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污染源:连吃29张罚单黑化退场,环保称企业困难也得罚

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发自齐齐哈尔

2016-04-25 07: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着近60年历史的黑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堆满煤灰的老旧厂区里,黑龙江黑化集团有限公司进行了熄火告别。
4月15日,黑化留守职工关掉了最后三台供热锅炉,冒着淡淡黑烟的烟囱渐渐冷了下来。
“黑化也算是完了。”当天下午,在黑化集团锅炉车间外,公司一位姓张的环保负责人感叹道。黑化集团异地迁建后的新项目,很有可能不再使用“黑化”的旧称。
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这家煤化工企业,是一家有着近60年历史的老牌国企,但最终在市场竞争和步步升高的环保门槛前败下阵来。
市场方面长期经营不善,“近5年累计亏损21.05亿元”;环保方面,虽曾投入6000多万元进行改造,但仍未能跟上环保要求,两年内被开出29张罚单,累计金额3000多万元,至今没有缴纳。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报道黑化集团污染案后,环保部也挂牌督办,督办截止期限是今年9月1日。
“黑化走到今天的局面,就是因为其管理人员环保意识淡薄,在之前行业还算景气的时候,企业完全有能力针对环保问题进行大规模的设备改造,但却被完全耽误了。”黑龙江省环境监察局副局长赵振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黑化集团并非个案,黑龙江一些国企同样面临着经营与环保的双重困境。在过去的这个冬天里,黑龙江省陆续处罚了大批污染企业,其中不乏龙煤集团、大庆油田这类大型国企。
“老企业的问题就是环保意识跟不上法律修订的速度,总是用惯有的思维思考环保问题。我们环保执法的态度是,决不能因为企业困难就不处罚了,有一件就要罚一件,必须要企业感受到压力越来越大,否则还是拖拖拉拉。”赵振伟说。
“黑化集团”之名或不再使用
在厂区里,黑化集团的几名部长向澎湃新闻介绍了情况,一位姓林,负责宣传;另外两位姓胡和姓张,负责环保。他们都不愿意公开全名。
张部长说,你们来了,就多拍些照片,这都很有历史价值,特别是这焦炉,熄火之后就再点不着了。
林部长说,这焦炉从投产开始就一直没有停过,一停掉就废了。
胡部长说,去年刚定好锅炉的改造方案,上面就说要搬迁了。
黑化集团主要有三套重要设备,分别是焦炉、尿素装置、热电锅炉,装置总生产能力为焦炭75万吨/年、合成氨21万吨/年、尿素26万吨/年、硝酸铵12万吨/年、甲醇3万吨/年、双氧水2.3万吨/年、焦油加工能力5万吨/年。
2015年11月,黑化集团尿素装置停产。 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图
2015年11月,尿素装置停产,黑化集团的上市公司黑化股份发公告说,尿素停产将减少亏损1156万元。
2016年3月,黑化集团焦炉装置全面停产。 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图
2016年3月,黑龙江省政府组织的黑化问题专题讨论会后,黑化的焦炉设备也全面停产。黑化股份公告说,焦炭装置停产后,将减少亏损3728万元。
黑化集团热电锅炉。  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图
林部长说,仅剩的三台取暖用供热锅炉也是烧一天亏一天,因为其他装置都停了,热电起不了效益。
而因为这两个锅炉烟囱的烟尘和二氧化硫超标,黑化集团在2016年1月又被齐齐哈尔市环保局开了两张合计440万元的罚单。
既然开机意味着财政和污染双重负担,黑化为什么不主动关停?
林部长说,“不能轻易关停,我们有社会责任。”在4月15日才最终关停的三台锅炉负担着黑化职工小区约1000户的供暖,停掉了就意味着这些家庭挨冻。
“但明年就不一样了,这1000户都将接上市政的供暖管网,我们的责任卸下来了,就可以完全关停了。”林说道。
“东北的老国企都这样,除了供暖,在以前还得开医院、开学校,甚至得管治安,不像私营企业,说停就能停得了的。”齐齐哈尔市环境监察支队队长常德有说。
坐落在嫩江边上的黑化集团关停后,将实行异地迁建。
澎湃新闻了解到,黑化集团异地迁建项目是利用位于齐齐哈尔市南郊榆树屯镇黑龙江昊华公司原有的46万平方米闲置土地和部分公用工程设施,新建两座50孔5.5米捣固焦炉,焦炭产能为100万吨/年,并配套建设125吨/时干熄焦装置,通过回收红焦余热,用于余热发电项目,项目分一、二两期实施,一期项目投资34.5亿元,建设时间为2015年9月至2017年11月。
中国昊华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下属专业公司,是目前黑化集团的上一级母公司。
然而,黑化的搬迁项目并不是昊华的独资项目,中国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是另一个投资方。尚不清楚昊华与新材料两家公司各自的出资比例。
黑化集团异地迁建后的新项目叫什么名字,如今尚未正式公布。但黑化集团的老员工及当地环保局人士均表示,新项目或不再使用黑化集团的名称。
黑化集团上市公司黑化股份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资产评估报告显示,黑化股份“在评估基准日总资产账面价值120595.75万元,负债账面价值140028.68万元,净资产账面价值-19432.93万元”。
而根据黑化股份2015年5月公布的重组方案,中国昊华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回购黑化股份的现有上市公司资产,上市公司的“壳资源”将用于泉州安通物流、安盛船务的借壳上市。
曾投六千多万改造环保,仍未跟上要求
据黑龙江省环保厅2月18日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总结材料,黑化集团“近5年累计亏损21.05亿元,安全环保设备投入不足,给环境监管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黑化集团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这五年黑化集团在环保上并非无所作为,而是一直在更新改造。
“我们的锅炉车间并不是没有除尘设备,电除尘装置我们后来也上了,一车间的烟囱烟尘排放就是基本达标的。但对于二车间来说,要上新的设备,就必须把地面腾出来,把一些厂房拆除,这很难办到。”黑化集团的胡部长对澎湃新闻说,最近五六年来黑化集团陆续上了不少环保设施,但主要是2014年环保标准一下提升得太多,就完全跟不上了。
齐齐哈尔环保局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十二五”期间(2011-2015年),黑化集团共花费六千多万资金用于环保设施改造:其中2010年用4500万进行污水改造;2011年用600万进行锅炉改造、750万进行硝铵装置废水改造;2013年用300万对三台锅炉的除尘装置进行改造;2015年用300万进行脱硫改造。
“问题在于企业并没有意识到环保标准会不断提高,没有提前实施改造计划,”黑龙江省环境监察局副局长赵振伟对澎湃新闻说,“2009年的时候,黑化因为靠近嫩江、设备老化、时不时有超标排放、环境风险等级高,与中煤哈尔滨煤化工、黑龙江农药化工一起被列入三大风险源。对于这三家企业,我们都邀请优秀的专家去考察,提出专业的改造意见。哈尔滨煤化工和黑龙江农药化工分别在2010年和2011年以设备改造或者关停的方式解决掉了,但是黑化并没有听取专家的意见,在当时经营还不算困难的时候实施彻底的改造,到后来想改也有心无力,才导致现在的结果。
赵振伟告诉澎湃新闻,当年专家组曾提出关停黑化的几组老旧焦炉,另外新建大型的焦炉生产装置,但黑化最终没能接受。
“国企都有这个特点,上项目都要层层审批,所以反应可能会比较慢,但归根结底还是企业对于环保并不重视。”赵振伟说。
但对于黑化来说,2010年的4500万污水改造投入可谓是最后的余晖。当年4月16日,黑化股份因连续两年亏损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戴上“ST”的帽子。其后从2012年起,钢铁、煤炭、煤化工等重化产业遭遇重挫,黑化集团要再进行大规模的环保改造,就只能祈求母公司中国化工集团施以援手。
2014年,环保部会同国家质检总局发布25项新的污染排放标准,让黑化集团彻底成了污染黑户。
另一位环境监察支队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2014年之前,黑化的排放是基本达到标准的,但2014年国家规定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记者注:黑化的锅炉排放按火电厂标准执行)一下从原来的200mg/m3提升到30mg/m3,黑化的数据就差太远了,不彻底改造完全不能过关,所以大气污染就被罚了15次。”
三大环境风险源中“最后解决的一个”
齐齐哈尔市环境监察支队队长常德有在15日前后连续接待了好几拨人马,有来自环保部东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黑龙江环保厅的上级督查队伍,也有闻讯而来的外省市媒体。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回到故乡齐齐哈尔从事环保以来,近两年是常德有最为忙碌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加班。
原来我们黑龙江省有三大环境风险源,黑化是最后解决的一个,4月15日之后,所有设备彻底关停,我们都可以比较放心了。”常德有说。
从2014年开始,齐齐哈尔市环保局连续向黑化集团开了29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此前黑龙江省环保厅称有30份,经与齐齐哈尔市环保局核对,实为29份),累计罚款3379.68万元,涉及大气处罚15件,涉水案件2件,环评2件,监控设备2件,欠缴排污费处罚8件,迫使黑化集团最终搬迁重造。
2015年1月1日施行的新环保法第六十条规定:“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超过污染物排放标准或者超过重点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指标排放污染物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可以责令其采取限制生产、停产整治等措施;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
为什么不能直接对黑化拉闸关停,难道只能通过不知是否能执行的罚单来不断催促?
“我们做不到。”常德有说。
旁边一位负责法律事务的年轻人随后接了话,“你们理解错了,只有政府才能关停,我们环保局只能处罚,只能督促,最多就是责令停产整治,没有强制效力。”
这位齐齐哈尔环保局的年轻人随后轻声地说了一句:“但我们向法院申请的20份强制执行的罚单最后可能无法执行,法院不久前通知去拿裁定书的时候说的。”
在29起行政处罚中,黑化集团有20起处罚逾期未申请行政复议,也未提起行政诉讼,拒不执行,齐齐哈尔市环保局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其余的9起还未到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限。
“法院解释说,他们评估黑化没有足够的履行能力。”年轻人说道。
不过,3天后,这位不愿具名的环保局人士在电话中略带兴奋地对澎湃新闻记者说:“法院没有给裁定书,说要重新评估黑化有没有车辆之类的资产可以充抵罚款,最高法那边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
澎湃新闻随后与处理此案的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法院联系核实该案进展,但该院行政庭以宣传纪律为由婉拒了采访。
3000万罚款能不能落实,仍有疑问。
“我们尽自己的执法责任就好了,法院是法院。”常德有说。
环保处罚的常客不只有黑化集团
黑化集团原名黑龙江化工厂,始建于1958年,是一家老煤化工企业,其目前最老的焦炉设施为1970年建成投产。
在黑化所在的齐齐哈尔富拉尔基区,中国第一重型机械股份公司、东北特钢集团北满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与黑化同属于当年苏联援建的156个重点项目,年代久远,历史包袱沉重。该区的另一家黑龙江省重点监控企业华电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富拉尔基热电厂建于1978年,同样也面临着设备老化的问题。
除了一重之外,黑化、北钢、富拉尔基热电厂都是齐齐哈尔市环保处罚的常客,其中富拉尔基热电厂被开出环保罚单的次数竟不亚于黑化。
“富拉尔基热电厂的情况与黑化相似,都是设备老化,但他们的超标不是特别严重,被罚那么多次的主要原因也是2014年环保标准的大幅提高,企业跟不上。并且,在齐齐哈尔这个地方,天气特别寒冷,施工期短,往往就算改造项目批下来了,也要等天暖才能开工,所以就拖延了较长时间。”常德有解释说,“但对于我们环保执法来说,肯定是发现一次处罚一次,绝不放松。它设施跟不上,就常常超标,被罚的次数特别多。”
今年2月3日,黑龙江省环保厅公布了2015年入冬以来第三批环境污染企业名单(共65家),其中哈尔滨市34家、鸡西市12家、双鸭山市6家。黑化集团、龙煤集团双鸭山分公司虹炎热电公司、大庆油田电力集团油田热电厂、佳木斯中恒热电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由于存在超标排放污染物的环境违法行为未改正等问题,黑龙江省环保厅责成地方环保部门责令改正,实施按日连续计罚。
赵振伟告诉澎湃新闻,上述与黑化同列的三家企业情况与黑化颇有相似之处,都是属于老旧大企业。
其中,龙煤集团虹炎热电公司四台锅炉超标,被实施按日计罚之后企业没有缴纳罚款,正在申请强制执行。
“这个强制执行要实行起来也有一定的困难,因为有的企业前一阵时间出现欠薪的问题,法院不可能短时间内对它强制执行。好在龙煤虹炎热电在出现问题后马上加上了一个喷雾式的除尘装置,把大的颗粒物降下来,在复测的时候达标了。在供暖期结束后,企业还会进一步完善设施。”赵振伟介绍说。
佳木斯中恒热电则是氮氧化物和烟尘超标,同样没有缴纳按日计罚罚款,但由于尚未到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时限,当地环保局尚未申请强制执行。
百科
我是环保小科长,关于大气、水及环保方面的问题,问我吧!
环保小科长 2016-04-22 77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温潇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黑化集团,按日计罚,设备改造

相关推荐

评论(46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