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边防查获两千余吨走私“冻肉”,初步鉴定部分来自疫区

何春中/中国青年报

2016-04-19 07: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边防官兵在检查涉嫌走私的冻品。
中国青年报4月19日消息,千吨级外籍货轮满载71个集装箱,装有2219吨产地来自欧美多国的牛肉、鸡翅、猪脚、鸭掌等涉嫌走私冻品,市值约两亿元。包装上显示,这些肉类冻品来自欧美多国,但均无法提供任何检验检疫凭证和合法购货清单,属无来源物品,涉嫌走私。
当地检验检疫部门的初步鉴定结果显示,部分冻品来自疫区。
这是全国公安边防部队10年来查获的最大一宗走私冻品案,深圳公安边防支队10名官兵负责清点登记这些冻品,每天工作16小时,整整用了两周时间。

目前,该案已移交深圳海关缉私局立案侦查。
神秘货轮
2016年新春伊始,全国公安边防部队部署开展“爱民固边一号行动”。广东省公安边防总队深圳市公安边防支队对深港边界的南澳海域,实行24小时雷达监控和船艇巡查,以切断海上走私通道。
南澳海域是一片普通的海域,因毗邻香港而变得神秘莫测。这片海域也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域之一,每天从中国香港发往中国沿海、中国台湾、日本、韩国等地的货船都要经过这片海域。
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该支队掌握到一条线索:近期南澳海域可能有重大走私活动。深圳公安边防支队组织精干力量成立缉私行动队,全副武装在深圳南澳海域严密巡查。
深圳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曾勇是这次缉私行动的总指挥。早在一个月前,他就掌握了一条神秘货轮的行踪,“由于海上的防范措施得力,这条货船几次装货又卸货,始终不敢轻举妄动。”曾勇说。
1月27日,这条神秘货轮又开始装货。曾勇正准备布置任务时,发现该货轮装完货后,并没有马上起航,而是静悄悄地停泊在港口。
根据侦察情况,1月28日傍晚,曾勇向龙岗边防大队大队长熊衍庆下达了“备战任务”。
龙岗边防大队部面朝大海,背面紧靠居民楼,右侧是水产码头,左侧是公园。平时,大队部和南澳边防派出所官兵的一举一动都在“看水人”(专门为犯罪分子盯梢的人,当地人称之为看水人——记者注)的“观察”之中,有水面的,也有陆地的。官兵们凡是有重大勤务活动,都要跟这些“看水人”玩“猫抓耗子”的游戏。
1月29日9时许,参战的14名边防官兵全副武装,分乘两艘边防巡逻艇向南澳海面出发。此时,南澳海面上空乌云笼罩,大雨瓢泼,海面上空能见度不足百米。两艘巡逻艇一前一后没有直接驶入预定海域,而是左转90度,驶向大鹏湾墨岩角潜伏待机。
大鹏湾墨岩角地处深圳市东南角,向南10多海里就是公海,过了墨岩角,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无信号,属通讯盲区。
两艘边防巡逻艇到墨岩角后,停止前行,但发动机不能熄火。小小的边防巡逻艇伴随着汹涌的波涛,上下起伏,再加上浓烈的柴油味的刺激,摇晃得官兵们肚子里“翻江倒海”。
当日11时许,两艘边防巡逻艇到达指定目标水域。
此时,在这一水域航行的有七八艘货轮。从香港方向驶至南澳墨岩角东南13海里附近海域的有5艘外籍货轮。官兵们在茫茫的大海上仔细辨认着:第一艘货轮上装满了集装箱,样式也相似,但仔细一辨认,又不完全符合。
第二艘货轮是条灰色排水量在4000吨以上的外籍大货船。从远处看,船上只装了5个集装箱。从船舷上悬挂的救生圈的颜色上,细心的官兵还是认出这艘船就是照片上的“FUYUN”(音译:富运)号货轮目标船。
“按照一号方案实施!”熊衍庆发出指令,他指挥第一艘巡逻艇驶向这艘货轮的右侧,杨华带领的第二艘巡逻艇则来到货船的左侧。两艘巡逻艇左右夹击,从后面包抄过来。
两艘巡逻艇同时打开警灯,霎时间海面上警灯闪烁。在右侧的熊衍庆用高音喇叭大声喊话:“我们是中国边防警察,请‘富运’号停船,接受检查!”
熊衍庆一连喊了十几遍,这艘货轮不仅没有停船,反而加大马力全速朝前行驶。
按常规,边防官兵通过高音喇叭喊话表明身份,一般货船都会停下来接受检查,除非做贼心虚,不敢停船。
跳帮
深圳边防支队组织涉案货船在码头卸下走私物品。东方IC 资料
“砰!”“砰!”两颗照明弹腾空而起,朝神秘货轮的船体上空、船头方向飞去。“富运”号的速度减慢了些,但并没有停船。在反复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只能跳帮强行登船。
跳帮,谈何容易?
“富运”号排水量4000多吨,边防巡逻艇排水量只有4.5吨,相差悬殊。两船之间的高度落差有四五米,而且风大浪急,一旦跳帮失误,人要么被两船夹死,要么被激流吞进船底让巨大的螺旋桨搅成肉泥。
20多年前,支队就发生过这样的惨剧。那年,背仔角公安检查站参谋程均强在大鹏湾海域执行缉私任务,强行跳帮时遇到风浪未能成功,瞬间被两船夹击,当场牺牲。这成了该支队官兵多年来伤痛的记忆。
巡逻艇驾驶员李宏彪,经过几次尝试,才把巡逻艇紧紧靠上“富运”号的左旋船帮。他双手稳稳地把着舵,大船四周都有很强的向下向内的吸力,巨大的吸力会轻而易举地把小船吸进船底。
李宏彪控制着巡逻艇,随着起伏的波澜上下晃动着,这时距离“富运”号船帮的距离有两米左右,是跳帮的最佳时机。但那个时机留给官兵的时间只有短短的1秒钟。1秒钟,眨眼之间!跳上去就成功,一旦失误,性命难保。
执勤官兵都清楚,这是最危险的时刻,也是艰难抉择的时刻。
巡逻艇上杨华是指挥员,出海后,他就一直背着那支79式折叠冲锋枪,没想到途中枪带被风浪打断,他只好把枪紧紧抱在怀中。
这时候,代理排长罗家威自告奋勇,站出来请战:“杨教,我上!”
杨华用眼睛直视着罗家威,他身高1.68米,体重118斤,曾经练过铅球,有很强的臂力,平时训练刻苦,身体弹性好,腾挪攀爬灵巧,这些都是跳帮成功的必要因素。
此刻,仅有跳帮技巧是不够的,关键要有必胜的信心。
“你行吗?”杨华大声问了3遍罗家威。
“行!”罗家威每次回答都信心十足。
“富运”号船帮上有3道缆绳,杨华叮嘱罗家威:“一定要抓住最上面那条,其他两条都不能抓。”凭着自己的经验,杨华判定,下面的那两条缆绳是松动的,一抓就会松懈下来,那是十分危险的。
等巡逻艇再次被巨浪托起,杨华扶着罗家威,大声喊道:“上!”说时迟那时快,罗家威纵身一跃,抓住了最上面那条缆绳,爬上了船舷。
跳帮成功的罗家威立刻找来旋梯放下来,在船上接应,10名官兵先后成功登轮。
不知道货轮上有多少人,不知道货轮内部结构如何,不知道船员是否携带武器,对于成功登轮的边防官兵来说许多都是未知数,因此,也面临着许多未知的危险。
“两边包抄、堵住每个出口,控制驾驶舱所有人员!”熊衍庆迅速部署行动,官兵分组出击。
吴泽林端着枪、罗家威手持警棍在纪少斌的带领下朝驾驶舱冲去。
“不许动,我们是中国边防警察,请立即停船接受检查!”外籍船长被震住了,在反复勒令后才无奈停船。
“趴在地上,都不许动!”纪少斌大声喊道。驾驶舱内有6名中外籍船员,听到喊声都趴在船板上。
“船上装的是什么货物,来自哪里?目的地是哪里?货物代表和业务经理是谁?”纪少斌一连问了几遍,没有人回答问题。
最后,一个50多岁自称是货轮上“大管”的中国籍船员回答说:“装的什么货不清楚,只知道我们要去台湾的高雄。”
与此同时,邱宇带领的另外一组官兵迅速控制了整个货船,其他14名船员被控制住。
官兵在搜查货轮海图室时,发现一名中国籍船员慌忙在航海日志上填写些什么,还试图操作海图机修改参数,被及时控制。经初步检查,发现船舱中央5个集装箱下面还隐藏着一大批冷冻货柜。为什么要临时填写航海日志和海图机设置?凭借多年的缉私经验,边防官兵判断这艘货轮很可能装有走私物品。
熊衍庆下达命令:“将货轮和船员押送回港调查!”
两艘巡逻艇一前一后押着“富运”号货轮向南澳码头进发。
35小时的较量
确定是否走私,关键在证据。海上涉嫌走私往往取证难,办案人员经常面临明明知道对方就是在走私,但苦于没有证据只能放行的尴尬局面。
“富运”号货轮上共有20名船员,除了“大管”,其他19名船员都是在网上临时招聘来的,其中13名外籍船员来自印尼、缅甸等不同国家,6名中国船员也来自不同的省市,这些人上船最长的才3天,最短的不到两天,对船上的一切情况并不了解。这些人互相不认识,互相不知情,很难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其实,这是船主有意为之,一旦被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果然,调查询问时,船员口径一致,都说目的地是台湾高雄。调查一开始就遇到棘手问题。驾驶舱里搜到一张海图,上面标示的航海路线目的地也是高雄,船上的随船单记录也是到高雄,从现有的物证和询问口供上都很难找出破绽。
20个小时过去了,案情还是没有任何突破。办案人员再次登上“富运”号货轮仔细搜查,在驾驶舱的抽屉里发现还有一张海图,这张海图跟原来那张一模一样,只是航海路线标注的目的地是中国粤东某地。办案人员联想到官兵登船时有人匆忙填写航海日志一事,说明该船定有猫儿腻。询问有关人员,都不承认,且一口咬定“是去高雄”。
办案小组决定立即启动与香港警方的协作机制,请求香港水警和海事部门提供协助。香港水警和海事部门很快提供了“富运”号在1月29日8时45分离开香港港时的申报单,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货船目的港是粤东,印证了该船跟香港海事部门申报的目的港是粤东的事实。显然,船上打印出来的申报单写的目的港高雄的传真是伪造的。
同时,办案人员又在船上搜到两张海航路线图,一个是粤东,一个是高雄,说明事先他们作了两个计划,是有备而来。多次询问“大管”和船长,两人都不清楚高雄的航线,以及到高雄跟谁联系卸货,对方的联系方式等情况。
询问调查工作最后放在7名中国船员身上“重点突破”。1月30日晚,一名船员无意间提供了一条线索,“你们登船之前,‘大管’让人临时填写过去高雄的航海日记”。
办案人员抓住这一细节,逐一突破,船员们这才说了实话。他们说,出港吃饭的时候,“大管”曾说,这条船航行的目的地可能不是去高雄,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有人还提供,船一驶离香港码头,“大管”就让人拔掉船上AIS(海事识别系统,能显示该船的航行轨迹)的插头。AIS系统所有出港船都必须装置,受海事局监控。之所以拔掉其插头,目的就是不让海事部门查到该船的行动轨迹。
这和香港海事部门提供的申报目的地一致。与此同时,海关办案人员迅速赶往粤东相关公司抓捕了3名相关嫌疑人。
此时,从询问调查开始,时间已过了35小时。
部分走私冻品来自疫区
边防官兵检查货物。东方IC 资料
经查,“富运”号货轮共装载71个集装箱,装有牛肉、鸡翅、猪脚、鸭掌等20种冻品,总重2219吨,总市值约两亿元人民币。
“我第一次接触这么大的走私冻品案件。这些冻品经过初步鉴定,部分结果显示来自疫区。对老百姓来说,这些走私冻品对生命安全和身体的危害非常大。”深圳惠州海关缉私分局副局长黎朝柱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
这起特大走私冻品案目前还在进一步侦办中。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批准逮捕,包括采取其他强制措施的,一共有7人。这些犯罪嫌疑人有广东省的,也有其他省份的。
“这起走私冻品案背后肯定存在利益链,没有利益的话,他们不会干。我们还在追查幕后的老板以及二道贩子。”黎朝柱说。
此次查获的2000余吨走私冻品,有可能流往哪些地方进行销售?黎朝柱表示,“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有证据显示是运往汕头。运往汕头之后,再怎么分发出去,就不清楚了。”
黎朝柱介绍,按照正规渠道进口冻品,首先要经过国家的检验检疫部门,拿到检疫部门的批文后,才能申请报关进来。疫区冻品肯定不能进来,非疫区的冻品才能进入国门。
黎朝柱建议消费者到正规的商场或超市去购买来路清晰的冻品,“不要贪便宜到小摊上买,特别是要购买有标签、有明确日期、有检验检疫标示的冻品”。
深圳市检验检疫局蛇口分局货检科一科科长刘友君表示,未经检验检疫的进口冻肉可能存在的危害性情况主要有两种。第一种是来自禽流感、口蹄疫或者疯牛病疫区的有病肉,它会导致动物疫情或是人畜共患病的情况发生;第二种是瘦肉精含量过高的有毒肉、存储多年的过期肉、反复解冻之后加入化学药剂进行保鲜防腐处理的所谓“美容肉”。
“这次破获的走私案件数量之大、金额之高,是比较罕见的。”刘友君称。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走私冻品

相关推荐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