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我们一起追过的新加坡武侠剧

牧羊

2016-05-07 17: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莲花争霸》片头曲(01:49)
夜深时人心一软,总爱怀旧,于是很自然就想起了那些陪自己长大的老电视剧。记忆虽然残破,偶尔翻一翻,还是能重拾一些朴素的美好,周身跟着一暖。
现在满屏流行的都是英美和日韩剧,但在1990年代,常伴80后左右的是港台地区和新加坡的武侠剧。还记得港台剧里假到人尴尬症发作的假山和近在眼前的大圆月吗?还记得新加坡剧那极具辨识度的配音吗?那些经典剧目用今日的眼光看十分粗糙,放现在播大概也是吐槽的弹幕四起,但记忆总有美饰的作用,你记住的永远是那些让你心动的时刻。
今天,先来盘一盘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新加坡武侠剧。
《莲花争霸》
《莲花争霸》是新加坡广播电视局1993年制作的武侠剧,1994年引进内地时,万人空巷。
该剧前半部分沿用了古龙小说《流星蝴蝶剑》的故事线,末尾几集又借鉴了徐克电影《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葵花宝典”一节,画风肃杀、冷峻,十分奇诡。
片花就让人犹记。这部剧每集都分4个章节,每章结束都会在剧名旁配上人物头像插画,喜多郎的《大蛇》贯穿其中,大鼓、琴拨、箫声一起,诡谲又神秘。
“无怨无悔我走我路,走不尽天涯路。在风云之中你追我逐,恩怨由谁来结束……”林夕作词、罗文演唱的主题曲《江湖路》,唱出了一种身不由己的江湖沧桑,可称本剧的题眼。
该剧外景地大部分取材于山西,那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悲凉感,很合古龙小说的写意意境。
沈冲和小蝶,一个是落拓不羁的江湖杀手,一个是弱柳扶风的娇美人,这对武侠剧里的鸳鸯标配,影响了不少人对江湖儿女的审美。
身陷江湖,又厌倦江湖,两人因江湖愁结百肠,敌死我伤无数后,最终隐退江湖,过起田园生活。幼时的我曾深深为这种逃离红尘的执念感动。
李南星当时是新加坡演艺圈的首席小生,曾被周润发誉为最像他的演员,一招一式都是内敛与沉稳,演活了沈冲这个孤寂又落寞的杀手。
主演小蝶的朱乐玲,与李南星合演过七部电视剧,1996年正式隐退。
二十多年过去,很多人对剧情甚或男女主角印象模糊,却对雌雄莫辩的白玉川记忆深刻。
塔琳托娅出生于内蒙古,曾就读中央音乐学院附中,1988年移民新加坡,因在《莲花争霸》中女扮男装饰演一号反派白玉川被人铭记。
这是塔琳托娅为数不多的多戏份角色,也是她唯一一个反串男人的角色。
身为男儿身时,白玉川对南宫蝶一往情深;身为女儿身时,段素素又将爱慕她的南宫剑玩弄于股掌。
拍《莲花争霸》时,塔琳托娅23岁,年纪虽轻,却把这位城府极深的玉面公子演绎得令万千少女痴醉。亦男亦女,美艳不可方物,迷妹们都说,因为她颠覆了择偶观。
但是,天生御姐气场,也限制了塔琳托娅的戏路。她演不了受众更广的言情剧,非新加坡本土艺人的尴尬身份,也令她很难接演到心仪的角色。
1999年,塔琳托娅离开演艺圈,回归家庭,此后鲜有露面。
《塞外奇侠》
三代白发魔女,一生为情所困。
梁羽生的《塞外奇侠传》主讲了杨云骢与哈玛雅、纳兰明慧之间的爱恨纠葛,与《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同属一系列。1996年首播的新加坡同名剧,改编于此。
一个明朗如草原驼铃,一个纯净似天边明月,杨云骢到底爱哈玛雅还是明慧?
这至今仍是一个能轻松挑起骂战的话题。
很多贴吧里有对这段三角关系的争论和详解。哈玛雅和明慧各有一众支持者,两大帮派旗帜鲜明地针锋相对,倒是在吐槽杨云骢时能步伐一致,齐声骂“渣男”。
两位女主各有优缺点。有人总结,红玫瑰和白玫瑰,同藏在杨云骢心里。
这位情话BOY曾斩钉截铁地对明慧说“我绝不会辜负你”,转过身又对哈玛雅说“我一生一世都不会离开你”。他自认不是薄幸之人,情话说出口时亦出自真心,却因不忍伤人的老好人性格,感情上的摇摆不定,伤了哈玛雅,又负了明慧。最终,三人以最惨烈的生离死别,斩断了这段情丝。
“剑不伤人情伤人”,剧中反复出现的这句台词,可为全剧做结。各种误解和无奈的因缘际会,亦是推动全剧的主力,成了观剧者揪心的根结。
这部剧红了两首歌,张洪量的《天若有情》,王菲的《雪中莲》,后者只在飞红巾一夜白头时有过惊艳献声。
杨云骢:我知道是我负了你,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没有人性,滥杀无辜。
哈玛雅:这不关你的事,纱巾还给你!
因被杨云骢辜负和误解,哈玛雅伤心欲绝,红巾飘落,白发陡现。王菲冷寂的《雪中莲》响起,虐得人心碎一地。
剧末,二人解开经年心结,却各驰一匹烈马背道而驰,从此相忘于江湖,各自漂泊。《天若有情》这时响起,亦让人唏嘘。
除了纠结杨云骢更爱谁,粉丝也对哈玛雅和明慧谁更美争得火热。两位女主都不是标准型的大美人,却都胜在有气质,有特点,经久耐看。
黄嫊芳明眸善睐,笑起来似一把热烈阳光,哈玛雅的刚烈、性情、泼辣都在她的笑怒之间。她后来接演的角色,多和哈玛雅类似,颇有大女人的感觉。
郭淑娴很给人小家碧玉之感,小脸、梨涡和大嘴反倒为她增了性感和明艳,她演的角色也多是明艳天真活泼型。
《塞外奇侠》中,郭淑娴一人分饰明慧、易兰珠母女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角色,前者端庄贤淑,后者活泼跳脱,都拿捏得到位。
《昆仑奴》比《塞外奇侠》早一步进入内地,男主同样在两位美人间纠葛,郭淑娴演的张颖,古装扮相十分夺目。
《真命小和尚》
《旋风小子》和《新乌龙院》里,释小龙+郝邵文的无敌组合,成就了华语圈里第一代武林萌主。
新加坡出品的《真命小和尚》,大概是后来者中唯一可以与之匹敌的儿童武侠剧,小和尚开心更因卖得一手好萌,萌倒了一批老阿姨。
剧组当时要求演开心的小演员需具备三个条件:相貌可爱,表演生动,有一定武功。觅遍大江南北,最终在上海黄浦区少年宫武术班找到了曹骏。
剃了光头,穿上僧衣,圆嘟嘟的小脸配上右眉一点黑痣,当年8岁的曹骏正气凛凛,可爱之中透了一股秀慧之气。
开心本是十一皇子,脚有七星痣,民间传说脚踏七星,能敌千万兵,皇上忌讳,遂暗中托方丈照顾,将他从小寄养于寺庙里。开心天性聪颖,也乐得逃离宫斗,在寺里开开心心做和尚,认认真真念佛经。
他最擅长的事,就是用一副巧舌与他人斗嘴。
大师兄责备他:开心,你怎么又躲着偷看我们练武呢?开心爬起来反诘:你不准我躲着偷看,那我就站起来看好了。
方丈有事外出,开心一路跟跑出去状似不舍直喊“师傅”,方丈转身欲和他再道别,却看见他嘴里喊着师傅,脚步飞快地往另一边跑去。原来,追师傅只是他出来游玩的借口罢了。
《真命小和尚》很知道怎么将开心的萌点最大化。全剧俯拾即是俯拍和广角镜头,贴近着把开心的整张脸包进去,画面变形,也就产生了一种夸张的喜剧效果。
嘟嘴,吐舌,蹙眉,托腮,笑起来缺颗牙,软软的娃娃音,这样软萌的小和尚,怎不让人酥心?
作为本剧的搞笑担当,铁桶师叔也长了一张贱萌的脸,平时虽然只负责炒菜,却是一个隐藏型的武林高手,最热衷袒护和照顾开心。
演铁桶的陈天文,是内地观众最熟悉的新加坡演员。早在《莲花争霸》里,他就凭南宫剑一角在内打开了知名度,在《绝代双雄》、《鹤啸九天》、《东游记》等经典新剧里亦多有亮相。
片尾曲《微尘》是张学友唱的,曲子跳脱欢快,却很有禅意:“山和大地本是微尘,何况是尘中的尘,是是非非情情爱爱,你还要不要紧紧的抱着,舍不得放不开。”
1997年,《真命小和尚》在新加坡和中国播出,很快就占了收视榜首。曹骏一炮而红。因为太Q太萌,念旧之人至今还在拿开心做头像。
成名后的曹骏拍过不少电视剧,《莲花童子哪吒》、《九岁县太爷》、《宝莲灯》,但都没有达到处女作的影响高度。
2004年拍完《宝莲灯》后,曹骏重回学校读高一,备战高考。2006年,他连续报考中戏、北影、上戏,均铩羽而归,最后进了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表演系。这一年,是曹骏最受挫败的一年。
2015年,曹骏曾和同为童星的关凌、叮当接受李静采访,相较另外两人的活泼热闹,曹骏害羞、话少、很放不开。
小时候都是演男一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现在要用“新人”的状态去演配角,当然会有心理上的落差。
这是童星很难避免的宿命。28岁的曹骏现在最希望的,是大家能忘记小和尚,记住他的名字、他的现在和未来。
《东游记》
跨越天地人三界,包罗人鬼神三类的《东游记》,是新加坡和中国1998年合拍的古装神话剧。因为在张家界、九寨沟取外景,景色没得说,八仙的造型亦堪称经典。
这部剧的着力点同样是在一个“情”字。
除了八仙聚义的仙友情,吕洞宾与牡丹仙子缘定三生的“千年情劫”更是推动全剧的动因。
牡丹仙子为吕洞宾痴恋三世,为他堕落沉迷,至死方休。有人爱她义无反顾的深情,也有人厌她几近于自私的情迷。
因为吕洞宾和白牡丹的痴缠看得太累,更多人选择站吕洞宾与何仙姑的CP,视之为官配。
在吕洞宾的“黄粱一梦”里,何仙姑是吕洞宾的娘子,算是吕洞宾的初恋。
两人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脱俗,清新,到底是不是爱呢?
“天地之极”一段,吕洞宾与何仙姑三度击掌为誓,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吕洞宾:何仙姑是不是喜欢吕洞宾呢?
何仙姑:那吕洞宾又是否喜欢过何仙姑呢?
吕洞宾:我们一起经历这么多劫难,我吕洞宾应该要对娘子动情了。
何仙姑:如果我是韩湘子,你就不会有这些疑虑了。一男一女,为什么只能有情,而不能有义呢?
白牡丹为了情会奋不顾身。何仙姑重情,却不会为情所累,让情成为自己和他人的负担。
所以,何仙姑面对吕洞宾能心静如水,吕洞宾与之相处亦是如沐春风。肝胆相照,何分男女?相较男女之情,吕洞宾与何仙姑舍情取义,这种情超乎了友情和爱情,更是一种知己之情。
《东游记》出了名的美人多。
头戴一圈紫绢花,眉目含情,眼里常有泪,郭妃丽的白牡丹,秒人,实力诠释了何为红颜祸水。
在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中,她是妖女殷素素。在胡歌版《天外飞仙》中,她是爱上凡人的二仙女。
演何仙姑的郑秀珍亦美得冒泡,因为人设讨喜,比郭妃丽还有观众缘。
2000年,她还与马景涛合演过新加坡版《笑傲江湖》,她是东方不败,马景涛是令狐冲,女扮男装的好评度不亚于白玉川。
也是在接演《笑傲江湖》时,郑秀珍陷入财务困境,因为拖欠证券行30万无力偿还,成了新加坡首位破产的电视女艺人。那年,她25岁。
林湘萍在《东游记》中一人分饰两角,一个是费长房的哑妻贞娘,另一个是刁蛮、可爱、痴情于韩湘子的龙三公主,撑起剧中另一条感情线。
林湘萍后来经常到内地拍戏,拍过《宝莲灯》、《新济公活佛》之类,古装是她的强项。
马景涛在《东游记》里自带主角光环,白衣长发,剑眉星目,演起深情来很撩人,尤其是用大拇指顶着脑门思考,手玩扇子时,绝对风流倜傥。但在中了血咒后,免不了又破了功,咆哮起来。
谢韶光曾自称丑星,长相上有一股狠劲,演的却多是痴情的角色。
在《莲花争霸》里,他是沈冲的好搭档、杀手叶群。在《东游记》里,他是痴恋何仙姑的穿山甲,因爱故生怖,出场时总会配上可怖的音乐,骇人却又让人怜惜。
2005年,谢韶光退出娱乐圈,2013年正式剃度出家。
结语
历史上同根,文化上同源,风俗上相近,新加坡武侠剧被引进内地时,几乎没有文化隔阂和理解上的障碍。
以上四剧又都以中国观众熟悉的神话故事、神话人物、武侠小说为蓝本,或在内地取景,或与内地演员合作,更能引起内地观众共鸣。
新加坡剧1990年代初在内地风靡时,正赶上电视文化在内地兴起和普及。
在当时,没有比看电视剧更惬意的享受。那时,内地有电视机的家庭屈指可数,邻居们晚饭过后,都会跑到有电视机的“大户”里,搬个板凳早早占位。到了夏天,大家干脆把电视搬到屋外的露天场地,头顶星星,打着蒲扇,吹着晚风,啃着西瓜看剧。那时,电视里流行的广告还是除杂草的农药,全是字,巨长无比。这些看电视剧带来的最私人的快乐,后来成了最能引起共鸣的共同记忆。
1990年代末期,新剧在内地日渐式微,能引人群起观之的新剧日渐稀少,取而代之的是日韩剧和英美剧。我们不看电视了,也不愁没剧看,却再也回不到那种每晚苦等两集武侠剧的单纯快乐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加坡剧

相关推荐

评论(24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