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县一男子行窃被追溺亡,警方调查“民警未施救”说法

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邱萧芜 发自四川泸县

2016-04-24 1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四川泸县一小偷行窃后逃往河中,众人围观中溺亡。(视频经过剪辑)(01:38)
4月21日下午,四川泸州市泸县天立·碧水康城小区保安郭斌(化名)参与围堵两名潜入小区行窃的小偷,小偷在自己眼前溺亡的场景,让郭斌深感惋惜和无奈。
4月23日晚,郭斌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如果不是这名溺水小偷说要捅死我,我可能就死死拽住不让他逃跑,活活溺死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现场目击者称,接警并迅速出警的民警并未追赶小偷,小偷是自行下水,但为防止小偷逃走,民警只是在岸边蹲守,发现小偷溺水后,并未施救。
重庆市律师协会刑委会主任张智勇律师分析说,警察施救的同时必须保证自身安全,是否不作为必须要结合在场警察的水性以及其他具体救助条件来确定。
泸县公安局4月22日发布通报称,事发后,县里立即成立了由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依法对事件展开调查。泸县公安局政工部门值班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县里和局里都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周一(25日)可能会有新的情况通报。
两男子撬门遭业主发现
溺亡小偷4月21日下午在泸县天立·碧水康城内行窃被发现。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
天立·碧水康城C区御景苑44单元的李婆婆,是此次小偷事件最早的目击者。4月21日下午2点刚过,她和老伴在家拉家常时,突然听到屋外一个文弱的女声呼喊“抓强盗”,那是楼上邻居黄莉(化名)的声音。
心脏本来不好的李婆婆听到后,也急忙高喊“抓强盗、抓强盗”,并询问黄莉“东西被偷了没”。得到“没东西被盗”的回应后,年事已高的李婆婆夫妻俩并未出门去追。李婆婆到自家阳台继续疾呼“抓强盗”,俯身发现,盗贼一共两名男子,一人身着灰色上衣、挎黑色斜挎包;一人着紫红色上衣、有秃顶。“两人下楼后分开行走,灰衣挎包男子朝西,秃顶男朝东,两人都若无其事慢悠悠地步行。”
待盗贼离去后,黄莉急忙给在外出差的老公吴磊(化名)打去电话。吴磊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经常出差,长期只有老婆和两个孩子在家,事发当天下午,两个孩子又出门上学,只剩妻子独自一人在家。
吴磊说,当时黄莉在电话里告诉他,有两个小偷用工具打开了家里的防盗门,妻子起初还以为是两小孩出门时没关好门。她到门口拉住门把手通过猫眼发现屋外有两个陌生男子,因为小区常被盗,于是黄莉就大喊“抓强盗”,两名男子落荒离去。
“我当时在电话里告诉她,千万不要出去追,并让她给小区物管打电话。”吴磊说,妻子也照办了,小区物管随后向警方报警。
小区一不愿具名的保安告诉澎湃新闻,御景苑有几百家住户2000余人,但只有三个保安,两人负责守卫前后门,一人巡逻。当天一人因事请假,当班的保安只能守门。当天抓小偷人手不够,他们还向天立·碧水康城A区和B区请求增援,郭斌就是赶来增援的保安。
泸县公安局玉蟾派出所,在小偷溺亡事件中陷入舆论漩涡。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
玉蟾派出所离事发小区距离只有1公里多远,警察也很快赶到现场。郭斌记得,赶来的警务人员有4、5个。
郭斌说,他先是带着业主黄莉去看监控录像,但当天的监控出了点问题,没能找到小偷的画面。负责守卫靠惠济路后门的保安说,不久前有一灰衣挎包疑似男子称有急事让他打开过小区门,并一直在河滨走廊打电话。惠济路一带,是露天休闲茶馆,路的外侧,就是九曲河。
郭斌带着黄莉走出小区,在人群中搜索嫌疑人。很快,黄莉就指着一名打电话的灰衣挎包男子大声说“就是他!”
郭斌说,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灰衣男子匆忙挂断电话,大步朝惠济路西面走。身高1.65米左右的郭斌疾步上前,双手搭在灰衣挎包肩上说:“小伙子,不要慌,找你有点事谈一下。”
“那个人40岁左右的样子,有点胖。”郭斌在观察时,旁人却提醒他,小偷手上有凶器。郭斌发现,灰衣挎包男右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弹簧刀,刀刃可能有20厘米长。已年满60岁的郭斌,急忙将左手撤回。看到郭斌迟疑,灰衣挎包男扭头就跑,沿惠济路逃去,郭斌一边追、一边喊“抓小偷”,但路人没人搭理,跑不动后郭斌只好走回小区继续查监控。
声称要捅死保安夺命逃跑
郭斌等人回到小区保安室查看监控的过程中,小区里面又传来“逮强盗”的喊声。郭斌出门发现,一个40岁左右、着紫红上衣的秃顶男子朝御景苑靠近惠济路的小区后门跑来,他的身后是身着制服的警务人员。
见此情形,郭斌立即跑到小区电子门处张开双手,试图用身体拦住小偷逃跑。但紫红上衣男子边跑边恶狠狠地吼道“杀死球你”,想到刚才差点遇险的情景,郭斌不自主的躲闪到一边,小偷顺势用力推开电子门,朝惠济路东面露天茶馆跑去。郭斌事后了解到,紫红上衣男子是派出所的警务人员在小区入楼搜查时发现的。
“因为时值下午休闲时间,茶馆那天人特别多。”露天茶馆老板何大姐告诉澎湃新闻,听到小区内“逮强盗”的喊声后,喝茶的人们都站了起来,附近的群众也都围了过来,小偷跑了没几步就无路可逃,于是他顺着茶馆旁的菜地小路,走到九曲河边。
何大姐和郭斌说,小偷到河边后,群众和警察都只是围着他,并未有人下去追,围观的人都劝小偷“你跑不掉了,自首算了嘛”。看到无人追赶,小偷一个人在河边慢步溜达。“当时小偷的脸色黑紫黑紫的,感觉不太好”。
小偷当天从河滨走廊的架空层下河,而后溺亡。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
何大姐说,事发那天下午天气阴冷,她还特地将露天茶馆围了一层挡风的布。她注意到,小偷好像只穿了一件单衣服,对峙过程中,小偷走到河滨走廊与九曲河的架空层下方,并缓步走到九曲河中。
郭斌说,九曲河边上并不深,40多米宽,中间最深处可能有4-5米,河的对面是佳泰·康桥丽璟小区,但碧水康城与康桥丽璟之间,有一座桥梁连接,驱车到河的对面至多就花1分钟。
目睹小偷下水后,郭斌看到有警务人员乘坐摩托车赶到康桥丽璟小区。
“小偷的水性看起来不错,下水后游得很快。”何大姐说,但小偷发现对面有警察后,就没有游到岸边,而是在水里仰泳对峙。“当时好像有听到小偷说自己不行了”。
殒命九曲河
郭斌推测说,小偷之所以下水,可能是被围堵的时候发现河对面没有人,他想游到河对面逃跑。
网传长3分31秒的视频显示,小偷下水后,围观的群众还是朝他大声说“哎哟,束手就擒就算这个事情”。在他们看来“今天这个强盗是跑不了了”。
视频1分12秒时,围观群众看到小偷体力不支后急着朝警察喊话“快点,快点,搞快点,(小偷)要遭淹死”。河边一个妇女,也尝试递东西给小偷,但小偷一直在水中扑腾。
在施救未果后,这名妇女又去寻找其他的救援物时,一名身着黄色警务背心的制服男子双手插包站在一旁毫无动作。
一名不愿具名的围观者告诉澎湃新闻,当天看着在水中扑腾的小偷,她心里挺着急的。“作为一个女子当时有心无力,就希望有人能赶快救他,但围观的人都只是不停地说。”郭斌说,自己也不敢去救,一方面小偷手里有凶器之类的东西,另外,落水的人往往会死死抓住救援的人,搞不好会搭上自己的命。
视频2分10秒时,小偷从水面消失。在碧水康城一侧围观的群众不满地说“这是啥子警察,在那边动都不动,真的是过分”,也有群众质疑说“怎么在面前都不救人?”
目睹全程的何大姐、田先生和郭斌回忆说,在小偷下水前、下水后,不管是围观群众和警务人员,的确都没人去追赶小偷,是小偷自己悄悄下水的,即便是下水后,群众和警务人员也劝小偷上岸自首。
事发当天,有人曾试图用这根3米多长的竹竿搭救溺亡小偷。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图
田先生说,当时对面的农妇递东西施救,但小偷就是不靠岸。但也有网传称“河边的女的对小偷说,你上来老子两锄头搞死你,小偷怕了往回游致体力不支”。
对于警务人员是否施救,田先生说,当时警察劝小偷上岸,但小偷拒不靠岸。郭斌说,由于事发河对面,他并未听到警察是否喊话。网上的视频里清晰体现警务人员是否救助小偷,“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应该及时施救”。
澎湃新闻从泸县殡仪馆了解到,溺亡小偷的遗体被送往泸州市,并未保留在泸县。郭斌、何大姐、吴磊等人也未能了解到小偷的任何个人信息。
对于溺亡的小偷,何大姐觉得可惜也可恶,“好脚好手的,干嘛要去偷呢?东西也没偷到,自首了也关不了多久,白白丧命也挺可怜”。
律师:警察不作为或涉犯罪
针对此事,泸县公安局4月22日发布通报称,事发后,县上立即成立了由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依法对事件展开调查。
泸县公安局政工部门值班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县里和局里都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周一可能会有新的情况通报。
重庆市律师协会刑委会主任、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智勇律师在看过小偷溺亡视频后说,如果在场的两名身着制服人员确属公安人员,且系接警后依法出警,根据《警察法》的规定,警察负有救助人身处于危难情形的公民的义务。
张智勇说,如果在场警察是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有能力但没有采取及时和有效的救助措施,导致小偷溺水身亡,则可能构成行政不作为甚至不作为犯罪。
“并不是没有跳进水里施救就不构成不作为犯罪。”张智勇分析说,警察施救的同时必须保证自身安全,是否不作为必须要结合在场警察的水性以及其他具体救助条件来确定。如果警察当时确实采取必要的救助措施,如有求助于专业的救助人员、积极寻找救助工具主观上及时救助的行为,则不构成不作为犯罪。这些都需要结合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认定。
责任编辑:周琦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四川,小偷,河中溺亡

继续阅读

评论(2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