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papi酱合伙人:现在的收割是一次性买卖,在等下一波

澎湃新闻记者 苏展 发自北京 实习生 杨萌萌

2016-04-18 16: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就在本文刊发之际,人民日报客户端记者4月18日从广电总局获悉:日前,网上非常火爆的《Papi酱》系列视频因为主持人时常爆出如“卧槽”、“CAO”、“小婊子”等粗口,被勒令整改。根据群众举报和专家评审结果,广电总局要求该节目进行下线整改,去除粗口低俗内容,符合网络视听行业的节目审核通则要求后,才能重新上线。此前,广电总局已对多部粗俗网络节目进行整治。
微信公众号“影视口碑榜”18日发布文章称,2016年第一网红papi酱近日遭到广电总局封杀,有视频平台收到广电总局通知,要求将《papi酱》系列作品下线,原因为“以直接、暗示、辱语等方式表述粗口、侮辱性语言内容较多”。
papi酱的合伙人杨铭18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应称,
“会继续坚持做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视频内容”。
而papi酱的投资人,罗辑思维的创始人罗振宇则表示:“查下视频网站上能不能看,不就行了?哈哈。”
18日下午14时左右,经澎湃新闻查实,优酷、腾讯以及B站等视频网站,依然可以观看Papi酱的视频。

北京朝阳区东四环CBD商业中心,下午一点多,北方的日光晃得人眯了眼。
丽思卡尔顿酒店门前,喷涌不止的喷泉与来往不绝的豪车交相呼应。此时,酒店地下一层大厅正忙碌着准备一场广告招标沟通会:摄像师们早早地架好机位,成排的水晶吊灯明晃晃地,交代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排场。空气中裹挟期待、好奇,再往细里嗅,那是资本的气息。
镜头齐刷刷地对着一块蓝底白字的LED屏,加粗的黑体明示了这场招标会的主角——papi酱——姜逸磊,一个用每次不到5分钟的短视频迅速积累千万粉丝的“网红”;一个获得1200万元投资,估值上亿的中央戏剧学院(以下简称“中戏”)在读研究生。她的身价直观地体现在这场招标沟通会上——LED屏幕正对着的100个席位,每个座位标价8000元。
大红地毯上,一左一右,站着场子的主持人——papi酱的投资人之一,“罗辑思维”的创始人罗振宇和她的合伙人,中戏本科同班同学杨铭。Papi酱本人没有来,她的名字在两个男人背后,成了一道背景墙。
他们在为4月21日的中标会造势。1000万,罗振宇有意无意地说出了一种价位的可能性。“拍卖当天,我们只认钱。”他说。
三月的最后一个周日,线下资本的加持让“网红”看到落脚的土壤,一种价值变现的热情在空气中涌动。而此刻,姜逸磊正宅在她的出租屋里“混迹”各种网站和论坛寻找创作灵感,她在慢慢适应自己突然红起来这个事实。
“突然就红了!”
“今天是我和Papi酱做梦也没想到的场景。”发布会上,杨铭的语气里透着真切。
这个开头听起来有些无意。
去年3月,自媒体创业发展势头生猛,杨铭想到“很逗比”的老友Papi酱,两人闲聊说不妨尝试自媒体玩玩。4个月后,随着视频app的盛行,papi酱和大学同学霍泥芳组了一个名为“TCgirls爱吐槽”的搞笑二人组在微博上发短视频。不过,在发布17条微博之后,因为霍泥芳出国,二人组不了了之。后来,papi酱不定期地在微博上发布自己创作并制作的“秀”,在尝试过对口型、出外景演等方式后,她逐渐把视频稳定在以吐槽为内容,居家背景作为表演场景的模式。
再后来,papi酱手忙脚乱地红了。
“大概是二月底的时候,突然间就红了,突然间就红了!新闻铺天盖地地一出来,她自己都吓傻了,就说我自己是不是得正经八百的看待这件事儿了。”沟通会结束后的第三天,在长安街齐家园外交公寓,29岁的哈尔滨人杨铭坐在20平米见方的办公室里,语气里都是不可思议——“她发‘上海话+英语’那天,我和人家讨论自媒体,被浇了一天冷水,心情不好。我打电话告诉她说大家都说自媒体这事特别扯淡、无聊。她很兴奋地告诉我,‘上海话+英语’突破多少多少条了,瞬间我就阴转晴。”
杨铭穿着黑色的T恤,黑色的七分裤,黑色的运动鞋,手里握着瓶装的零度可乐。他长得很有型,属于在人堆里挺扎眼的那种,这符合他的另一个身份——当红艺人Angelababy的经纪人。
这个身份一度让他背上papi酱幕后推手的名号。拿这个问题问他,他笑着回,还真想“无功受禄”:“如果这件事是运作出来的,我真的特别想承认是我做的,多牛啊。”
按他的说法,拍视频这事儿纯属papi酱一人捯饬——构思、创意都是她想的,想出来后写,写下了开始拍,然后开剪,哪里缺镜头了,哪里过渡有问题,要铺垫,再补拍再剪,就这么简单——学的就是这个嘛。
杨铭负责讨论时出出主意,“这(片子)太长了,下次得短点”,至于更新频率:不定,完全看心情,“这得看她拖延症是多久。”
“粉丝维护?这个真没维护。原来微博有空的话还回一下,没事唠唠嗑,现在也唠不过来了。”
后来火了,网上有好多盗传,papi酱觉得特郁闷,杨铭提醒她,得给自己一个标签,“(我提醒她)品牌意识啊,加个slogan啊”,“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就这么来的。
他们猜到了故事开头,却没猜到结尾:他们原本打算靠内容积累点粉丝,兴许大家一起能赚点小钱,开开心心,挺好的,当时就觉得是最高目标了,也没想到走得远,也没想到就这么快就爆红了。
粉丝数量是最有说服力的佐证。
根据罗辑思维截至3月20日的数据,papi酱的个人微博粉丝已有10804355人,加上微信公众号、优酷、B站以及爱奇艺的粉丝,总共是16867509人。在百度上搜索,“papi酱”已经成为2016年3月百度百科十大热词之一,而关于她的词条今年2月15日刚刚在百度上创建。
蹿红的代价是是非纷扰。围观的人群迫切地想知道这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来路。papi酱的中戏学妹莎莎抱怨着各种未经核实的关于papi酱的信息,最近一篇关于papi酱个人信息的文章涉及了她的父亲,虽然都是从微博上扒下来的信息,仍令她感到不能接受,不过她始终没有亲自出来回应。
“有点距离是最好的状态。”杨铭用了一个颇具情怀的说法,“喧嚣过后,我们还在。我们想做的是更长远的事,不会只是大家目前看到的这些。”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个更为实际的理由:“现在的收割是一次性买卖,我们储备够粮食,在等下一波势头。”
“我叫姜逸磊。”
网友对papi酱信息的搜集不少来自于她混迹过的论坛、贴吧。天涯社区上还留有“papi的搭配志”。在网络通达的年代,搜寻一个网络深度使用者的踪迹似乎不是难事。
果不其然,言及papi酱的爱好,杨铭脱口而出“上网”:她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运动,洗完澡,然后剪视频——“她有自己的一套,在家里运动,当时(我们)住一个小区嘛,(她)被我拉下去,在阳光下做运动。”
杨铭和papi酱的第一次交流就在百度贴吧上——2005年7月,还没开学。两人在百度贴吧上加了彼此的QQ。
“我叫姜逸磊。”
“你怎么叫这么男性化的名字啊。”
“难道我要叫姜小红吗?”
杨铭说,papi酱是属于背着家里人的意愿考的中戏。2010年,papi酱在接受某艺考访谈时,提到过自己是在考完三试很久后的一天,才跟母亲说考了中戏导演系——
“家里人很生气,因没跟他们商量。索性我也没理他们,转身就上学了。不过事情真巧,当天中午我妈去邮箱取信,中戏文化考试通知书如约而至。看着这张粉色的纸,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爸爸笑了,妈妈哭了,我乐了。”
我试图联系papi酱在上海市第三女子中学就读时的同学,不过他考虑到papi酱“希望生活和网络分开”的关照,拒绝了采访。
“考中戏的人都挺有想法挺有个性的。”杨铭说,“不过同学们都太有想法而且太坚持自己的想法,所以就会分成一个个小团体,价值观一致的在一起玩。”大学的时候,papi酱在内的三个女孩儿组了一个小团体,“她们几个女孩儿经常使唤我帮她们做事。”
杨铭说,在中戏读书的时候,他和papi酱都没有做演员走红的想法——“做明星这事其实很遥不可及,即使在我们学校出来的,大家都很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
按杨铭的描述,papi酱真身姜逸磊特别宅,不太喜欢社交。他带着papi酱去见徐小平和罗振宇融资那天,姜逸磊表示听了一半就走了神。“她跟我说听不懂,问我觉得怎么样,觉得好就干。”
“宅”的另外一个表现是不爱走路。“读大学的时候,她出门几步就要打车。”杨铭回忆,“不过7年前我刚毕业那会儿,工作特别不顺心,她看出来了。她居然陪着我从崇文门开始走,走了一个多小时。我老感动了,实在太感动了。”
现在他们又携手走上了一条内容创业之路。
“我们未来不会缺钱”
线下资本的加持让papi酱走到网红的前列。3月中旬,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宣布对papi酱投资1200万元,占股12%;papi酱团队持股88%,估值1亿元。
“网红”如何估值?
“1亿元的估值是徐小平给出的,在天使阶段,没有什么参考因素。”杨铭告诉我,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合理的估值:“内容创业必须要有竞争者,需要同伴,需要大家一起往前走,有一个健康的估值,大家就会很理性。”
按罗振宇在招标会上的说法,是徐小平建议他见一见papi酱和杨铭,双方聊一聊相互出出主意——
“我们寒暄落座,(跟papi酱)拍了照片之后,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脱口而出,我们要做新媒体历史上第一次广告资源的拍卖,必将有新媒体标王出现,必将有人从传统媒体交出市场定价权的权杖。我当时看到杨铭眼睛啪地亮了……徐小平当天晚上把他们的团队按到两点半,然后把所有的投资相关协议,包括股份,罗辑思维的架构股份都弄好了……” 3月27日的招标会上,罗振宇如是描述这场“速配”。
杨铭告诉我,投资发布前的一两个星期,徐小平曾建议他把papi酱做成一个公司,当时他在一波又一波上门寻求投资机会的人当中找不着北,这个建议令他柳暗花明。3月17日,杨铭见到了罗振宇。
杨铭选择罗辑思维的理由显得真诚:“罗老师一针见血点出我们的现状,我们焦虑的是什么。在那个阶段,我们觉得没有人能理解我们,但徐小平和罗老师他们不是追着你说,我有多少钱给你,怎么投,然后你接下来是怎么发展,怎么变现,他没有跟你聊这些事儿,他是把你的现状全告诉你。”说到此处,他敲着桌子,语调上扬,“我觉得我们遇到了同路者,他们了解我们的焦虑和痛处,我也很有自信我们未来不会缺钱。”
如今,杨铭正在注册公司,着手组建团队。目前,他的团队总共只有三个半人:他、papi酱、另外一个中戏的师姐以及莎莎。莎莎是他在艺人经纪公司里的助理,借用给papi酱打理微博以及微信公众号上纷至沓来的私信和留言。papi酱和杨铭的分工很明确——前者专注内容,后者思考下一步怎么走、对接资本。
创业之于这对老友而言并不陌生,这种分工也是他们长久以来搭档的模式。莎莎自嘲自己是师兄师姐第一次创业的产物。大一暑假,杨铭曾办过中戏考前辅导班,papi酱是老师,莎莎是他们的学生。此后,杨铭尝试了近一年的创业,比如,跟美丽说蘑菇街同期做的一个时尚网站,跟“大姨吗”同期做的“姨妈庙”,这还是papi酱的点子。papi酱在团队中负责内容创意,传播方面的工作。不过最后所有的项目都不了了之。
“点儿没到。”杨铭说,他总结出一个教训,“做事不要等,想到就做。”
Papi酱的蹿红让杨铭觉得踩着点儿了。
责任编辑:苏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papi酱 网红 网红经济

继续阅读

评论(6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