但简单的人物却更便于保证整个故事的完整与流畅,增强情节的张力,使得影片结尾平凡人依靠友情、努力所获得的胜利更加弥足珍贵,从而突出了整部影片的热血主题。
真人电影版《食梦者》一方面从情节入手,加快剧情推动,择取了原作中一小部分情节重新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男主人公的心路历程相对清晰,在自我成长与个人奋斗的历程中逐渐修正了对叔父死亡这一事实的认识,从亲人死亡的阴影中走出,驱动力从暗恋对象激励、少年的好胜心最终走向对漫画事业的热爱。
一部不足两小时的电影能够张弛有度地将人物的心灵成长路径完整呈现就已经踏过了合格线,而《食梦者》在部分的场景调度上颇具亮点,足以成为这部电影的加分项。
绘制漫画的过程,人物在肢体动作幅度上相对偏小,这种静态与反映主人公奋斗的“燃”状态是不相符的,导演大根仁选择将漫画以大面积投影的形式展现出来,并使之不断在漫画工作室这一有限空间内流动起来,辅以节奏感强烈的背景音乐,为整个场景注入了动感。
在表现真城、高木二人组与新妻英二在作品中一较高下时,导演选择以战斗场面为表现形式,将抽象的欢迎度比拼具象为人与人真实的对抗,依靠着动感极强的场面将三周的人气比拼缩短在两分四十五秒的时长中表现出来,时间虽短,但足以形象地呈现出双方竞技的态势,真诚与高木在挥动沾水笔时所体现出的疲劳感与紧张感,和新妻的松弛状态形成鲜明对比,鼓点增强了整个场景的紧迫感,令整个场面富有戏剧性。
大根仁是一个经验老道且善于处理漫画与真人版之间差异的导演,他能够精准地找到漫画中与受众能够获得最大共鸣的部分并通过影像手段不断强化,但导演技巧并不是《食梦者》能够燃起中二之魂的全部原因——对于绝大部分动漫迷而言,向《周刊少年JUMP》进发本身就意味着一种令人血脉贲张的情怀,即便那些对漫画并无好感的人多少也受到过《周刊少年JUMP》的影响。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阿拉蕾》《北斗神拳》《圣斗士星矢》《七龙珠》,九十年代的《灌篮高手》、《幽游白书》《浪客剑心》以及世纪末开启连载之路的三大“民工漫”《ONE PIECE》《火影忍者》《BLEACH》,千禧年以后的《死亡笔记》《银魂》,以及与当下距离更近的《暗杀教室》《黑子的篮球》《食戟之灵》,对于许多人而言,《周刊少年JUMP》就是日本动漫的代名词,而《食梦者》也很好地利用了这种情怀。
电影以《周刊少年JUMP》刊载的经典作品收尾呼应,作为整部电影两个最为重要的场景,真城与高木所在的工作室与《周刊少年JUMP》编辑部都充斥着对往昔经典作品的回忆,漫画作者聚会时依靠对《灌篮高手》等经典漫画作品中人物的模仿拉近彼此的距离……影片最后真城与高木红蓝二人组击掌的慢镜头也能触发足够丰富的联想,《灌篮高手》中樱木花道与流川枫的击掌镜头历历在目。
作为一部故事完整、情节紧凑,看脸看戏都看得过去的青春片,《食梦者》精准地点燃了名为梦想的引线,看着两个傻乎乎的高中生为了一份熬夜、尿血仍然过得不如打工仔的职业而结成友谊、努力奋斗,胸中还能跟着沸腾起一腔热血,不是中二之症,诊断结果还能如何?
作为观众的我们总是容易被这样的情景感动,当我们清醒时,我们总是说电影里说的不是真的,可当我们点击“播放”键的一刻,却又宁愿相信是真的。讲真,谁不愿意毫无顾忌地拼搏一场,哪怕是那种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不经济也不明智的战斗,毕竟人不中二枉少年呢!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食梦者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