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第一IP作家耳根:我不会在创作时老想着IP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6-04-21 11: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熟悉仙侠文学的人对白金作家“耳根”不会陌生。在网络文学界,大家会叫他一声“耳大”。
耳根原名刘勇,是黑龙江人。2009年前,他是牡丹江市的一名英语老师。2009年后,他凭借一部650多万字的《仙逆》成为千万网友口中的“大神”。今天《仙逆》的正版点击总数已过8亿。
而在去年,耳根凭借另一部仙侠作品《我欲封天》,以“月票、点击、收藏榜三榜第一”摘得2015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年度桂冠。就是这一部作品,出现了“粉丝单人对其打赏超过100万人民币”。
4月19日,这位80后网络作家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我希望大家了解,我们网络作家并不是每天宅在家里写个两三万字,然后电脑旁放一桶泡面,完了面黄肌瘦,不是的。”
耳根
一天码两三万字太可怕了
不少人以为网络作家多是一群很宅的人,成天窝在电脑前,甚至不分昼夜噼里啪啦地码字。“不不,起码我不是这样。”
耳根笑言,自己定居黑龙江,就像一个上班族过的是“朝九晚五”的生活:早上九十点醒来,去工作室码字,一直写到下午五六点。晚上回到家,最重要的事是陪10岁的女儿玩。
就连每天的创作字数,耳根也很固定,“风雨无阻,每天六千,更新两章。”
“我要是一天能写几万字的话,那我老高兴了。可我每天只有六千字。”谈及写作节奏,耳根形容一天两三万字“太可怕了”。
“你写那么多字的话,首先你无法保证文章的质量。另外刚入行的作家可能做到一天两三万字,因为他们有激情。但现在我身边很少有人能够达到这么一种速度。”
而耳根既不停笔,也从没经历过“被催更”。“你要让我一天不写,我反倒觉得手痒痒。我今天看到了一个风景,脑海中就会出现各种画面,我会本能地想把它写出来。”
他坦言,写小说是有“野心”的:《仙逆》《求魔》《我欲封天》这三部小说都在一个相似的世界,因为他期待有一天自己的小说也能够改编成像《权力的游戏》这样史诗级的影视剧。
而新一部仙侠小说也在创作中。它和前三部在体系上有所关联,也是按着那份“野心”在走。“我的梦想其实也蛮简单,就是想把我脑海中所有的故事都写出来。写出来后,这些不同的故事又能组成一个富有逻辑的大故事。我觉得我这一辈子写出这么些作品后,我就非常满足了。”
说自己是网络作家?曾经不敢
耳根毕业于黑龙江大学英语系,毕业后曾是英语老师。从老师到专职作家,他不是没有纠结过。
当他把“辞职,去当网络作家”的想法告诉父母,两位长辈很不理解,认为那是不务正业,甚至非常丢人。耳根的母亲为此事发了很大的火。
“我也在犹豫。我犹豫的不是收入的问题,而是放弃教书,选择网文这条路,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后来耳根就想,如果把“教书育人”换成“写书育人”,不一样也有意义吗?
也因此,耳根喜欢在书里讲述励志的故事。比如《仙逆》说的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少年,凭借不断努力名扬天下。
然而,刚踏入网络文学的那几年,即便有了一定的收入和读者,耳根依旧不敢告诉太多人自己是一名网络作家。“似乎写网络小说是一个很低贱的事情。作家是高尚的,可网络作家就不是。”
有一天,耳根的女儿上幼儿园回来。幼儿园要求家长填一张表,上面包括父母的职业。耳根看着“父亲职业”那一栏,竟不知该写什么。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写她的父亲是一位网络作家,我拥有成百上千万的读者,我以双手劳动创造属于我的收入,可我的职业却没有被承认。从那刻起我意识到一个行业的发展需要奠基者,从那刻起我积极加入市作协,省作协,最终成为了中国作协的一员。”
到了今天,耳根感慨网络文学的大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对这种变化,我深有体会并从中得益。网络文学开始被社会接受和认可。”他笑言女儿再要他填表,他会毫无犹豫地写上“网络作家”,还说不定会把笔名写上去。
网文“又臭又长”?读者想看
对于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这样的榜单,耳根坦言自己并不排斥。
“会有压力,但也是动力。”他说,榜单可以让网络作家更有拼劲,“这同时也是读者的认可,让更多读者去关注网络文学。”
他把读者看得很重,每年都要在一线城市举办书友会,也会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保持粉丝互动。“他们的想法很关键。”
总有人说网络文学要长才能盈利,所以网络小说总是“又臭又长”。耳根对此不以为然,“之所以长,是因为我想要脑海中的故事更加完整。而且很多时候不是作者想写得长,是读者不希望太早结束,他们意犹未尽。”
他举例在写《仙逆》时,原本写到一半就可以完结。可粉丝们很反对。“他们说还想继续看。那我是一个作家,我要尊重读者的意见,去想更多更好玩的故事。到最后我觉得这个故事没法儿继续了,再写就对不起读者了,于是我说我们下本书再见。”
“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是没有等级之说的。文学是个百花园,有芍药、牡丹,就不能有玫瑰吗?”在耳根看来,小说是以通俗的方式传递正能量,而非以低俗取悦。无论哪一种文学,都是如此。
直至今日,不少家长还是会在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中做严格区分,认为网络文学有很多暴力、色情或不利于孩子成长的地方。“我想说,任何行业总会有几匹害群之马,但不要以点带面,还有更多的作品积极向上。”
耳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会让女儿去读健康的读物,包括健康的网络文学,“我倒是希望她有兴趣看我的作品,可她还是喜欢和小朋友玩。”
而谈及自己的兴趣,耳根说他爱看《三国演义》、《封神榜》。“想象力是仙侠小说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中国的古典精神。我们现在可能在古典精神上稍微欠缺一些。”
好莱坞拍中国仙侠?读者认可才有价值
据阅文集团数据调查,耳根是现在名副其实的仙侠第一IP。
就在今年2月,改编自耳根同名小说的手游《我欲封天》进行测试,耳根也担任游戏监制一职。两周测试时间里,《我欲封天》次日留存率51.7%,7日留存率25.5%,日付费率超过19%,其中iOS单服日均流水20万。
而到4月,阅文集团宣布与光线传媒联手出资建立新公司,透露新公司在未来3至5年内会有数个影视计划,并明确针对耳根的《我欲封天》会开发系列影视剧作品。
耳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IP改编的确是网络作家收入的一部分。“但我觉得它的基础在于读者对你的认可程度有多高。只有读者非常认可,才可能有版权的价值。”
他表示自己不会在创作时老想着影视或游戏公司的态度。“他们又不是我的读者。我首先想的是这个故事会不会有意思,会不会具有正能量,会不会让我的读者喜欢。说白了,你就写一个不受他们看好的作品,但你有无数的读者喜欢看,到最后他们还是会欢迎的。”
“归根结底,还是来源于读者,他们是根。更多读者认可你,你的版权就会更加受欢迎。但你如何让更多的读者认可你?还是要你静下心来把文章写好。一旦你做到了这一点,你不用去考虑其他的东西,该来的自然就会来了。”
而对于未来的IP改编,耳根希望自己也能参与其中。“作者参与其中,首先他考虑的是如何为读者负责。他就会尽可量地让改编作品更加原汁原味,但可能就不大符合影视或游戏制作的内容。所以大家可以商量着来。”
如果原作者和改编方意见不一呢?“他如果能把我说服,我也有办法说服我的读者。如果他说服不了我,我就觉得还是应该按我的想法来。”
耳根还希望,具有浓厚中国古典特色的仙侠小说,有朝一日可以走出国门。“说不定有一天某个好莱坞大片拍了一个中国仙侠故事,那看起来也挺不错的。”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耳根

继续阅读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