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查处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后,有业内人士称监管有必要应更严

宋宇晟/中新网

2016-04-15 08: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网络直播平台乱象
中新网北京4月15日消息,文化部14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下发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因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被列入。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不时浮现的乱象,文化部表示将采取多种措施,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对此有从业者对中新网记者直言,适当的监管“很有必要”。
现状:用户数量达2亿,主播门槛低收入高
作为一个颇有人气的行业,网络直播已经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熟知。
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司长刘强介绍称,据统计,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间大约有三四千个直播“房间”同时在线,用户数可达二三百万人次。
人数众多只是网络直播平台的一个侧面,网络主播颇高的收入也往往被媒体所关注。
据报道,国内某网络主播Miss Angela拥有十几万粉丝,月入可达5万元,最多曾超过10万元,而这还是分成之后的收入。
在Miss Angela认识的主播中,有大学生、白领、技术宅、游戏玩家等,网络主播的门槛极低,只需要在网上进行简单的注册、绑定银行卡、上传身份证便能立即开通,且没有年龄限制。
据央视新闻报道,网络直播平台近年市场规模增速明显,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去年网络直播行业的市场规模约为77.7亿元人民币,直播平台数量近两百家。
乱象:有主播直播不雅行为,有主播酿车祸
在激烈竞争和利益驱使下,门槛极低的网络直播平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劲爆”画面。
1月,某网络直播平台主播“放纵不羁123”在名为“直播造娃娃”的房间内直播不雅行为,该直播的关注度迅速蹿升。3月29日,该平台女主播“狐狸笨笨笨”携带摄像头混进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女生寝室,并全程进行直播,后被宿管和保安及时制止。
直播平台“饭爱豆”负责人之一的Sarah告诉记者,适当监管很有必要。作为一家刚起步的、专注娱乐内容的直播平台负责人,她认为,网络直播还应靠实力说话,而不是打擦边球吸引关注。她说:“有些底线是不能碰触的。”
去年12月31日,上海中山北路、镇坪路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事故造成5人受伤,其中出租车副驾驶座位上的乘客伤势较重。事后,有媒体报道,该起交通事故系“斗鱼”主播邓某驾驶跑车飙车,与一辆正常行驶的出租车相撞,而该过程也被全程直播。
昨晚,中新网记者联系到了本次车祸中伤势较重的乘客李木。他告诉记者,从车祸发生直到现在,自己仍在康复中。
据他了解,虽然此次车祸并非由网络直播直接引起,但“这件事(指车祸)和网络直播脱不了干系”。“肇事者购车的钱就是直播所得,他的张狂也和其短暂的成功有关。”李木说。
而对于文化部查处19家网络直播平台一事,李木认为,国家有义务对行业进行规范,“需要列出相关的行业规范,比如什么样的人可以做主播,什么样的内容可以播,什么不可以”。
整治:文化部将对网络直播建立长效管理机制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胡光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直播出现是自媒体的又一个进步,但是任何事都具有两面性,“我们不能对直播软件本身进行价值判断,内容才是评判标准”。 “主播人群要有底线,坚决抵制播低俗,秀隐私。”
针对业内种种乱象,百度、新浪、搜狐、爱奇艺、乐视、优酷、酷我、映客等20余家从事网络表演(直播)的主要企业负责人4月13日共同发布了《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此外,对于播出涉政、涉枪、涉毒、涉暴、涉黄内容的主播,情节严重的将列入黑名单。
同时,官方的行动也在紧锣密鼓中。14日,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司长刘强表示,文化部将重点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一是拟出台加强网络表演管理的政策,在经营主体管理、事中事后监管方面对网络表演关键环节进行规范,二是建立违规网络直播平台和违规“主播”警示名单和黑名单制度,通过信用惩戒机制约束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的行为,加强行业自律。以期进一步规范网络文化市场经营秩序,创造良好的网络文化环境。(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络直播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